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为兵服务

一拍打死50只蚊的北湾 媒介生物专家走近“戍边人”

时间:2017-12-07  责编:张力洋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张振威 陈 冬 汤健宁

  笔者有幸跟随专家组走进北湾,走近驻守在此的“戍边人”,亲眼目睹了戍边军人的艰辛,亲身感受了科研人员常年在边防一线与蚊虫作斗争的苦乐!

  【北湾初印象】

  北湾,位于新疆西北角,与哈萨克斯坦接壤,沿阿尔泰山野马般奔腾而来的额尔齐斯河流经这里时,因地势平缓而变得温顺寂静,两岸树木成荫、芦苇成片、沼泽遍地、杂草遍野。河水育养了北湾百姓,也为蚊虫繁衍滋生创造了充足条件,而正是因为这些蚊虫,人们才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位于中哈边境线上的小村庄。据有关专家用仪器测量,北湾蚊虫的最大密度竟达每立方米1000多个,“蚊虫王国”之名由此而来。

  时值盛夏,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在炎炎烈日中向戈壁深处挺进。快到连队营区时,远远就看见官兵们被防蚊装具裹得严严实实,在酷暑中执勤训练。发现笔者一脸的疑惑,同行的专家们向我介绍到:“每年这个季节,是蚊虫最多的时候,每天至少有6种以上蚊虫轮流‘执勤’,记得上次来北湾,双手随便一拍,就拍死50多只蚊虫,战士们一伸出脚,鞋上瞬间就沾满200多只蚊虫,人往屋外一站,数以千计的蚊虫就会把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

一巴掌拍死65只蚊子

  【戍边人的北湾记忆】

  连队老兵回忆起过去的日子,告诉我,在北湾几乎所有人都是蚊虫的“义务献血者”。有一年夏天,连队修车库,出双倍工钱请了十几个外地民工,然而他们干了两天,便不辞而别——他们受不了北湾的蚊子,死活都不干了。而在连队,也很难看到官兵有标准地坐着或站着的,总是处于动态中,不管干什么都是一路小跑。即使在密闭的室内,也会有一些蚊子透过纱窗的微小缝隙钻进来。

  虽然这漫天的蚊虫让人心烦,但全连优秀的5公里武装越野成绩还得感谢这些蚊虫。原来,在北湾边防连跑5公里越野和一般连队大不相同。他们专挑蚊虫多的时候跑,而且要将队伍拉到距离营房5公里之外的地方。一声令下,人人撒开双腿猛往回跑。蚊虫一路追袭,大家只有以最快速度跑回营房才能减轻蚊虫叮咬之苦。

  谈起我们这次北湾之行,边防连指导员凌书林告诉我们来对了时候,因为恰逢北湾季风时节,阵阵季风会暂时赶走肆虐的蚊虫,避免我们被更多的蚊虫叮咬。而风,正是北湾戍边人的最爱,因为只有刮风的时候大家才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篮球,平时的所谓打球基本是和蚊虫打架。

  如今,随着新式蚊虫防护装备配发到官兵手中,虽然生活在“蚊虫王国”,官兵们却可以拥有一块与蚊虫隔离的“净土”,大家巡逻执勤归来,在营区里同样可以自由自在地工作学习、体能训练和休闲娱乐。生活在“蚊虫王国”的这群戍边人,他们所受的特别之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但他们拥有的特别之乐也是一般人所无法领略的。

  【北湾“降魔人”】

  如果说北湾的蚊虫是常年折磨戍边将士的“恶魔”,那么我们的科研人员就是“降魔人”。军事医学研究院成立以赵彤言为组长的治蚊专家组,他们每年都要上高山下海岛,采集数据、收集标本,哪里有蚊虫就往哪里跑。在我们同行的队伍里面,就有这样有一位和蚊虫打了近30年交道的女专家她就是组长赵彤言。1985年6月,22岁的她从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参军后,第一次到边海防部队调查疫情,一来就是连续30年不间断。

  在来北湾的路上,赵彤言回忆起尘封多年的往事:“当时从媒体上获知有关北湾蚊虫的报道后,我们为北湾边防官兵长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执行任务而感动,作为媒介生物科研工作者,我们为边防官兵没有一套很好的蚊虫防护装具和药剂而揪心。”蚊虫施虐,不仅危害官兵的身体健康,还有可能危及到生命安全。为了解决官兵心头的大包袱,专家们便在蚊虫最密集的地方开展实地研究,每次一呆就是一个多月。他们与各种蚊虫零距离接触,历经无数次的探索和改进,最终研制出了一种既轻便舒适、透气性又好的防蚊服。当时她还开玩笑地问起我了解哪些防蚊措施,我能想到的也就是蚊香、花露水之类的东西,可当自己真正处于这个蚊虫如同漫天黄沙般密集的环境中时,我脑海中的那些防护措施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们有些好奇,这些对付密集蚊虫专用的“防蚊装备”和我们日常使用的驱蚊办法到底有什么区别呢?高级实验师董言德给我们一一做出解释:像这种喷射剂是直接喷洒在人的皮肤上,散发的药物气味可以直接在人体皮肤形成保护层,从而阻止了蚊虫的叮咬。而这一整套防蚊服的所有连接部位都增加了衔接防护层,使细小的虫体无法钻入, 加上特制的防蚊头网,把官兵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完完全全保护起来,再配合军服专用的喷射剂,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

赵彤言研究员同战士一起巡逻

  【把爱永远留在北湾】

  看笔者听得起劲,她还介绍了他们的团队——媒介生物学研究团队。“要想得虎子,就要入虎穴!”这是团队立项之初,印刻在每名队员脑子中的话!

  要想降服蚊虫,先得掌握蚊虫的特性。为了分时段调查蚊虫密度、研究蚊虫活动规律、分别取样分类,专家们每天要工作近18个小时。7月的北湾,天气炎热潮湿,为便于开展工作,治蚊人员不能穿制式防蚊服,只能靠多穿衣服来防蚊,时间一长,全身捂起痱子不说,身上仍然免不了被叮得大包小包。为了验证蚊虫的毒性以及新配防蚊药的药效,他们就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一次在做室外药性分析时,赵彤言见水面上蚊虫密集,就下到水中进行试验,试验结束时,赵彤言腿部被蚊虫叮咬得变了形,全身起了383个包,着实让她熬煎了好几天。

  听完防蚊设备介绍后,带队的唐明山政委提出同行的所有人员都穿上防蚊服,跟随官兵们去巡逻一线体验。7月的北湾完全就是蚊虫的世界,唐政委一路感慨:“看到蚊虫咬在战士们的身上,却痛在我们的心上!只有到了巡逻一线,才能深刻感受到我们这项研究的重要性、紧迫性,激发更加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回到北京后,我们要进一步加大力度研究更轻便、防护效果更好的系列装备,确保官兵们不再遭受蚊虫困扰,全身心投入到戍边固边工作中!”

赵彤言研究员在执勤地点为官兵讲解新型防蚊服使用注意事项

  防蚊系列装备是军事医学研究院“戍边”计划中的重点项目之一,也是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全体科研人员为基层部队服务、为战斗力服务的具体举措和实际行动。

责编:张力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