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服务

一位烈士父亲的临终遗言

时间:2019-01-08  责编:林铁成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蒋德红

  “何爸爸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泪水模糊了双眼。
  何爸爸叫何良英,烈士何田忠的父亲。1979年2月20日,何田忠在边境作战中英勇牺牲。
  因为种种原因,何田忠牺牲30年后,何良英才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儿子的墓地。那天,76岁的他瘫坐在儿子墓前,摩挲着墓碑,泣不成声……
  “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看你了,儿啊,就让爸妈再多看你一眼……”烈士父母痛断肝肠,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2014年12月,何良英和老伴来到儿子何田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圆了30多年的愿望(0)。蒋德红摄

  2014年12月,何良英和老伴来到儿子何田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圆了30多年的愿望。蒋德红摄

  30年的绵绵思念,30小时的长途跋涉,30分钟的墓前相见……何良英把从老家屋前挖来的一棵柏树苗,栽在了儿子的墓前。
  5年后的冬天,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拥军模范朱呈镕得知老人的事迹后,从山东临沂飞赴重庆,帮助老人了却再看儿子一眼的心愿,我也有幸跟随采访。
  2014年12月15日,我们在一幢老式居民楼里找到何良英家。何爸爸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家电,刚粉刷不久的墙上,挂着两个整洁如新的画框,分别是“自卫还击,保卫边防”的牌匾和烈士证明书。
  “田忠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那天,何良英拿出何田忠的立功奖章、证书及帽徽等遗物,和我们聊起往事……
  何良英有4个儿子,老大和老三先后入伍。1978年初,20岁的老幺何田忠也参了军。1978年底,何田忠随部队开赴边境执行任务,1979年2月20日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何田忠牺牲后,和他同时牺牲的12名战友一起,埋在了云南屏边。而此时,远在重庆老家的何良英,正思念着儿子,等着儿子凯旋……
  得知儿子牺牲的那一刻,他感觉天塌了。他不是没有寻找过儿子的墓地,但由于何田忠生前部队改编、撤编,他不知道该从何查起。随着身体每况愈下,能够在有生之年去儿子的墓前祭奠,成了何良英最大的愿望。
  2009年5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何良英和老伴几经辗转才找到了何田忠的墓地,踏上扫墓之行。就在那天,老人道出了“有机会再看儿子一眼”的心愿。
  “不能让烈士的父母伤心又寒心。”深受感动的朱呈镕提出帮老人圆梦。那天,担心老两口身体经不起长途奔波的朱呈镕,凑到何良英耳朵前问他:“我带你们再去看儿子,您愿意去吗?”
  “我愿意!”何良英回答得斩钉截铁。
  “您身体能行吗?”
  “我能行!身体好得很呢!”
  得知将去云南看望儿子,何良英一夜未眠,第二天整整提前4个小时到机场等候。
  乘飞机,倒汽车,虽然一路颠簸,可二老一直精力充沛。车行至云南蒙自境内,天已黑了。蒙自距离屏边近70公里,而何良英坚持直接前往屏边。
  2014年12月18日,屏边烈士陵园。一下车,远远望见儿子何田忠的墓碑,走路虎虎生风的何良英却迈不动脚步,身体哆嗦着直往下坠……
  站在儿子的墓前,他抖动着身体,默默注视着墓碑,突然,瘫坐下来,“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儿啊,我们又来看你了。你也好好看看我们吧,以后估计再也没有机会了……”何良英和老伴的哭声在整个陵园回荡。
  “小朱,大家都叫你朱妈妈,我今天也替幺儿叫你一声朱妈妈,是你让我又一次来看儿子,可我们还有一个愿望,想去儿子当年牺牲的地方,看上一眼……”何良英泪水未干,提出了一个让大家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要求。
  “走,我们现在就去!”历经9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后,我们站在了何田忠当年牺牲的边境某高地,实现了二老埋藏在心底30多年的愿望。
  这些年,有许多人始终关注、关心着何良英和老伴,有部队的、有地方的,有将军、有士兵。关心何良英的人越多,他的心理压力也愈重,总说“受之有愧”。为了回报大家的关心,二老学会了使用微信,每逢节假日,他们都会发信息送祝福。他们还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活动,传递正能量。
  前不久,85岁的何良英病重入院。“我知道我不行了,让大家都进来,我有话要说……”去年12月26日,躺在病床上,插着输氧管的他清醒过来,召集家人嘱咐道:
  我入党57年,一辈子受党的培养之恩。我死了,不能给党组织添麻烦,更不允许你们向组织提任何要求。一是你们要替我向组织交纳最后一次党费;二是把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我要和儿子在一起;三是你们任何人不能接受亲朋好友及社会好心人的任何慰问;四是你们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祭奠的时候,带上我的一份遗物……
  12月27日凌晨,何良英带着对儿子的思念,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当天上午,84岁的何妈妈召集全家人,召开了简短而严肃的家庭会议:“你们爸爸的遗言,也是我的遗言。今后我死了,你们也要按这个遗言落实!”
  此时,北国边关,大雪纷飞。面对南方,我举起右手,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责编:林铁成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