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俄军拟恢复“政委”制度,背后深层原因发人深省

时间:2018-02-22  责编:孔令娟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徐绿山标签:俄罗斯 恢复 政委制度

近日,有媒体报道,“俄军拟恢复苏军时期的政治机构,计划在现有教育机构基础上成立军事政治总局”。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称,俄国防部下属的社会委员会副主席亚历山大•卡尼什5日表示,在俄军现有人事总局基础上组建这样的政治和思想机构是十分有必要的。新的军事政治总局必须拥有充分权利,在军队范围内实施严格的垂直管理:

“从连到各军兵种,直至国防部。这一机构不应是人事总局简单的重命名。”

18037333a96f1bf7b0a640

众所周知,政委首次出现在俄国临时政府期间。1918年4月8日,根据列宁的倡议,在红军中建立了最早的专门政治机关,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下令,在军事人民委员部下面成立全俄政治委员局,同年7月,政治委员制度被全俄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以立法的形式给以确立,随后,苏联军队各级部门都设立了政治部门与政委,这些政工人员成为苏军胜利的保障。但此后政治部门又几经变化与调整,地位也几经沉浮,甚至数次被取消。

1940年政工人员被完全取消,由指挥官助理负责政治工作。卫国战争开始后,政工人员重返部队,他们主要任务是防止打败仗的部队士气下降。战后,总政治局成为了苏共在军队中的一部分。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部队中的政工人员地位再次下降。苏联解体后,政工人员也从军队中消失。

那么,1991年就实施去党化、撤销总政治部、废除政委制度的俄罗斯军队,如今为什么要恢复政委制度?在这一重大变革背后,都有哪些军事政治考量呢?

u=4170525041,956465373&fm=11&gp=0

笔者认为,首先这是俄军对军队政治属性的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是以暴力为后盾的统治和管理组织;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本质上是经济利益的斗争;政党是代表一定阶级、阶层或社会集团并为其根本利益而斗争的政治组织,是政治斗争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出现的;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是一种暴力工具。显然,经过20多年的大乱到大治,俄罗斯人对军队作为国家政权稳定和国防安全的基石的认识更加清醒。特别是近些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政治上不断对俄罗斯施加外部影响,在经济上不断对俄罗斯加重制裁,在军事上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让俄罗斯越来越认识到建设一支绝对忠于国家现政权的军队的极端重要性。正如俄国防部下属的社会委员会副主席亚历山大•卡尼什说的那样,“在全球信息对抗的背景下,军队政治和思想工作的作用大幅增加,因此必须对军队进行根本性改革,有专门机构来负责军队的道德和思想工作。在这项工作中应考虑到国内的社会和政治局势,从而增强国家的国防能力,提高部队战备水平”。

00300675180_144f6fc9

其次,这是俄军对军队战斗力生成规律的重新认识。在军队战斗力构成要素中,人是最核心、最根本的要素。而人的政治倾向、思想素质、道德水平和战斗精神等则直接影响和生成军队的战斗力。自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军队经历了二次车臣战争、格鲁吉亚战争、叙利亚反恐战争等四次大的战争,打胜了二次,战败了一次,最后的一次还在鏖战中。这20多年间,俄罗斯军队曾经状况不断,违法乱纪现象严重,贪污、盗窃、嗜酒甚至吸毒屡屡发生。特别是倒卖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的犯罪行为,一度在俄罗斯军队中十分猖獗。而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必须通过政治工作加强政治思想、道德操守和军队纪律等方面的建设。正如俄军事专家亚历山大•赫罗连科解释的那样,“从解决当前军队面临的复杂问题角度看,这一计划是正确的”。

1014193575

再次,这是俄军对历史传统的重新认识。中国老百姓有一句俗语,“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鞋的人自己知道”。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历史传统和文化基因,盲目照搬照抄别国的东西,其结果往往会像“邯郸学步”一样,反把原来自己会的东西忘了。政委制度在苏联红军中曾发挥过极其重要的作用。苏联红军中的党政工作文件汇编有这样的一段话:“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会惊讶的发现,我们的领导者在估计胜利的可能性时往往会更加认真计算的是布尔什维克的数量,而不是大炮和机枪的数量。”这段话对政治工作特殊作用作出了很好的诠释。今天,俄罗斯军队重建政委制度,无疑是对历史传统的一次再认识。尽管俄罗斯新的政委制度不可能恢复到苏联红军时期那样,但有着传统底蕴的政治工作一旦在俄罗斯军队复活,必然会让俄罗斯军队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

综上所述,俄罗斯军队恢复政委制度,是未雨绸缪之举,是因应严峻复杂斗争形势的产物。如能扭转思想多元、纪律涣散的不利局面,解决好“听谁指挥、为谁而战”的根本问题,俄军必将成为一支思想高度统一、作风高度一致,令对手望而生畏的强大军队。

责编:孔令娟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