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服务

军姐夫到部队过年是种怎样的体验?

时间:2019-02-17  责编:韩军强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邢东

1-wps图片

资料图

  赵指导员可是单位里的“一块宝”:官兵中只有她一名女干部,还是连队的主官,说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一点也不为过。她的丈夫李胜和她是同学,两人结婚一年多了,可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今年过年,李胜专门请了几天假,赶到部队来探亲,和赵指导员一起在军营过年。
  李胜不知道营区怎么走,出了车站,也没看到有人举着牌子来接他,正准备打电话询问时,就听见一名穿着军装的战士喊:“请问你是姐夫李胜吗?”
  “我是李胜,但是好像不是你的姐夫吧?咱俩也不认识。”
  “你是李胜就行了。我是赵指导员的同事,负责来接你。”
  李胜这才放下心来,“你为什么叫我姐夫?”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部队里把男同志的家属叫嫂子,女同志的家属都叫姐夫。”
  原来如此,看来自己年纪不大,“辈分”还挺高。可看到来接站的战士似乎年纪比自己还大,让人家“姐夫、姐夫”的叫,李胜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他对战士说:“别叫姐夫了,叫我李胜就行!”
  战士似乎有点不高兴:“姐夫,这可不行,这是部队的‘规矩’,不能破坏的。哪怕你是二十出头,只要是咱军人的合法丈夫,那就是姐夫。是吧,姐夫!”说得李胜无话可说,也就默认了。不过说实在的,喊“姐夫”可比叫“大哥”之类的听起来亲切多了。
  令李胜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他幸福“囧”年的开始。
  车很快到了营区,不巧的是赵指导员有事不在。战士把李胜送到指导员的房间就离开了。李胜有些无聊,就开始在连队里转悠。可没想到,由于媳妇提前没和连队官兵说,他这个正牌军属,立刻被当成“坏人”引起了哨兵的注意。“怎么有个穿便装的男人在连队晃悠,还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家属房?”哨兵赶紧给值班员报告,值班员感觉情况有点突然,就给指导员联系。赵指导员一听,赶紧回来,推开门一看:“是你!”
  “是我,你回来了!”看到指导员温柔的眼神,大家似乎一下子都明白了,赶忙退了出去。事后战士们很不好意思,李胜自嘲地说:“谁让我是男家属呢!来得有点少呀!”
  过了几天,按照单位安排,要组织来队家属座谈,并发放过节礼品。李胜刚开始是不想去的,但是抵不住赵指导员的“威逼利诱”,只好答应。过去一看,几十名女性,几十位嫂子,只有他一名大老爷们坐在那里,好不尴尬。好不容易将活动进行完,组织发放礼品,结果打开才发现,都是一些女性用品,让他瞬间涨红了脸。虽然后来负责这件事的干事向他道了歉,但是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去参加家属座谈会了。
  毕竟是全团唯一的男家属,李胜走到哪儿都会引起大家的关注。李胜知道媳妇带连队很辛苦,这次专门从家乡带来一些特产,准备给媳妇好好补补。他一来就负责起家属房的做饭和卫生。一天,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一位女同志,凭直觉李胜就知道,这也是一位军属。这位嫂子瞧着他开了门,说看到屋里有人做饭,想借点醋用用。嫂子一边借醋,一边问他是哪个岗位的:“你的领导真好,媳妇来了就可以天天不用上班,哪像我家里那位,整天见不到人影。”李胜赶忙解释,他也是家属,不是军人。
  除夕,单位领导要对来队家属进行慰问。于是所有家属来队的官兵都带着家属迎接。李胜这次又“囧”一回,别人都是男军人加女家属的配置,到他这里成了女军人加男家属。领导来了之后,看到李胜也是直笑:“小李呀,小赵可是我们单位的‘宝贝疙瘩’,你要是敢欺负她,小心我们这些娘家人不答应呀!”李胜赶紧向领导和媳妇表决心,说得赵指导员抿着嘴乐。
  尽管这次来部队过年,“囧”事不断,但是李胜心里还是蛮幸福的。临走之前,单位领导专门来为他送行。领导问:“有什么意见没有?”李胜想了想:“下次给家属发慰问品,可别忘了还有我们男家属!”

责编:韩军强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