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穿上军装,想每一次和眼泪话诀别

时间:2018-01-10  责编:吴美儒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张海华 盘欣

  送给正在为梦想坚持与奋斗的你——
  2014年9月10日,一纸入伍通知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那一年,我已经快21岁了。
  我没有高大魁梧的身材,军检的时候谁都不看好我。连奶奶都整天问我:“就你这小身板,能吃得了当兵的苦吗?”听到这样的质疑,我总是倔强地回答道:“我就能!”
  临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我给爷爷奶奶洗了脚。昏黄灯光下,奶奶的两鬓挂满了令人动容的银丝,看上去格外苍老。我对奶奶说:“这么多年来,是您和爷爷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如今到了本该尽孝的年龄,我却要入伍当兵,离你们远去,原谅孙儿的不孝”。听我这样说,奶奶只是又问了我一句:“真的能吃得了当兵的苦吗?”爷爷接过奶奶的话和我说:“当兵再苦,也要坚持!”我埋着头咬着牙,泪水从眼角滑落,我努力憋出了一个字:“嗯!”

QQ截图20180110151405

  成年以后,这是我第一次流泪,也是当兵以来第一次流泪。
  第二天,我踏上了离家的绿皮火车,其实从没想过,我人生中第一次一个人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离开已年近七旬的爷爷奶奶,是因为当兵。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不断从车窗外飞驰而过,像是排着队在为我送别一样。这样的场景,早已经在我脑海中预演了无数次,但此刻我的心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滋味,是淡淡的苦涩,是难言的不舍……
  2014年12月7日的下午,五公里破纪录比武的赛场上,随着一声呐喊,我倒在了终点旁的草坪上,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但我还是无奈地只取得了第二名。
  苦练了三个月,北风呼啸的汽训场上,别的战友们每天训练跑四大圈,我就跑七大圈,他们周末休息的时候,我依然和班长坚持去跑一个五公里。在那段默默前行的日子里,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受过多少次伤,不管是崴了脚踝,还是膝盖疼痛,还是大腿肌肉拉伤,只要每次伤势稍有好转,我就会继续投入训练。就这样,我一步步,一圈圈,一天天坚持了下来。因为我始终记着爷爷说的那句:“再苦,也要坚持。”

QQ截图20180110151426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拼,只有我自己清楚。连长说过,如果在新训结束时的五公里比武中拿到第一名,成为标兵,就可以把爷爷奶奶接到部队里来参加最后的表彰大会。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句话当时给了我多么大的动力,我只知道,我是多么迫切地想在爷爷奶奶面前证明自己,我想站在总结表彰大会的讲台上,站在他们的面前亲口告诉他们:“您的孙儿是最棒的!”
  因此,在呐喊着冲过终点,倒在草坪上的时候,我感到的不仅仅是疲倦,更有一股无尽的心伤。那一刻,我哭着扑在班长的怀里。虽然战友们在旁边不停地对我说着安慰的话,但仍止不住我往下掉的眼泪。谁也不知道,就在比武之前的那个周末,我和爷爷奶奶通电话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但计时器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18分50秒,支撑了我两个多月的东西,在我心中一下子就坍塌了。虽然和第一名仅仅是5秒钟的差距,却成了我心中一道隐隐的痛。当兵以来,这是我第二次流泪,哀悼我梦想的破灭,也感谢曾经那个在跑道上风雨兼程的自己……
  2016年3月28日,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下午四点半,我和几个战友正在前往河北唐山的火车上,准备进行军考之前的最后冲刺,却意外接到了家乡公安局的电话。
  这个电话如晴天霹雳,给了我重重一击,电话那头,是我父亲出了意外,经抢救无效去世的消息。
  当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已然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我打电话回家,爷爷奶奶告诉我,父亲是喝了酒从楼顶意外摔下来……然后又语气坚定地对我说:“你不要回来,好好复习备战军考。”挂掉电话,我哭了,这是我当兵以来第三次流泪。不管怎样,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在一种纠结与痛苦的阴云笼罩下,我拼尽全力复习,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备考上。
  幸运的是,四个月后,我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录取结果,我穿上了常服,拿着梦寐以求的国防科大入学通知书,给爷爷奶奶拍了一张帅气的军装照。其实我比许多学员年纪要大,但我明白,这张通知书来得一点也不晚,从今往后,这将是我全新的起点。

QQ截图20180110151527

  2017年1月13日,参军入伍整整两年半,回家的日子终于到来。我买了晚上十点半的机票,飞机在跑道上缓慢爬行升空,直至窜上广阔的云端,城市的灯光一点点弥散在机窗的尽头,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灰蒙蒙的一片,但我知道,家就在那个方向。
  到家已是深夜,此时的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我拎着行李冲向那个熟悉的小房子,爷爷奶奶早已站在门口等我。我大步上前,一下子抱住了爷爷,奶奶随即从我手中接过了行李。刹那间,我又看见了奶奶头上的银丝,只不过,这一次比以前更多了。爷爷也变得更瘦了,面容也更憔悴了。那一刻,我流泪了,当兵以来,这是我第四次流泪。
  离开家的这段日子里,每次想爷爷奶奶了,我都会给他们二老打电话,爷爷奶奶总是会和我说:“我们身体都还很好,你不要太担心”。两年半的时间或许并不算太长,但岁月已经无情地憔悴了他们和蔼的面容,压弯了他们伟岸的身躯,而我,还有多少个两年半可以去陪伴他们呢?

QQ截图20180110151537

  当兵以来,四次流泪,都是我成长深深的刻印,它让我一步步变坚强,让我明白责任担当,让我在最难熬的夜里,也能笑着度过。我依旧热爱这身绿军装,热爱我身上沉甸甸的担子。我知道,今后的路还有很远,而不管前方还有多少风雨,我都能扛过、走过。

责编:吴美儒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