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我们依然是最富有的人

时间:2019-07-11  责编:温漫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田 霞标签:马旭 富有

13

  人的一生是有限的,而为祖国贡献是无限的。——马 旭

  7月4日下午,刚刚从黑龙江省木兰县回到武汉家中,马旭夫妇就收到了一叠来自家乡孩子的信。有的勾画一身戎装的女空降兵英姿、有的想象着在即将建成的“马旭文博艺术中心”中学习的快乐,无不表达着对马旭捐资千万奉献家乡的崇敬。一遍遍看着这些稚嫩的笔迹,马旭夫妇笑容舒畅:“虽然捐出千万、捐光财产,但我们依然是最富有的人!”
  千万元钱款从哪里来?一对离退休老干部,有着怎样的生活?
  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一处低矮简陋的房屋里,笔者见到了马旭夫妇。不足10平方米的空间内摆放着一些老旧家具:旧的不能再旧的沙发,一张不是很稳当的小饭桌,一台锈迹斑斑的柜式冰箱,废弃编织袋改装而成的座椅垫……南屋的门前堆放着土豆,这是老两口每天的早餐。小院还专门辟出了一块菜地。马旭说,自己种菜,既能节省菜钱,也能锻炼身体,一举两得。
  “别人认为很艰苦,我们觉得很富足。”马旭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平静淡然。
  1947年,不满14岁的马旭参军到部队。“是党和军队培养了我,有朝一日我一定为家乡建设出一把力。”怀揣着这样的心愿,马旭从入伍后的第一笔津贴攒起,向着自己的心愿努力。结婚后,她与同是军人的丈夫约定,把家庭开支减到最低限度,把节省下来的钱存起来。
  一诺千金,穿越半个多世纪。
  衣柜里,马旭最喜欢的衣服有两件。一件是红黄相间的小棉袄。20多年前,她的一位老战友委托在外出差的女儿来看望她,当女孩目睹她过得如此清贫,流下了眼泪,临走前特意赶到市区买了这件棉袄送给马旭。
  另一件是上世纪80年代的冬季伞兵作训服。那是她曾作为一名女跳伞队队员云霄踏浪的骄傲。
  马旭家里最值钱的是南屋的两个朱红色旧书柜,上面的每一本学习资料都用牛皮纸包着,书脊处用黑色水彩笔标注着书名。这些年来,她和丈夫在报刊上发表了数十篇学术论文。
  从青春到暮年,她从未停止学习和科研攻关。她把研究发明获得的每一笔报酬连同工资一起存进银行。“银行里多了一笔钱,离梦想就近了一步。”
  2018年秋,一笔300万元的捐款从湖北的木兰山寄往遥远的黑龙江省木兰县。
  2019年初春,又一笔到期的700万元存款寄往木兰县。
  何为清贫?何为富有?生活降至最简朴,却把千万元存款捐献。这是点滴积蓄汇成的大爱之河,这是一名共产党员坚守半个多世纪的家国情怀。
  “和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相比,我们能活着就是无比的幸福。人的一生是有限的,而为祖国贡献是无限的。只要活着,我就继续为家乡攒钱。”马旭说。


责编:温漫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