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生为合抱树 长情才长青

时间:2019-05-05  责编:刘若男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冯斌标签:军恋 付出 等待 合抱树

res04_attpic_brief

  “妈妈,这两棵树怎么抱在一起?”

  “这叫合抱树!这样才长得稳固啊!”

  哦,儿时的我用力点点头。家中院子里有两棵树,经年累月,树枝渐渐交叉,“相互拥抱”,俨然生长成合抱树。每每有人来家里逛,啧啧称奇间,又不忘打趣妈妈,“合抱树,代表你和娃他爸感情好哩!”妈妈总是面色绯红,低头间,总会想起远在军营的爸爸。

  这树啊,何尝不是相思树!

  妈妈常喃喃自语,“叶子落光时,你爸爸就休假回来了。”可到叶落枝秃、寒鸦可栖时,爸爸却未有归期。

  忙着任务的他,就像树一样坚守着脚下的土地。我和妈妈啊,都知道。

  后来,记得爸爸从军营归来那天,合抱树招展的树枝,像是欢迎,也像是致敬。夏夜里,爸爸讲着引人入胜的军史故事,“军迷”妈妈在旁边偶尔补充着。

  爸爸那橄榄绿的军大衣就像绿油油的树冠,能遮风挡雨。他常在树下为我做木制的“八一杠”,为我串起子弹壳。原来,温馨的片羽时光离不开合抱树,想起时,温暖就漫上心头。

  不久后,爸爸又踏上回军营的路。妈妈领着我在合抱树下送别了爸爸那抹渐渐远去的身影。我扯着妈妈袖角问,爸爸会想家吗?

  妈妈不语,望着合抱树的目光,却平添几分温存。树下,有爸妈一起浇水的浪漫时光。即使我们一家三口走在冷雨中,妈妈为我撑起伞,爸爸也会脱下迷彩雨衣为我披上。爸妈啊,生怕雨点淋上我身。雨中他们那一高一矮的身形,就像一大一小的树冠,为我撑起一片天,给我最温情的庇佑。

  记得在过十二周岁生日时,客人打趣问我,“你见过爸妈在家里抱过吗?”我急中生智,指着院子里的树,“见过,这不就是嘛!爸妈在我心中,就像这抱在一块的树!”这话一出,把穿着军装的父亲笑得前仰后合!是啊,父亲挺直的军姿,就像大树一般。妈妈纤细的身材,就像紧靠着大树的另一棵树。他们互相扶持,又相依相伴。

  “我愿化作冰原上的冰粒,融化之后,千里跋涉去滋润那棵树;也想化作天上的星星,在树儿寂寥时,用微光映得树冠永远明亮。”

  一行行清亮的文字,化成了小诗《合抱的树》,发表在妈妈的心里。军恋的动人,在于半数在陪伴,半数在等待。爸妈虽然聚少离多,他们的心却依偎着,如彼此血脉相连的合抱树。

  生为合抱树,长情才长青。

实习编辑:刘若男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