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十年,他用诗歌砸响声声战鼓

时间:2018-06-10  责编:吴美儒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李庆文

QQ截图20180609175131

参会诗人代表李庆文发言。

  各位诗坛的前辈、各位尊敬的领导、战友们,大家好。
  我叫李庆文,是一名空军战士,今年第十六年兵,四期军士长最后一年,也许不久就要脱下军装,回到没有军衔的茫茫人海。我在少年时就喜欢读诗,不久就开始偷偷写诗,但现在也是,不敢投稿,不敢讨论,第一次参加如此盛大的诗歌活动,面对各位只有在中国诗歌史和各类年选中才到看到的老师们,有点紧张。诗歌有许多概念和理论,我也没看过多少,我并不明确知道诗歌是什么,只知道这种断行的文体,跟我内心的节奏是一致的,每一次敲回车键都感觉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左右着我,就像搬着一块厚重的砖石建筑城墙,回头瞭望长城时,还看到了天地日月。我从诗歌的阅读和写作中收获不少,一来诗歌在净化我,使我在喧嚣的人群里感觉到了安宁,二来她确实改变了我的命运。十年前,我在西北是机关警卫员、会议室保管员、高炮团的报话员、电影放映员和新闻报道员,因为写诗参加了《空军文艺》的笔会,半年之后我成为了这个刊物的实习编辑,且一干就是十年。因为诗歌对语言的细腻捕捉和对情感的准确把握,诗歌的基础使我不惧怕其他文体,我开始写其他体裁,先是歌词和朗诵诗,然后是小说和散文报告文学,再然后是小品相声、电视片脚本,然后就是各种我想象不到的体裁。除了检讨和离婚协议,我什么都写过,不是自信,是无知者无畏。即使各种文体开始打架,我依然最珍爱诗歌,因为她是我文学河流唯一秘密的源头。
  每个人都只能呼吸自己的空气,每个人都只能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我稚嫩的诗歌也记录了我的战斗生活轨迹,从最初的西北大地到中原腹地,再到沙漠海岛、高山森林,我将自己采撷的感受和感动写进了诗歌。
  2012年的春天,我去济南采访,住在济空招待所,旁边就是英雄山济南革命烈士陵园。某一个傍晚突然下了雪,我就打算上山看看,不是参观,就是看看。没想到,雪后的英雄山,树木层叠,累累墓碑,从脚底板到天灵盖打了个冷颤,我被这种肃穆庄严的气势吓到了,趁着夜色朦胧,我给每一座墓碑敬军礼,走到山顶已是满脸泪水,有名烈士七百多人,无名烈士七百多人,一千四百多人现在躺在我的脚下。我觉得我满鞋的雪泥玷污了他们,惴惴不安,忧心忡忡,渐渐的,这些灵魂开始与我对面而坐,他们为我们化成一堆白骨,我有什么权力心无旁骛的享受此刻的安宁?凌晨,回到招待所房间,心绪难平,打开电脑写下一首叫做《我坐在济南烈士公墓的台阶上哭泣》的长诗,我在诗中写到:“虚拟的神灵怎能端坐于灵殿/每个英雄都应该奖励一座青山……”
  去年五月,我去航空兵某师,那是空军成立最早的轰炸机师。习主席视察后,我们受命去创作一批歌曲。坐在最新型的轰-6k的机舱里,看着密密麻麻的仪表,闻着金属和皮质的味道,和90后的飞行员聊着他们在云中的感受,看着他们青春洋溢的脸和窗外的天空,有种想遨游云天的冲动在冲击我。听过重庆大轰炸、东京大轰炸、德累斯顿大轰炸的故事,我知道拥有一个强大的远程轰炸力量是多么重要。写完歌词《我的轰-6k》和《我知道我往哪儿飞》,我完全意犹未尽,痛快淋漓地写了一首《五月,我们去轰炸机师》。我在其中写到:“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血液是蓝色的/用来填补天空的裂缝/和画出彩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我虽是一个普通的士兵,但诗歌给了我一片沙场,要为强军大业做出自己的贡献,哪怕微乎其微,也要全力以赴,即使倒下,也要砸出最后一下战鼓的声响。还有很多感触、感动。比如去试飞团,面对和平时期牺牲的29位试飞员照片的墙壁,心中便有29口大钟日日夜夜催促我去创作,去祭奠,去传递英雄来不及说出的一切,这就是我的使命,没有人告诉我但我内心无比坚定的使命……
  这次学习机会千载难逢,感恩国家昌盛,人民军队日益强大,感谢《解放军文艺》关注军旅诗歌的年轻士兵。请允许我代表所有年轻的军旅诗歌创作者表达我们的决心,我们将借这次机会向各位前辈虚心求教,认真聆听,遵章守纪,当做军旅诗歌的一次高考,在湘江两岸留下我们的铿锵的诗句,回到部队快马加鞭的创作新诗,为军旅诗歌招兵买马,为强军征程擂鼓助威!
  最后想趁机读几句自己的诗,以证明自己对军旅,对诗歌的热爱和虔诚。
  战士
  系上第一枚金色纽扣
  我便站似铜雕,擦枪如祭祀
  一万只燕子飞越边境线
  我晓得哪一只属于中国
  夜半行军,不打扰五谷抽穗
  一曲大风,兵马俑全部复活
  弹坑、废墟统统种满樱桃树
  我为大地盖上幸福的邮戳
  关怀全人类命运时
  我授予自己上将军衔
  站在垛口呼吸着狼烟
  胸口万里山河奔腾如雷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责编:吴美儒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