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文化

《高老头》:在批判现实中感悟冷暖

时间:2018-03-12  责编:刘莎莎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邹广胜

  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谈到巴尔扎克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巴尔扎克是法国十九世纪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对世界文学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马克思说他“对现实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恩格斯则说他是“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左拉都要伟大得多的现实主义大师”。

18037331c0a91c1018e70a

  《高老头》是巴尔扎克创作的一部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巨著。高老头是一位精明的面粉商,在法国大革命时代当区长,靠囤积面粉发了家。他过分溺爱女儿,满足她们各种最奢侈的愿望,给每个女儿五六十万法郎陪嫁,让她们成为雷斯多伯爵夫人与纽沁根男爵太太,自己就像被榨干了的柠檬,在绝望之下搬进了伏盖公寓。公寓住食兼包,肮脏破旧,大家像马槽前的牲口一般围着饭桌进餐,充满了监狱气息。
  开始,高老头住一年1200法郎膳食费的套房,鸽翅式的头发扑着粉,宝蓝的衣服里显出滚圆的肚子,戴着金刚钻别针和金鼻烟匣,让伏盖太太都禁不住打起他的主意来。但高老头两个贪得无厌的女儿为追求无穷的享乐,宁愿踏着父亲的尸体也要去参加舞会,最终自己也被丈夫和情人榨干。高老头的死成为小说的高潮,只有穷学生拉斯蒂涅与皮安训的照料,女儿与女婿们则拒绝到场,临终的高老头躺在发臭的破床上呼天抢地:“钱能买到一切,能买到女儿。”“我半夜里还要从棺材里爬起来咒她们。我要上奥赛特去做面条生意。”临死也不忘为女儿挣钱。
  拉斯蒂涅是个穷大学生,也是个野心勃勃的冒险家。他英俊潇洒,对贵族的奢华生活充满了向往,怀着一朝扬眉吐气的野心与胆气,决心不顾一切地要出人头地。他家境贫寒,用母亲与妹妹寄来的钱来装扮自己,同时决定用美貌与才智征服有钱有势的女子作后台,靠远房亲戚鲍赛昂子爵夫人的魔力打通巴黎上流社会的大门。子爵夫人金碧辉煌的客厅与挥金如土的奢华令整个圣·日耳曼区神往,她说:“纽沁根太太只消进我的客厅,便是把圣·拉查街到葛勒南街一路上的灰土舔个干净也是愿意的。”
  但这位天皇贵胄的子爵夫人也被情人无情地抛弃了,因为他要和一位有20万法郎利息陪嫁的小姐结婚。就是她给年轻的冒险家上了人生的第一课:“社会不过是傻子与骗子的集团”“你得以牙还牙对付这个社会”“你越没心肝,越高升得快”“财产才是金科玉律”。在告别巴黎的宴会中,无数上流社会的高官贵妇都看执行死刑一样来欣赏她的悲剧。她在客厅里高傲静穆凛然,在卧室里颤抖哭泣绝望,舞会后便立刻隐居到乡下。
  拉斯蒂涅的第二堂课是由另一位冒险家伏脱冷上的。伏脱冷是苦役犯监狱的逃犯,绰号“鬼上当”。他清楚地看到拉斯蒂涅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往上爬!不顾一切地往上爬!他便告诉拉斯蒂涅:人生就像一个瓶子里的蜘蛛互相吞食,“在这个人堆里,不像炮弹一样轰进去,就得像瘟疫一般钻进去。”“人生跟厨房一样腥臭。要捞油水不能怕弄脏手,只消事后洗干净。”百合般洁白的正人君子没有任何意义,要清楚贵族丝绒手套下的铁掌与仪态万方下的自私,像鳗鱼一样灵活地放弃良心的乳臭才能成为坐在法律之上的高等野兽。他直接教导拉斯蒂涅各种骗人的伎俩,还帮他策划了靠杀人骗婚来获得巨额财产的阴谋,他自己则梦想着靠买卖黑奴过上像皇帝一般的日子。也就是这人生的“三课”使拉斯蒂涅彻底抛下了人性的软弱,埋葬了最后的温情,开始了一个穷苦大学生与巴黎上流社会的搏斗。
  作为现实主义大师的巴尔扎克非常注重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伏盖公寓无疑是巴黎下层社会的真实写照,鲍赛昂子爵夫人的客厅则是巴黎上流社会的缩影。至于和公寓协调一致的伏盖太太、冷酷无情的伏脱冷、枯骨嶙峋的老姑娘米旭诺、如晦涩幽灵一般的波阿莱,英俊潇洒的拉斯蒂涅、身心萎黄的泰伊番小姐等无不彰显了这位伟大小说家的艺术魅力。
  作品对贵族与资产阶级恶习清单的透彻研究,对金钱万能的卓越批判无不尽显批判现实主义的伟大力量。

18037331c0a91c10176809

巴尔扎克画像

  《高老头》有多个译本,但一般认为著名翻译家傅雷的译本最好,傅译的《人间喜剧》与朱生豪翻译的莎剧被誉为我国翻译界的双壁。
  巴尔扎克(1799-1850):法国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巨匠,年轻时便决定以拿破仑为榜样,用笔来征服世界:“法国社会将要作历史家,我只能作它的书记。”巴尔扎克创作的《人间喜剧》有小说90余部,两千多个鲜活生动的人物,用编年史的方式,以批判现实主义的手法揭示了穷奢极欲的没落贵族如何被满身铜臭的资产阶级暴发户打败的。《欧也妮·葛朗台》(1833)把新兴的资产者描绘成投机阴险的守财奴;《古物陈列室》(1838)里守旧寄生的沙龙贵族不配享有更好命运;《幻灭》(1835-1843)三部曲详尽描写了“黄金是这世界上的人要顶礼膜拜的唯一力量”,具有深刻的批判现实主义力量。

责编:刘莎莎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