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飞越唐古拉的情书

时间:2019-07-08  责编:孔令娟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朱伊丹 王进 何勇民标签:军人家庭

一个是雪域高原的“雄鹰”,寸心惟报国;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归燕”,只身撑起家——
  飞越唐古拉的情书

她在江南水乡,他在唐古拉山。
  8年时光,数千封情书,他们选择了一种跨越千山万水、排除千难万阻的爱情。
  从南国走来的她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扎根雪域的他守望着唐古拉山巅的忠诚。
  亘古的荒原上,爱如同高天的流云,招展着圣洁静美、诉说着温暖忠贞。
  ——编者  

res01_attpic_brief

军恋是右手敬礼、左手牵你的满足,也是你需要我、而我刚好不在的心酸。但军恋最好的样子,是我守护着祖国、也守护着你。邱宏涛与丁赟恋爱8年,结婚14年。如今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图为邱宏涛的全家福。
  有一种爱情,长过长江,高过高原;
  有一种等待,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有一种付出,默默无闻,甘之如饴。
  冰冷的雪山生长炽热的爱。
  西藏军区青藏兵站部某大队驻守在风雪青藏线上,其中海拔最高的一个泵站就在唐古拉山。
  驻守唐古拉山的二级军士长邱宏涛和浙江湖州的女大学生丁赟相识、相知并结为夫妻,携手写下了一个真实而美好温馨的现代童话故事。
  为了支持丈夫邱宏涛坚守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丁赟放弃城市白领的优厚待遇,只身来到大山深处照顾年迈的公婆,当起了“山里媳妇”。
  8年,他们鸿雁传情,用数千封信静静守护他们跨越时空的爱情。
  相识,如雪山般静美
  邱宏涛和丁赟,相识于1998年。
  那时的邱宏涛,是驻守唐古拉山口青藏兵站部某大队的一名新兵,而丁赟则是一名在读的高中生。那年,邱宏涛所在的部队与丁赟就读的中学,携手组织了一次“军地书信联谊”活动。刚入伍来到唐古拉山的邱宏涛,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了一封情感真挚的信。
  只是,邱宏涛并不知道这封信会被谁开启,他也不知道那个读信的人能否读懂一颗远方的心。
  当18岁的丁赟收到邱宏涛的第一封信时,她没想到,这是一封来自海拔5000米唐古拉山的信。她更没有想到,这封信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在邱宏涛的来信中,丁赟读到了一种与身边同龄人不同的成熟和细腻,两人很快成为“笔友”,开始在书信中谈工作和学习,谈理想和生活,互相关心鼓励。
  那个年代,从西藏唐古拉山到浙江湖州,一封信至少要15天才能送抵,两人坚持通信长达8年,一共写了数千封信,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以前总觉得,我们这辈子都不会见面。但时间久了,我发现我们的心挨得越来越近了,我的生活和高原军人紧紧连在了一起……”丁赟回忆道,那时候,她的全部课余时间都是在等信、读信、回信里度过的。
  8年,横跨了丁赟的高中、大学时光,而邱宏涛一直守在唐古拉山。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了唐古拉山,了解了军人的职责和使命,也第一次收获了爱情的甜蜜。
  有一年,一部《触不到的恋人》的影片在大学校园里风靡,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通过书信维系情感的爱情故事。丁赟在信中讲起这部电影的感人情节,一口气读完信的邱宏涛,在休假下山后也第一时间观看了影片……
  一部电影、一个同样用书信沟通的唯美爱情故事,令远隔数千里的他们深深感动着,两颗相爱的心,就这样越走越近……
  是爱,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2004年,丁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依旧坚守在唐古拉山的邱宏涛,将深藏心底多年的感情向丁赟吐露。对丁赟来说,这一刻,她等得太久了。
  就这样,邱宏涛和丁赟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又过了两年,为了方便联系,两人各自买了一部手机。但高海拔的唐古拉山,手机经常没信号,邱宏涛想给丁赟打个电话,必须要在中队组织管线巡逻时,爬上十几公里外的一处高坡。
  再苦再难,爱也能穿云破雾,跨越险阻。2006年,邱宏涛和丁赟结婚了。
  新婚不久的丁赟,第一次跟随丈夫邱宏涛来到唐古拉山,亲身感受了海拔5000米高原的缺氧和严寒、体验了唐古拉山口的大风……
  作为一名军嫂,在丈夫所在的唐古拉泵站,丁赟看到了战士们洗漱时流淌的鼻血、洗头时盆里脱落的头发,还有黑红的脸庞、乌紫的嘴唇……环境的侵蚀让他们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
  这一切,都让丁赟无比心疼邱宏涛,也心疼守在唐古拉山的兵。那段日子,战友们对远道而来的丁赟非常照顾,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绿植放在她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瘪了的小西红柿塞在她手里。
  丁赟明白,也许唐古拉山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5000米的高原也是芳香醉人的地方。临别之际,丁赟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山缺氧但不缺少爱。因为,守在这里的人值得被爱。”
  唐古拉山的风再冷,邱宏涛的心也是热的。他知道,此生丁赟的爱将与己相随。
  2011年,邱宏涛家中突如其来的变故,给这个原本天各一方的家庭笼罩了一层阴影。邱宏涛的弟弟因病突然离世,他的父母不堪丧子之痛,双双病倒在床。
  作为儿媳,丁赟觉得,她有责任撑起这个家,让公婆安度晚年,也让丈夫安心守防。于是,她辞掉了浙江某国企的稳定工作,踏上了西去的火车。
  家人强烈反对,同事朋友说她傻了疯了,都没有让她动摇。其实,她也曾问自己:“图什么?”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山的责任感打动了她……丁赟知道,这是她内心的决定。
  秦岭深处,丁赟磕磕绊绊地当起了“山里媳妇”——上山割草打柴,手上经常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生火做饭,面对从未用过的柴火灶,她被烟熏得眼泪直流;没下过地,她从翻地、播种开始学……
  为了一句无声的承诺,丁赟吞下生活的苦,可她从没有觉得苦。一路走来,是爱让两人携手跨过难关。不管未来有多少艰难,她相信,爱都能给生命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清苦中的相守,值得感怀
  高原军人不易,作为高原军人的妻子,照顾好老人、抚养好孩子,是丁赟对坚守高原丈夫的最大支持。
  当丁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一个偶然机会,丁赟发现,自己身上一颗黑痣逐渐长大,轻触还有疼痛感。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必须及时进行手术切除。
  这一次,坚强的丁赟吓坏了。她连续多日辗转难眠,怕邱宏涛分心,也怕公婆担心。
  最终,丁赟借口回娘家探望,瞒着邱宏涛独自一人做了手术。手术台上,在注射完麻药即将失去知觉的一刻,丁赟脑中不停地闪烁着一帧帧画面——年幼的儿子、远在唐古拉山的丈夫、家中孤苦无依的公婆……
  手术做完后,丁赟继续瞒着全家人,独自一人去医院检查、输液、开药。
  焦急的等待,忐忑的内心,让丁赟一连数天不敢联系邱宏涛。直到病理化验报告显示为“良性”,丁赟才平静地拿起电话打给丈夫。
  电话中,她的话语轻描淡写:“我生病了,动了一个小手术……今天已经出院了,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
  邱宏涛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他愧疚地说了一句:“丁赟,苦了你了!”
  挂断电话的一瞬间,丁赟的泪水夺眶而出,内心积压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那天,她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哭了好久好久……
  生活的风雨,每一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一次次到唐古拉山探亲,丁赟熟悉这里的一切。这座山,对他们夫妻二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每上唐古拉山,闲暇之时,她就会看看高原的风光。
  丁赟觉得,生活有时候就像唐古拉山的天气一样,既有云淡风轻,也有雨雪冰霜。但风雪之后的彩虹,永远都是清澈亮丽的。
  携手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丁赟和邱宏涛对这一点有着更为真切的体会。正如丁赟说的那样:“每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如今,他们的大儿子9岁了。懂事的小家伙早就知道,他的爸爸在遥远的唐古拉山上,是光荣的高原军人。
  邱宏涛不在的日子,丁赟时常教育儿子,要像父亲一样踏实工作、诚实做人。邱宏涛回家探亲的日子,他也会把自己坚守高原的故事分享给儿子,期望儿子像高原军人一样坚强勇敢。
  今年,二级军士长邱宏涛迎来了在唐古拉坚守的第21个年头。不久前,丁赟又走了一趟邱宏涛在信中无数次描述过的青藏线。遥望那座见证他们爱情的唐古拉山,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奔涌……
  那天,丁赟拨通了电话,问邱宏涛:“守在唐古拉山21年,值得吗?如果有一天离开唐古拉山,舍得吗?”
  邱宏涛说,我是一名高原军人,坚守高原是我的职责,每一个坚守的日子都是明天的回忆……他还说,我的坚守中,有你的付出。
  听着丈夫的诉说,这些年的辛酸一起涌上心头,变成骄傲而幸福的泪水。丁赟和邱宏涛约定:以后孩子长大了,也要让他来唐古拉山看看。
  军人有军人的苦,他们把忠诚担当镌刻在高原哨位,把使命排在生命首位……他们因此令人尊敬。
  军嫂有军嫂的难,她们把支持理解融进了辛苦的劳作,把孝顺的美德奉送到公婆面前,把为父为母的责任一肩挑起……她们同样令人敬佩。
  邱宏涛和丁赟,一个是雪域高原的“雄鹰”,寸心惟报国;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归燕”,只身撑起家。
  鸿雁传情,这对高原夫妻用点滴真情搭建了属于自己幸福的鹊桥,用彼此坚守传递爱和温暖。
  邱洪涛和丁赟的爱情故事,还在千千万万高原军人家庭中上演着……今天,我们品读高原军人爱情故事,也读懂了爱的本质。
  

责编:孔令娟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