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曾上抗战前线 91岁老兵寻找当年老战友

时间:2015-12-18  责编:吴美儒  来源:盐城晚报标签:寻找战友

  今年91岁的新四军老战士仇建邦,电话联系盐城晚报记者,希望能够帮助他寻找当年战友羊克礼。他说,当年与羊克礼同在新四军独立团,自己在战斗班,羊克礼是卫生员,两人患难与共,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老人想在有生之年,见老战友一面。
  “我叫仇建邦,是阜宁县芦蒲镇安陈村人,今年91岁了。1943年,我在新四军的被服厂上班,第二年又到独立团。转眼过去70多年,跟我一起当兵的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我听说家住羊寨镇的战友羊克礼还活着,想通过盐城晚报记者帮我找到他。”几天前,盐城晚报记者接到这名老兵的电话。昨天,记者赶到阜宁县芦蒲镇安陈村。

QQ截图20151217164944.jpg


图为仇建邦老人在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


  18岁到被服厂做了工人
  在芦蒲镇安陈小学向东500米处,仇建邦老人的二儿子仇金虎的家就在这里。站在路口等记者的仇金虎说这几天父亲身体不好,刚在县城挂水回来。
  “我记得十几岁的时候,日本鬼子在东沙港设立了据点,在羊寨、芦蒲烧老百姓的房子,下乡扫荡稍不满意就杀人。当时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巴不得一下子长大能去杀鬼子。”听说盐城晚报记者来了,躺在床上的仇建邦老人穿衣下床来到堂屋。老人生养3个儿子,大儿子、三儿子都在外地工作,老伴十几年前离开人世后,一直在二儿子家过日子。老人谈起自己参军的往事,脸上顿时有些红晕,语音也大了起来。“1943年夏天,羊寨的左建功到我家动员我到新四军三师被服厂上班,他说到新四军被服厂上班是为了支援前线战士打仗,同样也等于杀敌。我被安排在羊寨东蔡村蔡忠太家的织布厂内当了一名织布工,时间不长因躲避日伪扫荡,小厂又迁到羊寨东沙港史国建家,负责人是东沙港李廷宝同志。”李廷宝后来在战斗中牺牲了,前几年身体健康的时候,老人在清明节都去烈士陵园给他扫墓。
  1943年秋,一名日本鬼子强奸羊寨镇东蔡村一妇女时被剪刀刺死。鬼子为了报复连烧了附近几个村子,织布厂连夜搬到羊寨小街上的严汉飞家。从那以后,织布厂由当时的县长蒋学友负责。

QQ截图20151217165018.jpg



 仇建邦老人年轻时的穿军装照。


  在独立团认识战友羊克礼
  “我做了3个月织布师傅,抗战形势发生变化,组织找我谈话,让我上前线杀敌,我早就盼望这一天到来,当晚我就随村干部仇立元、民兵陈永贵到县大队报到,由县大队送我到新四军三师独立团。”1944年春,独立团在羊寨镇的孙河大练兵,团长何文清安排仇建邦老人在二营四连。在讲述中。老人清楚地记得当时连长叫范德胜(山西人)。
  老人在羊寨孙河集训只有3天,就参加了界牌战斗。在独立团老人认识了来自羊寨镇的羊克礼,他在卫生队当卫生员。因为两人是老乡,所以相互关照,在部队结下深厚战友情。
  1945年和老战友分开
  “1945年秋,我的左腿关节处出现水肿,厉害的时候不能动弹。羊克礼知道情况后,把我扶到卫生队,不但给我端茶喂药,还给我打饭送到床头。我一直记得他给我倒茶时的背影,还有给我端饭来的笑脸。”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天左右,部队奉命开赴到东北。“当时,因为腿伤不能长途行军,部队开了一个证明让我回家养伤,我和羊克礼分别了。1946年春,我的腿伤好得差不多了,就到县武装大队报到,并留在大队长胡殿奎手下当兵。”后来,仇建邦老人参加了建湖上冈卢公祠战斗。1948年,也参加了淮海战役。
  1955年,仇建邦老人从农建四师工程队复员,被政府安排在盐城江淮农业机械厂工作。1962年党号召支援农村建设,老人主动打报告要求到老家农村去。“年轻的时候,家里负担比较重,也曾经想找找老战友,但从独立团分手以后,我不知道羊克礼去了哪里。为了养家,又腾不出时间去寻找他。1987年,淮安战友谷维奇来芦蒲看我,告诉我羊克礼已经从部队复员回到阜宁羊寨镇了。当年我去羊寨找过他,但因为地方不熟悉没有找到。一晃过了近30年,我今年已经是91岁的人了,我想看看老战友羊克礼。前一段时间,有人在报纸上看到有宣传他的事情,儿子回家告诉我说他还活着。我就打电话给你们报社的记者,请你们帮我找一下他,让我们有生之年见上一面。”仇建邦老人在采访结束时说。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