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为兵服务

军事医学研究院调研录:丛林降“疫魔”

时间:2017-12-06  责编:张力洋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张振威

  提起东北牡丹江,人们脑海里的第一印象就是那部广为传唱的红色经典《智取威虎山》,想到夹皮沟、威虎山、梨树沟那一连串耳熟能详的地名。当年,为了剿灭座山雕等狡诈凶残的土匪们,杨子荣、少剑波为代表的解放军官兵,以“千难万险只等闲”的大智大勇,穿林海、跨雪原,浴血奋战,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上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传奇。

  70年后,为了应对当地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蜱媒传染病,来自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医学科研尖兵,以“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坚定意志,一次次勇敢地闯进了这片丛林深处,展开新蜱媒病的发现与溯源调研。今年5月中旬,笔者跟随着调研组一路前行,见证了他们在防疫一线智战蜱魔的经历。

  谈虎色变的“恶魔”

  讲到蜱媒病,可能在很多人心里,都会是一个较为陌生的概念。可是,在东北牡丹江地区,却是一个令人谈虎色变的“恶魔”。小小的蜱虫,是一种医学节肢动物,俗称“草爬子”,当地人还给它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外号“瘦牛叮”,意思是说再健壮的牛也扛不住蜱虫,都能被它叮瘦了。作为一种人兽共患病的传播元凶,可以携带病毒、细菌、螺旋体、立克次体、无形体、原虫等几乎所有类别的病原体,还可以通过自身经期、经卵传递储存病原体。比起蚊子等传播媒介,蜱虫具有更独特的医学意义。它有着更强的生存能力,它生活的环境几乎是无处不能,防不胜防,人在受到蜱虫叮咬后,很可能患上森林脑炎、新疆出血热、Q热、土拉热、莱姆病、斑点热以及新布尼亚病毒病等等多种严重的疾病。同时,新的蜱媒病不断被发现,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 我国大陆地区就确认了33种新发蜱传病原体,其中16种已报告可导致人类疾病,而在牡丹江林业医院的蜱叮咬患者中就发现了至少10种,足以证明这个地区的传染病防控之中蜱媒病防控是“重中之重”。

  50多年来,我国在蜱虫的溯源研究和蜱媒病防治上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人们对蜱虫的认识还不够系统完善,还不能全面掌握一些新发病原体的情况。蜱媒病非特异性的临床表现,很容易导致漏诊误诊,已经成为该类疾病诊断面临的主要挑战。不搞清楚蜱媒病的源头,那么有的放矢的防治就是一句空话,新发蜱媒病的发病势头一直得不到有效控制。

  在牡丹江林业中心医院,有一个专门的蜱媒疾病科,这在全国同类医院中是极具特色的,每年收治的蜱媒疾病患者高达千例,其中一半以上是从外地专门过来的外埠患者。而在这个医院的一楼,还有这样一块牌子格外引人注目——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蜱媒病监测哨点医院”。

  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副主任、蜱媒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江佳富博士告诉我们,在这个牌子的背后,代表着军事医学研究院“为民造福”优良传统的延续与传承,记录着军地密切合作、优势互补的不懈努力,更承载着军中防疫勇士奋战抗疫前线、攻克防疫难关的坚定信念。

  蜱媒病的“监测哨点”

  军事医学研究院注重蜱媒疾病研究由来已久。多年前,曹务春所长就开始加大这个方向重点研究的力度,相继取得了一批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科研成果。曹务春所长带领着新传染病发现与溯源研究团队,始终坚持在具有重要公共卫生意义和军事战略意义的新发突发传染病领域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研究,在各种新传染病的发现、传播、来源追踪、流行趋势预测等方面建树颇丰,硕果累累。研究团队在近5年内率先发现9种新发蜱媒传染病,其中5种在全世界首先发现并报道,3种为欧洲以外首次发现并报道。上述研究成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柳叶刀﹒传染病》、《内科年鉴》等顶级医学杂志杂志。

11.战胜恐惧闯入“魔窑”1

  2009年,江佳富博士在苏丹参加维和任务回国之后,受命接过了蜱媒病研究的“接力棒”,凭借着生物学专业硕士和流行病学专业博士的教育背景和知识积累,承担起这个蜱媒病研究的重要任务。

  2013年,研究团队选择了牡丹江林业中心医院作为蜱媒病哨点医院,创造性地建立了一种“地方买车、军方买油”的长效合作模式,由林业医院提供相关硬件设施,军事医学研究院负责原材料、耗材补充和技术指导,设置了一个常态化运行的蜱媒病病原体监测哨点。每年春夏季蜱虫活跃的高发期,医科院都要由导师带研究生进驻林业医院,零距离地进行为时两到三个月的蹲点驻守,还邀请高水平的国内、外知名专家到现场开展调研和指导。

  每年的蜱媒病发病季节,江佳富博士都要带队到达牡丹江。今年也不例外,到达哨点之后,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进医院、跑现场,对每一名来到林业中心医院的蜱叮咬患者进行血液检测,忙得不可开交。都说“隔行如隔山”,作为一个外行人,笔者虽然看不懂他们的业务技术,却能从他们忘我投入的精神状态中感受到医科院人特有的责任意识,在他们认真严谨的工作状态中体会到军中防疫人的科学态度,从他们争分夺秒的日程安排上领略到防疫一线的工作强度,无不让人感到由衷的震撼。

  统分结合的“目标管理”

  为了确保每次下现场调研取得实效,曹务春所长高度重视,多次召开会议专题讨论,对调研方案进行研究部署。按照通用的工作管理,既然是研究方案,无非就是把每一天到哪去,干什么事,都先规划清楚,到时候只要按此照办就行了。然而,让笔者感到意外的是,曹所长带领大家反复研究的方案,却不是一个事无巨细、面面俱到的日程安排,而是一个具有宏观思辨的工作思路。

  对于此次现场调研,曹所长着力把握的工作重心是总体的大方向、大定位,而不是具体的小进度、小内容。简单明了的一句“小小蜱虫,大有学问”,让全组人员认识到了调研的重大意义,而他提出此次调研的主体目标,又使大家进一步明确了此次的任务重点。在把控主体方向的基础上,把工作时间、地点、频率、方法等事项都赋予一线调研人员来临机决定,使他们更好地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这种统分结合、宏观调控,可能就是现代管理科学所推崇的“目标管理”吧!除此之外,曹所长确定的这个调研方案,还透着一种强烈的超前意识。既注重对已知蜱媒病原体的溯源追踪,更强调对新发病原体的趋势预判,把调研的基点从立足当前转变为着眼未来;把溯源的流程从现实病情的表象转变为传播媒介的特质,从而推动传染病防控眼光前置,探测前伸,关口前移。

13.开辟蜱媒溯源“新战场”

  战胜恐惧闯入“魔窟”

  调研的第三天,准备进入海林的林区展开蜱虫携带病原体的以及溯源分析。说实在的,来牡丹江之前,对于蜱虫致病的危害性我只是有所耳闻,到了牡丹江林业中心医院亲眼看到患者之后,心里多少有了几分不安与恐惧。尽管在出发前打过疫苗,还配发了蚊虫趋避剂,但真正进入这个蜱虫密布的“高危区”,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笔者与课题组的同事们,首先按照规定进行“五紧”着装。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要把身上衣服所有的缝隙都密封住,一寸皮肤都不能暴露,以免遭受蜱虫叮咬。而当走进林区之后我才知道,蜱虫可是比起蚊子苍蝇更难对付。它体积小、难分辨,贴在草棵树叶上,又不像其它蚊虫那样飞来飞去发出共鸣声音,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对人发起“突然袭击”。然而,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江博士和其他几位调研人员都显得十分镇定,他们从容不迫地钻草丛、进山林,一丝不苟地采集各类标本,哪里植被最茂盛、蜱虫最密集,就往哪里去。江博士告诉笔者,现在是蜱虫活动最猖獗的季节,也是蜱虫发育所需要寄生的大量野生动物最活跃的季节,也正是进行蜱媒流行病样本实地采集的黄金时段。要想最终制服蜱媒病这个“恶魔”,就必须抓住这个宝贵时机,最大限度地采集更多的蜱虫以及野生动物等样本,争取发现新的病原体,为全面准确地解析蜱虫及其病原体的特点与性质,预警未来可能传播给人类的传染病,创建更为丰富完整的资源储备。

  据了解,几年来他们的足迹遍布了牡丹江周边各个林场,初步掌握了蜱虫的分布特点与活动规律,并且把起初“全面撒网”式的7个调查林场,调整为“重点监测”的两个林场,让监测范围更集中,更具有代表性。

  开辟蜱媒溯源“新战场”

  这天早上,江副主任通知笔者,今天不去钻山林,而是要转农贸市场。看到笔者的疑惑,江副主任说出了其中的原委。近年来城市绿化、生态旅游广泛兴起,人们接触植被的渠道更为多样、暴露更加频繁。在某些特定地区,无形中增大了人被蜱虫叮咬并诱发蜱媒病的几率。而城乡交流的活跃,各种山野菜上市买卖,也有可能造成蜱虫进入人员密集的闹市区。这种新情况,要求我们对蜱媒病原体的防控,必须树立动态观念,既要坚守“老阵地”,又要开辟“新战场”,随时适应变化进行调整。别看只是在农贸市场上转一转,还真的就有了大收获。靠着特有的职业敏感,江博士一眼就从正在摊位出售的一把野菜中发现了一只蜱虫的踪影,从而证实了他的分析判断。在科学研究这个充满未知的领域中,要想做出成绩,就必须注重细微末节,不放弃任何蛛丝马迹,善于透过现象抓住事物的本质。过去笔者是从书本上不止一次地看到了这个道理,而今天江副主任这样一个举动,更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其中的深刻意涵。

14.“以研带教”培养人才团队

  “以研带教”培养人才团队

  “以学带教”是医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长期秉持的优良传统,把科研与教学紧密地融为一体,在完成重大课题中摔打队伍,在科研实践中培养人才精英团队。

  此次跟随现场调研组来到牡丹江林业医院,笔者亲眼看到正坚守在蜱媒病病原体监测哨点的两名研究生,零距离地参与到他们的实际工作之中,让笔者对“以学带教”的理念就有了一种不一样的认知。在这里,从早到晚络绎不绝的患者,高频率的检测量,以及每天下午一点就需要给出准确辅助诊断报告的严峻压力,让人处于一种应接不暇的紧张状态,没有重复机会,不允许有一丝差错的紧迫感,他们时刻承受着职业操守的强烈冲击,使得“以研带教”更接地气,落到了实处。原来实验室里那些试管仪器,现在衍化成了病患焦虑的眼神和对健康的渴盼。每一组数据,每一项指标,都具有了鲜活的意味。每一次意外的发现,都萌发出实实在在的成就感。

  从河北医科大学毕业的硕士生魏然深有体会的讲到,“在这里工作紧张忙碌,却是那么充实,富有激情。每天与患者面对面的交流,让自己感受到了从事这项工作的责任与荣誉感,读研经历能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实践锻炼机会,将会受益终生”。而另一名研究生王亚伟,则在实际工作中学到了许多在实验室里学不到的东西。从旁观者到动手实操,这种角色的转换,不仅让他感到巨大的心理压力,更获得了重塑提升的不竭动力。

  短短七天,笔者跟随现场调研组的牡丹江之行,所见所闻,感触良多。回眸这片深山密林,处处可见一种血性传承。当地的老百姓不会忘记,有这样一支队伍,当年土匪横行肆虐时,是他们奋勇杀敌为民除害。而今天蜱媒病危及群众健康时,又是他们深入一线力战疫魔。时间跨越了七十年,尽管他们的职业不同,战场不同,但却有着一样的身份——中国军人,有着相同的勇气——“越是艰险越向前”,有着共同的追求——“姓军为战,强军为民”。

责编:张力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