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军情

毕业季感言|无法割舍的,是这抹迷彩绿啊

时间:2018-07-30  责编:耿龙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胡宸艺 崔东浩

  自从去年爸爸调职去了小城,每天在我晚点名结束后他总会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说一说他那里的生活,聊一聊我学习中的苦恼。说实话,在他离开工作了十几年的城市到小城去的这一年来,我们之间的交流仿佛比前二十年加起来的都要多。他会像跟同龄人一样跟我谈天说地聊理想,会像一个既严厉又慈祥的父亲关注着我生活的点点滴滴,也会像个孩子一样跟我分享今天发现的好吃好玩的新地方,虽然是在电话的另一端,但相比从前早出晚归加班到深夜的“大忙人”,现在的他才更像是一个真真切切存在可以触碰的普通父亲。所以小时候我总是讨厌这身军装,好像是它夺走了童年中的父亲又把我束缚在了一个小院子里。

http://files.js7tv.cn/www/images/2018-07/30/1532918643434862_big.jpg

  七月,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听说楼上的小弟弟高考没有报考军校,楼下军校毕业的哥哥分配到了南疆,不禁想起三年前自己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家人朋友都想让我报考军校毕业后能进入部队,而我却一门心思想逃离从小生活的大院,抱着一腔孤勇想要自己出去闯荡。赌气大吵哭闹了两天,在最后的谈判时,他们一声叹息摆摆手任我去。本以为会兴高采烈的修改成自己想去的学校,却在志愿即将截止的最后一刻犹豫再三,这大概是我十八年中做过最纠结的决定。最后那一瞬间不知道在什么情绪的推动下,我将师范大学改成了国防生院校。当一切尘埃落定,知道自己被录取为国防生后,心里五味陈杂更多有些悲凉,竖起那么久三尺讲台的梦想亲手被自己打破,从生活了十多年的部队大院选择又进到另一个小院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想要的未来,也不知道梦想该往何方,在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开始了属于我自己的军旅生涯。

图2

  三年过去了,我好像忘却了那个夏天所有的喜怒哀乐,也记不得你、我、他、她最后的故事,只记得当时红着双眼冲父母大吼“十几年都没有管过我,为什么现在要操控我的人生”的自己。然而三年里,很多个瞬间后我终于明白,其实肩上这一道杠并不是来自父母强迫的结果,而是因为我自己无法割舍下自己的选择。

图3

  昨天跟一位军校同学聊天,转眼毕业将至,他的言语中有着对未来工作和分配的担忧迷茫,也有怀揣一腔热血被现实一点点磨灭的无奈。才将将二十岁的年纪,好像每个人也都在努力的过着生活。想起大一假期回来时,谈起未来他总是乐观充满期待的,还说希望毕业能到边疆高原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两年后的今天他却苦笑一声,“有些后悔高中只会努力学习,而没有真正思考过自己的未来。选择这身军装意味着一定程度上放弃了这精彩的大千世界,遗憾一定会有,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不管未来在哪里我都会去努力适应。”说实话我也有着同样的迷茫,然而这一刻回想自己的大学生活,我好像只记得这三年里,第一次穿常服时的兴奋,第一次早操晚点名的认真严肃,第一次跑三公里后的大汗淋漓和喜悦,第一次去集训的紧张害怕,第一次军乐团穿礼服演奏的骄傲自豪,还有第一次当教官的慌乱不知所措。直到这时我才明白,这一身军装和肩上的一道杠下,是沉甸甸的责任和无限的可能。

  崭新的有些生硬的迷彩已经洗的柔软服帖,被汗水甚至泪水浸湿过无数次之后,我好像在心底深处真真正正爱着这身绿色军装,早操训练晚点名,一切的一切其实早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http://files.js7tv.cn/www/images/2018-07/30/1532918685752268_big.jpg

  参观了雪山高峰上最高的哨所,了解了戈壁荒漠边界线上的流动哨卡,读懂了许多在平凡岗位上最普通军人战士不平凡的故事后,仿佛在不经意间萌生出了新的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带有蓝盔,在五星红旗下将生命的种子播种。

  三年来,每当在学习和训练中遇见困难想要放弃时都会问自己有没有后悔,然而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在第一次穿上迷彩后,其实我就选择不再回头。也曾拼命想要逃离,最终却又无法割舍的,是大院培养出的我的家国情怀,是身上这一抹迷彩绿啊。

责编:耿龙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