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照相机就是“枪杆子”:基层干事的小心事

时间:2017-12-04  责编:吴美儒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李昌锋

QQ截图20171204132831

资料图

  支队机关从都兰县的香日德镇搬到格尔木的时候,部队新的任务是守护青藏铁路的三岔河大桥、沱沱河大桥和昆仑山隧道。
  因为工作需要,陈鹏军从总队的新闻站调到所在支队的报道组任专职报道员。记得那天刚去支队报到,宣传股张股长就给了陈鹏军一个照相机,说总队的某个领导来检查工作,让他快去拍照。各级领导检查工作的活动是要在支队局域网发网稿的。
  陈鹏军拿着照相机的手有些哆嗦,在总队新闻站每天趴在桌上写新闻稿,照相、摄像自有专门的人干。如今,他连手中这台照相机的开关在哪里都不清楚,急得额头直冒冷汗。好在,那天总队领导摆摆手说不用拍照,让他走了,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部队任务的突击性很强。记得青藏铁路通车的前几天,支队开始运输装备进驻各个执勤点。陈鹏军跟着去拍照,照片要作为资料保存。报道组只有一台小型的智能数码相机,装的是干电池。有时候,电池的电量不够了,需要多买几节电池备用。
  那天出发的是车队,车不能随便停下,陈鹏军只能一路跟着车队上了长江源的沱沱河。车队从格尔木出发,途经玉珠峰、昆仑山口、楚玛尔河、五道梁、可可西里。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穿越戈壁昆仑,突破生命禁区,如一条钢铁巨龙般蜿蜒前行,行走在茫茫的草原中间,行走在长江源头大大小小曲曲折折的河流之上。铁路不时地与青藏公路交会,因而,汽车也一路地与火车赛跑,在雪山背景下一路向西疾驰。那种场面,壮观极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战友过来说:“班长!帮忙给我照张相!”陈鹏军爽快地说:“好!”心里却在犯嘀咕,后边再有活动,相机没电了可咋整?
  陈鹏军拿着这台小小的智能照相机采访写作,有时候,也要充当“摄影师”的角色。有一次,中央的某个首长要视察部队守卫的某个目标单位,支队政委想着首长万一要跟执勤官兵握手的话,让陈鹏军去抓拍个镜头。所以就随机借了一套便装让陈鹏军换上。借来的衣服也不太合体,裤腿有些长,陈鹏军直接朝上挽了一截。
  两辆面包车一到,“大埠子”来的大记者们,扛着他们的“长枪短炮”,一脚上去就把红地毯踩上了很多脚印。“正范儿”十足的大记者们,看见陈鹏军手里拿的小相机,眉眼间流露出鄙夷的神情。也许他们都在质疑:哪里来的“特务分子”,竟然能突过安保警卫,拿一个小小的智能相机做道具,与高层首长零距离接触。
  那一天,首长可能因为太忙,所以没有和执勤官兵握手,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还有一次,来这里检查工作的就有四位将军,而且有一位上将。最后照合影的时候,陈鹏军特别谨慎,一般是多照几张。手里的相机也不能连拍。所以,他只能多摁几下快门,摁下去一次,有储存的时间,第二次摁下去的时候,那些总部、总队的新闻干事们早都照完闪人了,陈鹏军还扎着马步在那专注地调焦距。好在,镜头里的上将一直面带微笑,坐得笔直,努力配合他的拍摄。在最后起身的时候,上将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送走首长,支队政治处主任开总结会时,批评陈鹏军:照相的姿势不够优美,时间还拖拉。
  陈鹏军平时因这台照相机所受的憋屈积累得太久,忽然就有些冲动,他说:“人家总队、总部的新闻干事手里拿的啥照相机,能比吗?我一个基层的新闻报道员,职位低、任务重,手里的家伙还不赢人,每次跟领导上青藏线检查工作,来回将近一千公里,我能跟领导说相机没电了,存储卡太小,我没照片?!”
  等陈鹏军发完牢骚,主任好像不认识他似的,瞅了好一阵,最后才说:“有困难可以提,但是不能有情绪嘛。”
  在部队多年,陈鹏军深知顶撞领导是要付出代价的。开完会,他回到宿舍就打好背包,等候命令,准备到基层连队去执勤上哨。.一连几天,没见啥动静。再过了几天,总队宣传处,给报道组配备了一台“单反”相机。
  “鸟枪换炮”之后,陈鹏军再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再去青藏线的执勤点采访,有战友说:“班长!能不能给我照张相,我想给我对象寄一张回去!”
  陈鹏军会选好背景,远处是连绵的雪山,近处是曲曲折折的沱沱河,定格在快门里战友的影像,一定要有军人坚定而刚毅的微笑!摁下快门的那一刻,陈鹏军忽然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

责编:吴美儒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