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大漠无人区搜索武器残骸 没有路标 只有目标 2018-12-28
原图评论()
|
标签:
责编:林铁成  作者:余红春 王俊勇 李燕京 来源:中国空军网
    “发现靶机残骸。”12月初,巴丹吉林沙漠,测量搜索队博士队长常宜峰用对讲机兴奋地向指挥部报告。当日,某靶场发射的某型导弹,在戈壁滩上空准确击落靶机,空军某试训基地指控站测量搜索队的官兵们要找到残骸,带回相关数据。  初冬的戈壁寒风凛冽,碎沙在地上卷起阵阵细浪。为了有充分准备时间,搜索队的官兵们吃过早饭就驾车穿梭过蜿蜒曲折的搓板路,缓缓驶进一望无际、满地碎石、长满骆驼刺的戈壁滩。  根据理论航迹,官兵找到两处观测点,架起高炮指挥镜,随时观察导弹与靶机的遭遇点。指挥部“导弹发射”的口令下达数分钟后,湛蓝的天空划出一条白色弧线,击落的靶机落在远处沙漠中冒起一团浓烟,残骸搜索随即展开。  随着现代防空武器不断升级,高度射程不断增大,处于试验阶段的武器性能不稳定、有偏差实属正常,搜索难度也不断加大。为了能圆满完成任务,搜索兵们往往会把观测点往前推。被誉为“搜索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经历的一次导弹定型任务,由于靶机偏航,导弹与靶机交汇点与理论遭遇点偏差大约2公里,那刚好是他们建立观测点的位置。“那次太危险了!弹片就落在我们身边几十米外的沙地上。”“只听到弹片划过空气’唰唰唰’的声音,沙面上落得都是弹体残骸。”  沼泽陷车、迷失方向、严寒酷暑……在无人区搜索武器残骸,每天都要面临无数未知的风险和挑战,大漠搜索兵们用100%的回收率先后搜索数千余件武器和靶标残骸。有时候为了一小块残骸,他们要来回穿越无人区数次。  傍晚,伴着最后一抹夕阳潜入大漠,队长常宜峰和战友们带着残骸乘坐八轮全地形车,绕过高高的沙梁子返回搜索营地。对于搜索兵来说,没有路标,只有目标,下一个任务已在等待他们去完成。责编:林铁成

图片预览

  • 12月初,巴丹吉林沙漠,测量搜索队博士队长常宜峰用对讲机兴奋地向指挥部报告。当日,某靶场发射的某型导弹,在戈壁滩上空准确击落靶机,空军某试训基地指控站测量搜索队的官兵们要找到残骸,带回相关数据。图为一枚导弹准确击中靶机。

    12月初,巴丹吉林沙漠,测量搜索队博士队长常宜峰用对讲机兴奋地向指挥部报告。当日,某靶场发射的某型导弹,在戈壁滩上空准确击落靶机,空军某试训基地指控站测量搜索队的官兵们要找到残骸,带回相关数据。图为一枚导弹准确击中靶机。

  • 靶机残骸坠入无人区。

    靶机残骸坠入无人区。

  • 被官兵们赞誉为“搜索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等待导弹发射。

    被官兵们赞誉为“搜索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等待导弹发射。

  • 执行任务前,博士队长常宜峰(中)组织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搜索任务。

    执行任务前,博士队长常宜峰(中)组织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搜索任务。

  • 执行任务前,官兵们检查搜索装备。

    执行任务前,官兵们检查搜索装备。

  • 被官兵们赞誉为“搜索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通过高炮指挥镜观察目标。

    被官兵们赞誉为“搜索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通过高炮指挥镜观察目标。

  • 被官兵们赞誉为“找弹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左)正在观测导弹航线。

    被官兵们赞誉为“找弹专家”的二级军士长赵国军(左)正在观测导弹航线。

  • 博士队长常宜峰(中)正用自己研发的程序计算靶机坠落地点。

    博士队长常宜峰(中)正用自己研发的程序计算靶机坠落地点。

  • 官兵将部分靶机残骸分解装车带回。

    官兵将部分靶机残骸分解装车带回。

  • 官兵们给八轮全地形车轮胎放气,大车无法进入的区域,搜索兵要驾驶它去搜索。

    官兵们给八轮全地形车轮胎放气,大车无法进入的区域,搜索兵要驾驶它去搜索。

  • 官兵们在戈壁滩上就着风沙吃着自带的午餐。

    官兵们在戈壁滩上就着风沙吃着自带的午餐。

  • 官兵们在离目标区域最近的路边客栈休息。

    官兵们在离目标区域最近的路边客栈休息。

  • 搜索队向着靶机坠落方向驶去。

    搜索队向着靶机坠落方向驶去。

  • 为了能圆满完成搜索任务,搜索兵们总会尽量把观测点往前推。

    为了能圆满完成搜索任务,搜索兵们总会尽量把观测点往前推。

  • 无人区内,官兵发现了靶机残骸。

    无人区内,官兵发现了靶机残骸。

  • 搜索队的官兵们在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寻找目标。

    搜索队的官兵们在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寻找目标。

大家都在看

他们在大漠无人区搜索武器残骸 没有路标 只有目标

评论

再看一次 进入图片中心
下载手机客户端

推荐图集

更多 >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