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新兵奔赴红山河

时间:2021-04-13  责编:张学琴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蒲杰鸿 吴英豪 张强标签:新兵 红山河机务站

  仲春时节,记者跟随新疆军区某旅兵员和物资运送车队,从新藏线零公里出发,陪伴新兵奔赴他们的战位——红山河机务站。

  新藏公路,平均海拔4000多米,穿越十几座雪山达坂,沿途高寒缺氧、环境艰险。

  急行110公里,车队来到库地达坂。车窗外,一边是千仞绝壁,一边是陡崖深谷。“库地达坂是新藏线上的第一个冰雪达坂,地势险要……”驾驶员话音未落,一块石头便从山上掉落到车旁,所幸有惊无险。

  海拔升至近5000米时,新兵费腾忽然觉得胸闷、头痛、恶心。随行军医迅速为他插上吸氧管,缓解不适症状。

  日落月升,夜宿麻扎达坂,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不少新兵彻夜难眠。

  路越走越远,天越来越蓝。次日正午,车队抵达康西瓦烈士陵园。“19岁,籍贯四川……这位烈士牺牲时的年龄,比我还小一岁。”瞻仰烈士陵园时,费腾默默立誓:不辱使命,报效祖国!

  第三天,车队盘山而上,似在云海间穿行。驶过数不清的弯道,到达海拔5200多米的界山达坂后,官兵进行短暂休整。费腾喘着粗气,爬上界山之巅。俯瞰锦绣边关,他的胸中豪情涌动:“70多年前,爷爷抗美援朝、保家卫国;70多年后,我来到雪域高原、卫国戍边。”

  夜晚,车队终于抵达红山河机务站。此时,星河璀璨,万籁俱寂。站在全军海拔最高的机务站,费腾和战友们激动不已:红山河,我们来了!

车队穿行在雪山达坂间

随队军医悉心照顾出现高原反应症状的新战士

新兵们参观机房,了解红山河机务站光辉历史

休息时间,费腾为战友们弹奏吉他

铮铮誓言响彻喀喇昆仑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