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微

微信服务

新浪微博

下载客户端

中国军视网APP

iOS版

中国军视网APP

安卓版

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人物正文

2022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

1/7
  • 龚德年肖像(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龚德年在摘葱,准备做午饭(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龚德年,1928年7月26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六合长芦山许村。侵华日军侵占南京时,父亲已去世,龚德年和母亲、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日本兵经常开着汽车,端着枪到长芦抢劫农民养的家禽等。有一次,因为给鸡蛋晚了,日本兵点了一把火,差点烧毁龚德年家的房子。迫于生计,小小年纪的龚德年挑碗到城里卖,一次经过侵华日军哨所的时候,被盘查要证件,因为年纪不够没有证件,被关了几个小时。新中国成立后,学业因战争中断的龚德年参加扫盲班,报考小学教师轮训班,成为一名小学老师。龚德年1952年成家,育有两儿两女。
  • 苏承祺肖像(4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苏承祺拿着父亲的照片讲述以前的经历(4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苏承祺,1937年7月14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北祖师庵一带,家中几十口人。“跑反”的时候,祖父留下来照顾家人,其余人逃到了八卦洲。后来返回家中的时候,发现两位家人被日本兵枪杀,尸体被扔在老虎灶的水缸里。苏承祺河海大学毕业,在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工作至退休,育有一子。
  • 郭林大肖像(4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郭林大在南京家中回忆往事(4月22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郭林大,1930年7月31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栖霞山附近的梅墓村。郭林大亲眼看到大爷爷及其家人、伙计被日本兵杀害,自己的腿部也被弹片刮伤。村庄被炸毁,郭林大随家人躲进栖霞山,后来到宜兴投亲。抗日战争结束后,郭林大回过老家一次。1964年,他再次回到南京,并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郭林大在宜兴成家,老伴已去世,育有三儿一女。
  • 张仕翔肖像(4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 张仕翔在家中和女儿张建玲聊天(4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张仕翔,1930年10月28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中山南路附近。日本兵攻破南京后,19岁的姐姐带着张仕翔“跑反”到下关,准备坐船外出避难,因为父母舍不得,又让亲戚将张仕翔送回家中。随后,张仕翔和父母躲进难民区,住了约一个月。从难民区出来,一家人躲到一个外出逃难的朋友家里生活。姐姐一路逃难,最后到达云南,一直在那里生活至退休。张仕翔1948年结婚,育有二儿三女。
  • 高恒发肖像(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 小儿子高镜明在给高恒发按摩(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高恒发,1926年12月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板桥路西村。当年高恒发家中住着共产党员,遭到土匪告密,父亲被日本兵抓走,虽被严刑拷打却不曾招供。父亲被拖回来时奄奄一息,不久就去世了。日本兵还放火烧了路西村,许多村民被烧死。
  • 龚德年肖像(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龚德年肖像(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龚德年在摘葱,准备做午饭(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龚德年,1928年7月26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六合长芦山许村。侵华日军侵占南京时,父亲已去世,龚德年和母亲、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日本兵经常开着汽车,端着枪到长芦抢劫农民养的家禽等。有一次,因为给鸡蛋晚了,日本兵点了一把火,差点烧毁龚德年家的房子。迫于生计,小小年纪的龚德年挑碗到城里卖,一次经过侵华日军哨所的时候,被盘查要证件,因为年纪不够没有证件,被关了几个小时。新中国成立后,学业因战争中断的龚德年参加扫盲班,报考小学教师轮训班,成为一名小学老师。龚德年1952年成家,育有两儿两女。

    龚德年在摘葱,准备做午饭(4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龚德年,1928年7月26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六合长芦山许村。侵华日军侵占南京时,父亲已去世,龚德年和母亲、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日本兵经常开着汽车,端着枪到长芦抢劫农民养的家禽等。有一次,因为给鸡蛋晚了,日本兵点了一把火,差点烧毁龚德年家的房子。迫于生计,小小年纪的龚德年挑碗到城里卖,一次经过侵华日军哨所的时候,被盘查要证件,因为年纪不够没有证件,被关了几个小时。新中国成立后,学业因战争中断的龚德年参加扫盲班,报考小学教师轮训班,成为一名小学老师。龚德年1952年成家,育有两儿两女。

  • 苏承祺肖像(4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苏承祺肖像(4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苏承祺拿着父亲的照片讲述以前的经历(4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苏承祺,1937年7月14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北祖师庵一带,家中几十口人。“跑反”的时候,祖父留下来照顾家人,其余人逃到了八卦洲。后来返回家中的时候,发现两位家人被日本兵枪杀,尸体被扔在老虎灶的水缸里。苏承祺河海大学毕业,在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工作至退休,育有一子。

    苏承祺拿着父亲的照片讲述以前的经历(4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苏承祺,1937年7月14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北祖师庵一带,家中几十口人。“跑反”的时候,祖父留下来照顾家人,其余人逃到了八卦洲。后来返回家中的时候,发现两位家人被日本兵枪杀,尸体被扔在老虎灶的水缸里。苏承祺河海大学毕业,在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工作至退休,育有一子。

  • 郭林大肖像(4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郭林大肖像(4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 郭林大在南京家中回忆往事(4月22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郭林大,1930年7月31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栖霞山附近的梅墓村。郭林大亲眼看到大爷爷及其家人、伙计被日本兵杀害,自己的腿部也被弹片刮伤。村庄被炸毁,郭林大随家人躲进栖霞山,后来到宜兴投亲。抗日战争结束后,郭林大回过老家一次。1964年,他再次回到南京,并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郭林大在宜兴成家,老伴已去世,育有三儿一女。

    郭林大在南京家中回忆往事(4月22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郭林大,1930年7月31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栖霞山附近的梅墓村。郭林大亲眼看到大爷爷及其家人、伙计被日本兵杀害,自己的腿部也被弹片刮伤。村庄被炸毁,郭林大随家人躲进栖霞山,后来到宜兴投亲。抗日战争结束后,郭林大回过老家一次。1964年,他再次回到南京,并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郭林大在宜兴成家,老伴已去世,育有三儿一女。

  • 张仕翔肖像(4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张仕翔肖像(4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 张仕翔在家中和女儿张建玲聊天(4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张仕翔,1930年10月28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中山南路附近。日本兵攻破南京后,19岁的姐姐带着张仕翔“跑反”到下关,准备坐船外出避难,因为父母舍不得,又让亲戚将张仕翔送回家中。随后,张仕翔和父母躲进难民区,住了约一个月。从难民区出来,一家人躲到一个外出逃难的朋友家里生活。姐姐一路逃难,最后到达云南,一直在那里生活至退休。张仕翔1948年结婚,育有二儿三女。

    张仕翔在家中和女儿张建玲聊天(4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张仕翔,1930年10月28日出生,当时家住南京中山南路附近。日本兵攻破南京后,19岁的姐姐带着张仕翔“跑反”到下关,准备坐船外出避难,因为父母舍不得,又让亲戚将张仕翔送回家中。随后,张仕翔和父母躲进难民区,住了约一个月。从难民区出来,一家人躲到一个外出逃难的朋友家里生活。姐姐一路逃难,最后到达云南,一直在那里生活至退休。张仕翔1948年结婚,育有二儿三女。

  • 高恒发肖像(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高恒发肖像(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 小儿子高镜明在给高恒发按摩(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高恒发,1926年12月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板桥路西村。当年高恒发家中住着共产党员,遭到土匪告密,父亲被日本兵抓走,虽被严刑拷打却不曾招供。父亲被拖回来时奄奄一息,不久就去世了。日本兵还放火烧了路西村,许多村民被烧死。

    小儿子高镜明在给高恒发按摩(5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季春鹏 摄 /高恒发,1926年12月出生,当时家住南京板桥路西村。当年高恒发家中住着共产党员,遭到土匪告密,父亲被日本兵抓走,虽被严刑拷打却不曾招供。父亲被拖回来时奄奄一息,不久就去世了。日本兵还放火烧了路西村,许多村民被烧死。

图集信息:

原图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新华社

常乾

韩瑜庆

南京大屠杀 影像册

  2022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5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截止到记者发稿时,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54人。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100多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每月榜单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