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福州支队新兵在雨雾中野营拉练 2017-12-17
原图评论()
|
标签:
责编:陈业奇  作者: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来源:中国军视网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图片预览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12月16日清晨,笼罩在细雨浓雾中的福州,寒风凛冽,冷空气的侵袭让平日的闹市变得沉寂。此时的武警福州支队新兵营却是另一番景象,震天的呼号声中,数百名新兵背着行囊,在雨中疾行,向某山林深处挺进。下雨天变得泥泞的山间小路,因为无数新鲜的脚印显得不再孤寂。崇山峻岭中,整齐的步伐、响亮的呼号、火红的肩章让冬日山林变得生机盎然。途中,部队穿插进行了应急避险、10公里急行军、队型变换等训练,至下午17时30分,经过60公里的徒步行军,全体参训官兵顺利驻训点,无一人受伤掉队。(黄永峰  姜培顺 饶路通)

大家都在看

武警福州支队新兵在雨雾中野营拉练

评论

再看一次 进入图片中心
下载手机客户端

推荐图集

更多 >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