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服务

双胞胎兄弟:春节团圆在异乡灭火战场

时间:2018-02-27  责编:张力洋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王维爽

  从武警阿坝森林支队乘车前往甘孜州雅江县八角楼乡增援灭火作战,官兵们经过一整天的时间,翻越两座大雪山才到达。而从支队下辖的汶川大队卧龙中队赶去增援,哪里的官兵经历了更长的时间。在这两个不同的地方,两条不同的线路上,两个流着相同血液的双胞胎兄弟慢慢靠近,团圆在了异乡的灭火战场上。

  战士陆鑫和陆涛是去年九月入伍的新兵,下连后哥哥陆涛分配在汶川大队卧龙中队,弟弟陆鑫在马尔康大队一中队,这两个中队相隔在四百多公里的雪域高原上。

  除夕当天,陆涛、陆鑫与父母、姐姐相约在视频上聊天,这是他们分开过的第一个春节,自打入伍后,团圆对他们一家5口来说就是一通偶尔能打通的电话,一次难得凑齐的群聊视频。远在贵州六盘水的父母最大的期望就是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后能成为有用的人,能为部队做贡献,能为国家做贡献。为了不辜负家人的期望,哥两在新兵连就相互鼓励、相互较劲,军政素质稳步提升,很快成为新兵行列中的佼佼者,下连时分别时,兄弟俩再次约定,要朝着自己的梦想,一直努力下去,考学成为一名军官就是他们的梦想,而考学的日子,是哥两原本期待的最早能相见的时候。

陆涛和陆鑫在火场短暂相聚

陆涛和陆鑫在火场短暂相聚

陆涛与班长陈华东处置烟点

陆涛与班长陈华东处置烟点

   2月16日17时30分,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县恶古乡境内突发森林火灾。一波未平一泼又起,19日14时许,雅江县八角楼乡更觉村又新增一处森林火灾,火情就是命令,19日,弟弟陆鑫所在的武警阿坝州森林支队马尔康大队在前指的带领下,于第一梯队紧急奔赴火场增援。20日,哥哥陆涛所在的阿坝森林支队汶川大队也于第二梯队抵达火场实施救援。

  21日凌晨5点30分,受领同一任务的哥两各自跟随所在单位向目标区域出发,陆鑫所在的马尔康大队率先到达火场下方山谷,正在准备管带的陆鑫远远就看到了正在往上爬的哥哥陆涛,不一会儿就到了他的跟前。山高坡陡,林密路险,在海拔已过4000,坡度接近70度的山上,哥两在火场上第一次见面。两支队伍里,都有不少在新兵连相互认识的新兵,也有同在一起培训、同在一起出过任务的干部、士官和老兵,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场合,短暂的停留,大家都只是相互打个招呼,简单寒暄几句后汶川大队官兵就往更远处的任务区域继续前进,陆鑫陆涛两兄弟也一样,操着家乡话相互提醒:“慢点哈,注意安全,打完火回去再说。”

陆鑫帮助战友铺设管带

陆鑫帮助战友铺设管带

  第一次上火场,新战士们觉得非常新鲜。“火场特别大,一片一片都是各种被烧糊、烧倒了的树!”让陆鑫震撼的还有很多几个人才围得住的大树,远远看着没事,隔近了一看树根却冒着烟,心都烧空了。在这样的大树前,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发酸,这大树得几百年才能长这么大啊。

  陆鑫所在的中队主要是用水泵从山涧里抽水进行灭火,他负责跟着老兵沿山脊铺设管带,大火从山脚烧到山顶,他们的管带也得从山底铺到山顶,虽然才下连一个多月,但他动作麻利,手法也比较娴熟,从小在贵州深山里长大的他,毫不惧怕眼前的高山,来来回回在山坡上动着。

  在汶川大队任务区域内,陆涛和战友们遇到了更棘手的问题,越往高处走,山涧小水沟里的水越难以供上水泵取水灭火,大家挖了一个水塘,等好大一会儿才能蓄满,水泵启动后却抽不了几分钟,面对到处冒烟的火场,更多的人只得利用水箱背水灭火,陆涛在班长陈华东的带领下,处理完一处烟点后又急忙赶去下一处火点。

  每天凌晨5点半出发上山扑火,早的时候18点下山吃饭睡觉,晚的时候直接在山里过夜看守火场,这样的两头摸黑的火场生活官兵们持续到了22日晚,当天,汶川大队官兵赶在天黑前完成了任务区域火场清理任务,比马尔康大队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宿营地吃饭休整。天空越来越黑,空气越来越冷,还渐渐下起了小雪,眼看就要看不着路了,可弟弟陆鑫所在的大队官兵还没回来,陆涛开始担心弟弟陆鑫,他不断向山谷方向眺望,仔细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信息。终于,队伍伴着稀疏的手电光出现在河对面,陆涛给班长请假后来到了陆鑫的宿营区,他听到了明早就要撤离归建的消息,决定走之前来找弟弟聊聊。

山谷里,陆涛回望弟弟陆鑫

山谷里,陆涛回望弟弟陆鑫

  “来多吃点肉”。角落里,中队给哥两准备了饭菜,他们在一起边吃边聊,下连后,哥哥陆涛觉得弟弟变瘦了,弟弟陆鑫觉得哥哥“更疼他了”吃饭的时候不停的给他夹肉,当然,哥两最大的共同点是都变黑了,卷起袖子,会看到他们结实的小臂都分成了黑白分明的两截。而一群战友看着长得一模一样的两兄弟都感觉“太像了”都不确定谁才是自己中队的战友,面对大家诧异的目光,陆鑫不停的告诉大家:“这是我哥。这是我哥。”

  陆涛不能呆太久,两个大队的宿营地虽仅有一河之隔,但两支队伍并没有统一作息,他不能脱离自己的中队太久,归队之前,他催着弟弟赶紧去取背囊,哥两一起提着背囊上了楼,等大家上楼来时,陆涛已经回了自己的宿营地,只见陆鑫的睡袋已经平平整整的铺在了木板上。

责编:张力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