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快播

直升机营长那些“不吵不相识”的事儿

时间:2017-12-07  责编:樊家臻  来源:中国陆军网  作者:孙智英 何兵 李骐光

1602e86871a78583920863

  你认为直升机飞行员是什么样?该是酷酷地戴着墨镜,驾驶战机一飞冲天吧!这样未免“too young too simple”了,有位飞行员不仅直升机开得好,连“吵架”也很厉害,“不吵不相识”,他的“朋友圈”慢慢有了海军、空军,有了炮兵、步兵,有了士官、战士,那些和他吵过架的人也都成为他的好朋友!
  
  (一)
  
  “你们出动直升机编队给我们护航就行了,要在舰艇两侧护航,得配合海军护航编队变换队形的需要。”一个穿着一身“浪花白”的人用略带“命令”的口吻说道。
  
  “舰船的速度小一些,直升机的速度大一些,直升机与舰艇编队有速度差的问题,护航的话这点必须考虑进去。同时还要考虑护航阵位、队形变换等因素,肯定不能按照你的要求办。”一个穿着飞行服的飞行员“不妥协”地说道。
  
  “两位别吵了,吃饭时间到了,赶紧来吃吧!”一位战士喊道。“不吃,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哪有心情吃饭!”争论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
  
  这次争论发生在陆军和海军的一次联合演习中,争论的两个人,一个是陆军第80集团军某陆航旅直升机营长徐伟,一个是海军某部的参谋,这场争论在持续了五天四夜后终于达成一致意见,演习顺利完成。
  
  徐伟说,以前跨军种的协同机会少,所以演习的时候,作战思维总是局限在自己所在的军种身上,只要按照任务指示完成即可。这次不同,我们不仅要考虑本军种的战术战法,也要考虑对方军种的战法要求进行协同配合。这次联合演习,几天几夜的争论不仅让我明白了协同作战的重要性,也让我收获了一位“浪花白”朋友。
  
  正是因为有了这次“争吵的友谊”,在后来的训练和演习当中,两人相互请教沟通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1602e86873e78583921413

  
  (二)
  
  “演习刚开始,‘敌’防空火力很密集,你现在让我们的直升机往上冲,这不是白送‘死’吗?”
  
  “我们在地上需要空中掩护,你们不上谁上啊?”
  
  “你不在空中飞你不知道啊!掩护也是需要时机的,‘敌’防空配置情况、空中支援时机,打击的重要目标及性质都要考虑到,我们必须把这些关键点捋一捋。”
  
  去年一次跨区机动训练,徐伟与炮兵科负责火力协调的王晓东参谋商讨制定火力计划,演习环节中,需要徐伟所在的直升机营负责为步兵营提供空中掩护,两人在同一个战壕里趴了好几天,为空地协同过程中的部分战术细节争得面红耳赤。
  
  徐伟说,我们的分歧主要来源于缺乏兵种间的相互了解。在以往的诸兵种合成演练中,陆航飞行员和地面部队之间的接触很少,跨兵种的沟通交流也少,步兵指挥员对于航空兵的一些战法了解程度也不够。
  
  “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徐伟说,事实上是,通过直升机进行大范围的火力打击也是达不到炮兵的威力的。“从实战角度讲,直升机不可能全时留空,直升机要加油要装弹需要防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人争吵了几天仍然没有结果。
  
  最后他们从军校请来几位教授给出专业指导意见,两人这才停止了争论,达成一致意见后,双方圆满完成了火力打击任务。

1602e86875c78583922606

  
  (三)
  
  演习地域风沙很大,天气异常干燥,徐伟的嘴唇都起皱爆皮了,他舔一舔裂开的嘴唇,对一位四级军士长说:“你都跟着我一天了,别再跟着我了,你说的佯降的问题我不是不考虑,我不能冒着‘战损’的危险进行。”
  
  “你再考虑考虑,毕竟我们要真的达到效果就要佯降。”说话间,这位步兵班长拿出两瓶矿泉水递给徐伟。
  
  在阵地上转了几个圈,徐伟确实很渴,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矿泉水,他的手迟迟没有伸出去——关于空地协同的关键问题还未与对方达成一致意见。
  
  原来,合成营里的一个四级军士长带领他的合成班,想要通过佯攻抢占高地,需要徐伟的直升机编队通过佯降达到目的。双方就“佯降是要造声势还是要吸引火力”的问题一直有分歧。
  
  徐伟说,佯攻的问题好解决,佯降的话,在战场态势不明朗时,可能出现“战损”,而“战损”一架直升机就意味着战斗力值大降,必须把周边的防空情况摸清楚,既能保证达到佯攻的目的,又能保证直升机不会因为佯动而“战损”。
  
  合成班由于兵力不足,无法达到徐伟的要求,这位班长就一直跟着徐伟,两人在细致讨论中找了解决方案,直升机最后佯降到合成班可以抢占高地的有利方向,既保存了战斗力,又保证了佯降企图的实现。
  
  徐伟说,近几年,通过一次演习就会多认识十几个人,有空军有海军,在陆军范围内也认识了四五十个人,还认识了很多士官和战士,有很多人在演习任务结束后也一直保持联系。这无疑是合成训练带来的变化。
  
  以前,驾着直升机在天上作战,很少和地面部队联系,连交流机会都很少,身上自然不会有黄土和浮尘等东西,但是这几年协同训练多了,徐伟作为指挥员经常和地面部队的战友一起睡坑道,连合成营长都对他说,你现在成了典型的“泥瓦工”。徐伟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么说?合成营长说,你看我们穿着迷彩服,身上有土拍一下基本看不出来,你穿着飞行服不一样,身上像有一层雾一样,浮土都在,头发上都有土,看着和“泥瓦工”没两样!说完大家哈哈大笑。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开展实战化训练”、“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相信随着合成演练的不断深化,直升机营长徐伟还会认识更多的人,更多和他讨论战法的人,徐伟的“泥瓦工”扮相还得延续下去。
  
  责编:樊家臻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