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红色基因 | 退伍军人当了县长后......

时间:2018-05-09  责编:耿龙  来源:军事故事会  作者:王根柱标签:退伍 军人 红色基因

  庄稼已经收割完,田野里到处是赶牲口的吆喝声和清脆的扬鞭声。农业社要趁大冻没来时,赶紧把秋茬地翻耕一遍。

  这一天下午,从通往城里的大路上,匆忙地走来一个人。他穿着银灰色的军裤和褪了色的军棉袄,胸前别着一枚发亮的八一奖章,退伍军人都穿这样的衣裳。他挎着个行李卷,大步走着,不时望着四外耕地的人。

  忽地,他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回头看看,原来踏在一摊牛粪上了。稀黄的牛粪溅了一鞋子,他盯着牛粪打量,又往远处看看,只跺跺脚,又大步走开了。

  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主任,另一个是从银行里调来驻社帮助工作的牛股长。

  吃过晚饭,社里干部陆续到齐,老马先是用心听着,后来就发表了意见,他的态度那样稳重,说话那样风趣,大家很快对他像是老朋友似的熟识了。看老半天还没说到他心里想的那个问题,就说:“我提个意见。咱这里抛撒了很多粮食,你们知道不?”

  大家都吃了一惊,监察主任用惊恐的眼瞪着老马说:“怎么,麦秸、谷草我们都打了两遍,你说抛撒的粮食在哪里?”

  老马嘿嘿笑了:“不信,看沾了我一脚。”

  礀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主任,另一个是从银行里调来驻社帮助工作的牛股长。

  吃过晚饭,社里干部陆续到齐,老马先是用心听着,后来就发表了意见,他的态度那样稳重,说话那样风趣,大家很快对他像是老朋友似的熟识了。看老半天还没说到他心里想的那个问题,就说:“我提个意见。咱这里抛撒了很多粮食,你们知道不?”

  大家都吃了一惊,监察主任用惊恐的眼瞪着老马说:“怎么,麦秸、谷草我们都打了两遍,你说抛撒的粮食在哪里?”

  老马嘿嘿笑了:“不信,看沾了我一脚。”

  礀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迀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主任,另一个是从银行里调来驻社帮助工作的牛股长。

  吃过晚饭,社里干部陆续到齐,老马先是用心听着,后来就发表了意见,他的态度那样稳重,说话那样风趣,大家很快对他像是老朋友似的熟识了。看老半天还没说到他心里想的那个问题,尀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太阳快落山啦,朱家集农业社的办公室里,正门放着一张红漆大方桌,围了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牌。一个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几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没有顾得上招呼。

  显然,来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势,就把一张字条递给了东边的一个。穿蓝衣服的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点了下头:“哦,你是县里来的马同志……正巧,今晚上我们开碰头会,参加一下吧!”

  老马同志坐了下来,从言谈之间的互相称呼,知道高个子是社长,戴灰色帽子的那个是社里的党支书,戴呢子帽的是监察主任,另一个是从银行里调来驻社帮助工作的牛股长。

  吃过晚饭,社里干部陆续到齐,老马先是用心听着,后来就发衾长的手电筒早对准了他的鞋子。老马忙抬起脚,社长贴近看了看,猛地直起了腰:“咦,是牛粪!”

  老马笑了说:“你能说粪和粮食无关?路上撒的到处都是,这还不等于抛撒粮食?”

  李技术员站起来,两手比画着说:“咦!不是老马提,咱都没注意这事。现在村里没有一个背粪筐的啦!今年是丰收了,可是这丰收是咱用粪筐背来的呀。说实话,去年刚转社那时候积肥劲头多大!可现在呢?”

  沉默了一会儿,社长挺起了腰,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哼!别说群众了,咱干部还不是这样子。就说我吧,把粪筐一挎,弄上点粪啦土啦的,感觉怪烦人的。我半年前买了个粪筐,到现在还在秫秸棚上搁着哩!”

  支书扫了大家一眼说话了:“我看还是咱抓得松,你想想,从前村里啥风气,谁要是出门不背个粪筐,准会有人在后边指着他说:‘呸,二流子,不好好生产。’这会儿谁要是背个粪筐,可遭人下眼看啦。不信,俺村有个二老歪,就是年下走亲戚也要背个粪筐的,因为这,从前还常受表扬哩。现在不行啦,很多人当面对他说:‘二老歪,你不把粪筐背到共产主义可别下肩呀!’二老歪没有在乎这些,可他儿子受不住啦,一生气就把他爹的粪筐藏了起来。二老歪又借了个,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