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让子弹长上眼睛

时间:2019-05-07  责编:倪琛童  来源:人民武警报  作者:肖大明 王世卓标签:子弹,眼睛,狙击手,吴昊

  【人物小传】吴昊,2011年12月入伍,2014年8月入党,现为辽宁总队朝阳支队机动中队狙击手。先后参加武警部队特战分队比武竞赛、"魔鬼周"极限训练,荣立三等功2次,2016年被总队评为"五大能手",2018年被总队评为优秀士官。

  辽西某山谷中的狙击课目靶场,气氛紧张得几乎令人窒息,现场只听见细雨落地的"沙沙"声。"砰!"一声枪响打破寂静,只见150米外的钢板人形靶应声落地。完成射击的选手用手蹭了一下迷彩服,擦去手心里的汗水,跃进后扶起靶位,然后快速返回射击位置。"砰!"这次射击由立姿转为跪姿,钢板人形靶又一次应声落地。

  "这是谁?打得这么准!"由于天气条件不佳,前3名选手均出现脱靶,看到这名选手的突出发挥,一位领导不禁问道。"是我们中队的吴昊!"朝阳支队机动中队的特战队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这是今年辽宁总队特勤干部骨干比武竞赛中的一幕,对于朝阳支队机动中队狙击手吴昊而言,让子弹准确地飞向目标,是他的不懈追求,而一矢中的功力源自他千百次的刻苦训练。

  "比武是竞技与血性的比拼,对于狙击手来说,二者有机结合就如同给子弹安上了眼睛。"吴昊说。在实践中,他敢当刀尖、敢打头阵,靠的就是加钢淬炼出的过硬本领和血性胆气。

  练习手枪限时快速射击时,右手拇指卡在套筒里,蹭掉了肉皮,满手鲜血,他缠上绷带继续练;细针穿大米时,他的食指和拇指被针扎得满是血点;枪口叠弹壳练习稳定性,他从10分钟延长到一个小时……吴昊训练中的故事,在支队广为流传。

  吴昊不仅会苦练,也能自己摸索招法。他用打火机练习手指预压能力和强弱程度,用皮筋练手指回拉能力,5分钟内从一盆大米里分拣出一碗绿豆并说出个数,以此练习耐心。100米坐姿、跪姿射击晃动较大,为了提高精准度,他把距离延长到120米又到150米……靶标小、距离远、干扰大、时限短,吴昊一次次向自己的极限发起冲锋。"都说好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但狙击手要珍惜每颗子弹的分量,把功夫下在平时。"他和战友分享心得时说。

  "狙击手要精度,也要速度,要练就练到极致。"每一次实弹射击,吴昊都要认真填写风向、天气、温度、日偏角等要素,同时记录握枪姿势、瞄准景况、呼吸状态和击发力度,这好比为每一颗子弹都建立了射击档案。这些记录,是他成为一名优秀狙击手的有力见证。

  去年总队举办狙击搜排爆干部骨干集训,几轮考核下来,朝阳支队的综合成绩暂列第七。最后一项是分值比重最高的俯角射击,参赛队员需要先全副武装冲刺两公里,然后用两发子弹射击100米外的目标。目标只有3厘米长、食指宽,是一个由眉心、眼睛、嘴部构成的晃动T形头像靶。

  吴昊主动请缨出战。他全副武装奔袭两公里后,汗水模糊了双眼。他擦了擦汗水,眼睛通过准星缺口稳稳瞄向远方不断晃动的靶子。"砰!砰!"连续两枪,枪枪命中眉心。由于他的突出表现,支队综合成绩跃升到了第一。

  步手枪战斗转换射击、多种姿势射击、限时快速射击、抢占阵地射击、反劫持综合演练射击、极限挑战射击、长短枪快速精度射击、晃动目标人体部位靶射击……近年来,总队历次比武考核现场都闪现着吴昊的身影。一枚枚亮闪闪的奖牌背后,是吴昊和战友们在训练中的辛勤付出。

  总队狙击手考核射击几何图形靶,目标是120米外的一张A4纸,上面画了20个几何图形。裁判员从中圈出6个,两人为一组,每人3发子弹,从看靶到上靶,必须在一分钟内完成。如果枪声不一致,则判定为不及格。听到"开始射击"口令后,吴昊与队友同时行动,一分钟内完成从装子弹到中靶的全部过程。"一根手指难发力,攥指成拳才能形成合力。"吴昊感慨道。

  无独有偶,"魔鬼周"教练员比武极限挑战射击课目,是战斗小组成员全副武装轮流进行射击。从指挥员下达口令开始计时,吴昊背负狙击步枪先进行两公里武装越野,返回后对150米外的3个啤酒瓶进行射击,打碎目标后关保险,进行接力后由下一名队员继续射击。由于平时训练水平较高,要求两个小时内完成的课目,吴昊和队友只用了58分钟就完成了,成绩又是总评第一。

  "长短枪结合限时快速射击,要求在2至4秒内按一二五顺序射击,一发练速度,两发练速度与精度相结合,五发练贴近实战射击……"吴昊讲做结合,学员们全神贯注。今年年初,支队组织新大纲成果转化集训,吴昊担负了射击课目编修试训任务。由队员变成教员,吴昊深感责任重大。他对照新大纲反复琢磨,总结自己多年来的经验,努力把动作要领准确教授给学员们。这一练就是40多天,眼圈黑了、体重轻了、小伤不计其数,他却通过严格的教学组训带出一批新大纲训练的明白人和排头兵。面对这个成绩,吴昊开心地笑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