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为兵服务

看过来!空军青少年航校今年招生有什么政策

时间:2018-02-11  责编:樊家臻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徐雯 熊华明 李夏伟

 

16096ac3d8878859552016

 适应新时代,探索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新模式
  
  回顾世界空军建设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各飞行强国都具有一定的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模式:俄罗斯空军建立少年航空学校、美国空军组建初级后备军官训练团、英国建立空军学员组织……这些做法为各国军事飞行人才提供了战略储备、为航空事业提供了坚实基础。
  
  当前,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面对强国强军的时代要求,必须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趋势,建设强大的现代化军队。随着空军转型建设加速、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加快和职能任务拓展,飞行员作为战斗力主体,所需具备的各项素质也面临更高更严的要求。
  
  然而,由于独生子女家庭增多、人们价值取向改变、社会就业渠道拓宽等原因,飞行职业吸引力有所下降。与此同时,学校和学生重文化轻体质等问题日益严重。这些都给空军招飞选拔优质生源、综合择优录取带来新挑战。据统计,近几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平均为900多万,应届高中男生约400万,能够达到一本线者约40万,但其中视力不良者达80%,招飞有效生源十分有限。“以前是在身体好的人里挑文化好的,现在是在文化好的人里找身体好的。” 一位招飞机构工作人员感慨。
  
  军事飞行人才成才周期长、培养成本高,单一从高中毕业生中选拔飞行员的方法已无法完全满足空军需求,如何培养适应新时代新要求的新型军事飞行人才?
  
  建立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新模式刻不容缓。
  
  2015年,教育部、公安部和解放军原总政治部制定印发《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建设实施办法》,在河北、吉林、江苏等11个省,依托16所省级示范高中建设青少年航空学校,每年招生1000名,高三毕业达到空军招飞标准条件者输送至空军航空大学。
  
  “通过近3年的运行实践,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工作正步入快车道。”空军招飞局副局长方传红告诉记者,2018年招生初选工作已基本完成,他们将于明年3月至4月期间开展定选工作。
  
 

16096ac3d5578859550149


 飞行训练评估潜质,优惠政策广纳人才
  
  “我宣誓,热爱祖国、投身飞行,矢志成为一名优秀空军飞行员……”在入校仪式上郑重宣誓后,青少年航空学校的学生们便要开始作为一名“准军人”的日常生活:单独编班、统一着装、在校食宿,模拟营连管理模式。
  
  “依托重点高中办学育人是学生文化成绩过硬的有力保障;培育具备一定军事素养且热爱空天的飞行人才苗子是我们的目的与方向。”空军招飞局干事史磊介绍,为兼顾学生文化成绩与作风养成,除准军事化管理外,青少年航空学校学生的日常学习生活由军地双方共同管理:承办中学选派优秀教师担任青少年航空学校实验班班主任和学科教师;每所学校派驻2至3名空军管理干部,负责组织开展航空特色教育与训练、配合学校做好学生日常管理工作。此外,为激发学生飞行兴趣、增长航空知识,空军研究编写12本航空理论教材,并甄选56名航空大学教员开展巡回授课。
  
  为广泛吸引广大青年学生报考,空军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单列招生计划,不影响报考其他高中;参加招生检测所花食宿和交通费用均由空军承担;学生入校后学杂费全免,并且由空军提供伙食费、津贴、特制服装和奖学金;最终考核成绩优异者在被输送至空军航空大学的同时,有机会成为空军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联合培养的“双学籍”飞行学员;未被录取者报考军队其他院校,享受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政策。
  
  “一个人的飞行技能虽然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得到改善,但受先天因素影响同样很大,尽早进行飞行体验有利于发现天赋卓越的飞行人才。”史磊告诉记者,在注重学生普通高中课程学习成绩与航空特色教育的同时,青少年航空学校将飞行体验列入教育训练内容。他们研究制定《学生体验飞行实施办法》,每年暑假期间组织高二学生开展实装飞行活动,并通过活动时的学生表现对其飞行潜质进行评估。评估成绩将分为A、B、C、D、E五个档次,相应折合为60、50、40、30、0分的学生高考政策加分。
  
  “学校管理确实很严格、学习任务与训练任务叠加起来有时会感觉累,但当第一次在教员的带领下飞上蓝天,看白云在手边、看祖国大好河山在脚下,听教员说保卫这样的锦绣山河是我们肩负的使命职责,我觉得什么苦和累都值了!”武汉六中航空实验班2015级学生张俊祺回想起自己的“首飞”依然难掩激动。
  
  抓好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就是助推战斗力建设
  
  当前,中国空军正在新时代党的强军目标的引领下,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新的形势、新的任务,对空军飞行员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未来空天作战中,战斗机飞行员将由战机操纵者转变为空中战术家。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建设。人才队伍建设质量关系着战斗力水平,为部队输送高素质人才,是改革强军的必然要求。国防和军队改革浪潮涌动,努力培养、造就和储备大量高素质的新型军事人才,方能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进程。
  
  相关研究表明,15岁至18岁年龄段的青少年处于身心发展的快速成长期,精力充沛、可塑性强。因而,这一年龄段成为了青少年培养飞行兴趣、开发飞行潜质、打牢爱国思想根基的黄金时段,处于该年龄段的青少年人群也成了从源头上提高军事飞行人才选拔质量的重要抓手。
  
  “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是具备战略价值的,抓好这项工作,就是抓好军队战斗力建设。”空军招飞局干事孙海涛告诉记者,成规模的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既可以大幅增加航空人员战略储备数量,又有助于提高空军飞行院校学员成才率、缩短其成长周期。大批具备航空基础知识、初步掌握飞行技能并富有空军职业理想的青少年学生,是空军招飞生源数量与质量的双重保证,而军事飞行人才的数量和质量直接关系到武器装备效能的发挥乃至未来战争的胜负。
  
  近两年来,青少年航空学校对于军事飞行人才早期培养的探索积累了一些经验,“力争从2018年起,每年至少为空军输送400名飞行好苗子。”方传红告诉记者。下一步,他们将进一步完善航空特色教育、体验飞行训练等教学内容和组织形式,提高其针对性与实效性,并健全评价机制,建立管理系统,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培养质效。
  
  责编:樊家臻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