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看了这3个军校生的大学四年,我默默点了个赞

时间:2018-02-01  责编:刘莎莎  来源:中国军网微信  作者:徐文瀚 吴俊杰

  有一部纪录片叫《我们这五年》
  它用数十个普通中国人的故事
  呈现了五年来当代中国人的追梦史
  作为大四的军校学员
  我们却想说说自己这四年
  说说我们所体会的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一次次被打回稿子后,阿文忽然开了窍……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414

  刚来军校,阿文在新生中不算突出,体能一般般,队列一般般,内务也一般般,这让做惯了尖子生的他落差感很大。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写学院新闻。
  扎实的语文功底使他得以轻松胜任营里的宣传工作,在院主页上找自己的新闻稿成了他最大的乐趣。有时他还会写写诗歌散文,还有几篇更是上了全军政工网。
  阿文取得的成绩也让教导员注意到了。
  一天中午,教导员忽然找到他:“康文,听说你文笔不错。我这边急要一份总结,辛苦一下,晚上写好给我看。”
  这可咋办?自己写写新闻稿和思想汇报还行,写这种正儿八经的材料就捉襟见肘了,他对着电脑坐了一中午只写了三行字。眼看一个钟头又一个钟头过去了,他绝望地瘫在了椅背上,已经开始思考明天怎么向教导员“领罪”。
  这时门开了,教导员走进来:“康文,你小子躲这儿呢!”阿文慌忙站了起来,低着头嗫嚅道:“教导员,我不会写。”
  出乎意料的是,教导员竟没有发火,他看了看电脑,笑骂:“木头脑袋,不会不知道问吗?”这一次,教导员给了他一份资料让他好好学习。
  第二次写材料,阿文绞尽脑汁,好不容易交出一份自己还算满意的稿子,教导员只看一眼就打了回去:“格式呢?最基本的格式都没有!”
  第三次,他写偏了题……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417

  阿文十分憋屈,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怎么就找上他了呢?他感到灰心丧气,自己每一次都很努力了,却总是搞砸。
  他再次拿着自己写的稿子,硬着头皮去找教导员。教导员却将稿子搁在一边,望着他:“小文哪,你要是觉得任务太重,我还是把这个交给文书干吧。”
  阿文不愿就此认输,他咬了咬牙,坚定地说:“教导员,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再次坐到了电脑前,深呼吸两下。仿佛忽然开了窍似的,噼里啪啦两个小时就写出了初稿。又仔细修改了几遍后,他自信满满地把稿子拿给了教导员,教导员终于满意了,笑道:“小兔崽子,这不是能写好嘛!”
  阿文依然会挨骂,可他再也不会被骂得找不着方向。教导员一直在有意地锻炼他,而他在写作上也渐渐摸出点门道,逐渐在报刊媒体上发稿。
  大四这年,阿文去了新校区。没人再逼着他写东西了,但是,现在轮到他自己逼着自己去干了……
  总挂科的老兵,终于把文化课学明白了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508

  老兵其实并不老。作为战士学员,他也就比青年学员多了两年兵龄。但多了这两年就是不一样。他精干、老练、见识广、办法多,是当之无愧的“老班长”。
  老兵能考上军校,真是不容易。那时的老兵还是个二年兵,一边忙连队工作,一边自己抽时间复习,一个小本子一支笔从不离身,每天还加班加点学习,甚至显得有些不合群,总是惹来别人异样的眼光。
  老兵不愧是老兵。到了军校,他一下子就脱颖而出,成了新生中的骨干力量,周围的同学有事都找他,不懂都问他。
  然而,老兵却有些失望与茫然。好不容易来到军校,他想学,却怎么也学不明白——文化课,他啃秃了笔头还挂了3科。
  老兵心里急,一到晚上就自己跑到加班室。可是,加班室冷冷清清,没有一点学习氛围,叫他怎么学得进去?
  晚上点灯熬油,老兵一上课就困得不行,听着听着,就闭了眼,垂了头,有时突然醒来,正恼着同桌怎么不提醒,却发现一旁已隐隐有呼噜声。有人和他开玩笑:“老兵,你晚上加班,上课睡觉,不是白整吗?”不想却戳中了他的痛处,一个人闷闷不乐闹了好半天别扭。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512

  后来,学校实行了新的学籍管理规定,一切都采取量化评比的形式,统计成学分,影响学员们的毕业分配。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学员都懊悔当初怎么不多花些功夫去学习。
  老兵波澜不惊。作为战士学员,他毕业是要回原部队的,学分对他影响不大,令他高兴的是,晚上的加班室渐渐热闹起来,不再是他一人孤军奋战。
  那时,学校狠抓学风,每天干部跟课、领导查课,那些爱打瞌睡的学员整天提心吊胆,苦不堪言。老兵却有些庆幸,这些监督措施反倒给了他动力。直到大三结束,老兵没再挂过一科。
  而且,现在的他越学心中越敞亮,文化课不再是他的短板,甚至成了他的所长。有人戏言,不能再喊他老兵了,该喊“老师”。
  大四学年,队里组织演讲活动。他把自己的主题定为“新气象”,他想讲讲上军校以来感受到的学校新变化,还有让他感触最深的学习新气象。
  这次出门,握着军人保障卡的军子玩得很开心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620

  军子是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充满英气的绿伴随他的整个童年,也浸染了他的梦:我也要穿上那身绿军装。
  2014年高考前,军子三次模考接连失利。军校梦眼看无望,他急了,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一闷一整天。军子母亲好不容易敲开门,看到的是一双红得吓人的眼睛,还有满屋的习题资料。母亲心疼了:“军子,咱不考什么军校了……”话没说完就被推出了门外,里面闷声传来:“妈,我能考上!”
  军子终于还是考上了军校。可他却发现,没人能分享他的喜悦。母亲絮絮叨叨:“军校辛苦,累了跟家里打电话啊!”同学不以为意:“读军校,那你有得熬了!”老师语重心长:“部队环境现在不是很好啊……”
  他感到莫名的委屈,军人怎么了?军校不好吗?军校生活的苦他早有心理准备,唯有这份困惑与迷茫始终无法释怀,闷得他发慌。

微信图片_20180201144623

  军校生涯的第一个寒假姗姗来迟。千盼万盼,终于可以在亲友面前摆摆威风了,学校领导在假前教育中的话却给军子泼了一桶冷水:“军装在家里穿穿可以,绝不许穿到外头去。”他感到难以理解,却又似乎明白是为什么……
  寒假里,穿了便服,走上街道,街上喧嚣依旧,他却感到有些陌生无措,板寸头、晒得黝黑的自己似乎显得格格不入。是他疏远了这个外面的世界,还是外面的世界在疏远他?他紧了紧领口,快步走回了家,整个寒假都没再出去几回。
  一次在医院排队候诊,陪护的同学看见“军人优先”的标识,拉着军子就往前挤。周围的人齐刷刷转过脸盯着他们,一副就要开骂的架势。他急忙扯回了同学,摇了摇头,将学员证塞回了口袋。最后,他给营里打电话续了假,才没有白来一趟。
  近年来,各地拥军政策相继出台。军子一直在关注这些,但究竟效果如何,他心里也没数。
  去年秋天,他和同学要去位于另一座城市的新校区。地铁站里,同学领着他找入口。他问:“不先买票吗?”同学没说话,径直走向旁边的小铁门,上面写着“绿色通道”。军子有点不自在,刚想喊住同学,同学已经站在里头冲他招手了。
  这一次外出,军子玩得很尽兴。握着一张军人保障卡,几十块钱就把附近玩了个遍。
  返校的路上,他忽然笑出了声:“我是军人,我自豪。”

责编:刘莎莎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