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军情

岩层深处的青春战歌

时间:2018-12-06  责编:林铁成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永飞

  “当兵了,终于走出了大凉山,没想到却走进了一座座比家乡更大更偏的深山。”近日,火箭军“唱响新时代战友之歌”主题报告会上,一位身材魁梧的上尉军官用沙哑的嗓音倾诉心声。
  这位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汉子就是火箭军某工程旅二营副营长沙子呷。他一米八的个子,浑身肌肉,一只手就能拎起百十斤的重物,一副沙哑的嗓子让他在人群中更为特别。
  原来,沙子呷有一次得了百日咳,正赶上工期吃紧,病还没好利索就上了阵地。粉尘弥漫呛得他咳嗽不止,再加上各种机器轰隆作响,他只能扯着嗓门指挥施工,结果就落下了这副沙哑嗓。

沙子呷(0)

  沙子呷近影。王刚摄

  导弹工程兵的苦与乐在沙子呷的讲述中慢慢铺展开来。
  为导弹“筑巢”,施工在哪、何时完工、转战何处……导弹工程兵脚底之下标注的尽是共和国的神秘坐标。这些坐标大多在人迹罕至的高山深壑,方圆数十公里没有人家,毒蛇野兽经常出没,别说手机找不到网络,有时候就连电视都很难正常观看。
  那年春节,沙子呷的爱人莫小梅从老家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到了驻地,距离沙子呷施工的地方还有200多公里。当时正下大雪,下了出租车又上三轮车,莫小梅换乘多种交通工具,辗转来到最近的镇上。
  此时此刻,沙子呷正带着官兵进行施工会战。莫小梅只好暂且在镇上宾馆住下。直到第二天晚上,沙子呷才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十几里山路,冒着风雪到镇上接她。夫妻俩见面的那一刻,委屈一下子涌上莫小梅心头……
  山高路远并不可怕。走进岩层深处的施工阵地,考验才真正到来。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上阵地施工,沙子呷说,面对怪石残岩、震耳欲聋的机械轰鸣、呛人心肺的油烟粉尘,心里直打怵,即便戴着防护口罩,仍被呛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两腿也不听使唤。
  如今,沙子呷早已习惯了这种工作环境。他带领连队担负繁重的阵地建设任务,与战友不分昼夜奋战在岩层深处。由于常年不见天日,战士李强军用水彩笔画了一轮太阳,挂在床头一侧的墙壁上,每天以这种方式迎接朝阳。
  “施工的坑道里见不到阳光,可不能让他们的心里也没有阳光!”来队探亲的莫小梅感动于丈夫和连队官兵献身国防建设事业的信念,回到老家彝族山寨后,便找来彩色丝绸,一针一线地绣制了一轮太阳,连同从山上采来医治关节炎的草药,一起寄到部队。
  从此,这轮充满爱的“太阳”就在整个工区传递。战士掘进到哪里,“太阳”就被带到哪里,照亮了阵地,温暖了心灵,激励官兵浇铸起一座座固若金汤的“地下长城”。
  施工就是打仗,工地就是战场。一天凌晨3点多,沙子呷跟班检查钻爆进度,突然发现接近作业面的拱顶上方,一道一指宽的裂缝正在扩大。他大吼一声:“快撤!”战士迅速涌向出口。有个新兵在惊慌中被绊倒在地。危急之时沙子呷一手拉起他,一手护着其他战友,急忙往外跑。他们的脚跟刚站稳,身后就传来巨响,一块块巨石把作业面堵得严严实实。大家惊魂未定,沙子呷却镇定地清点起人数。“一、二、三、四……满伍!”听到最后两个字,沙子呷这才松了一口气。
  与大山为伴,与岩石搏击,危险无处不在,但沙子呷和战友们笑对苦累伤病,并肩战斗。
  今年老兵退伍离队的前一天晚上,官兵在掘进中突遇塌方险情。石夹着泥,泥裹着石,如恶浪般喷涌而出,如不及时处置,就会引起更大塌方。
  装备开不上去,只能靠人。沙子呷扛起突击队的红旗,大吼一声:“党员跟我上!”
  十几名刚刚与军旗告别的老兵主动站了出来:“这颗‘虎牙’,我们老兵来拔!”在沙子呷带领下,大家泡在没膝的泥水里,跟塌方战斗、与时间赛跑,终于在天亮之前拔下了“虎牙”……
  这些年,沙子呷14次担任突击队长,与战友并肩战胜塌方10余次。“对党绝对忠诚,就是要做到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咋干就咋干!”沙子呷说,“作为导弹工程兵,我们要为国家筑起坚固的‘地下长城’,为人生浇铸坚如磐石的忠诚信仰!

责编:林铁成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