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史海

施计诱敌入瓮 一炮斩毙敌酋

时间:2018-11-08  责编:耿龙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尚祥胜

  1939年11月7日,八路军在河北涞源黄土岭地区集中优势兵力,伏击前来“扫荡”的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取得重大战果,毙伤日军900多人、击毙敌旅团长阿部规秀,沉重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极大提振中国军民的抗日信心。

  抓住骄兵易怒的薄弱点。黄土岭战斗的结局,是日军将领阿部规秀骄傲自大与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前线指挥员杨成武沉着冷静指挥博弈的结果。《孙子兵法》有云,“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阿部规秀过于自大,犯了兵家大忌。此人毕业于日军陆军士官学校,接受过德军正规山地战培训,在日军中有“名将之花”之称,还曾参与策划“二·二六兵变”,凭借军国主义言论被军部高层赏识,一路青云直上。在黄土岭战斗前1个月,阿部规秀刚从少将提升为中将。在出兵进攻八路军前1天,阿部规秀还接到日本天皇的“圣旨”,准备回国调任天皇侍从武官。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次出战相当于阿部规秀回国前的“镀金之战”,他需要一场胜利给自己增光添彩。

res01_attpic_brief

击毙阿部规秀的迫击炮如今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相比之下,我军指挥员杨成武要比对手冷静得多。面对日军来势汹汹的进攻,他仔细分析三路日军的来袭路线,确认打击东路的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最为有利:一是从涞源到银坊全是深山大谷,只有一条山路可走,这条路两边多是大山乱石,是进行伏击的理想地域;二是东路与另外两路敌人之间有大山相隔,难以支援;三是晋察冀第1军分区部队大部都在附近,便于机动。杨成武亲自绕道银坊、雁宿崖、白石口、插箭岭、黄土岭,详细察看各处地形,为准确部署伏兵充分准备。在与阿部规秀过招前,杨成武指挥部队依托有利山地地形,在雁宿崖伏击日军先头部队500人。这一记当头棒喝使阿部规秀恼羞成怒,指挥判断完全被报复心理所驱使,竟沿着先头部队被歼路线继续南犯,妄图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杨成武则根据阿部规秀既狡猾又急于报复的心理,制定以小股部队吸引日军,诱敌入黄土岭伏击圈后一举歼灭的战术。可见,在战斗开始前,双方指挥员的决策指挥就已高下立判。

  体现游击伏击的灵活性。黄土岭之战是我军敌后游击战和山地伏击战的一次协同配合使用,把游击作战的灵活性和伏击作战的策略性有机结合起来,凝聚形成我军集中兵力作战的局部优势。在吸引阿部规秀上钩的过程中,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3支队队长曾雍雅率游击队出色地完成诱敌任务,他们动作飘忽、行踪不定,忽而堵击,忽而后撤,既巧妙地缠住敌人,又不硬拼硬抗。敌人时而被折腾得昼夜不宁,时而又被我军伪装的节节败退诱得骄横无比,欲战不能、欲罢不能,只能继续向前。

  在我军诱敌深入的疑兵吸引下,阿部规秀和麾下1000多名日军追赶至河北涞源、易县交界处的黄土岭,这里有一条2.5公里长的长形袋状山谷。日军在《关于陆军中将阿部规秀战死的报告》中指出,“附近一带的地形属于稀有的险峻山岳地带,岩石突起,几乎没有人工修建的道路,陡坡遍地,令人心惊肉跳,多数地方除骡马外难以通行”,日军只能徒步跋涉。在如此险恶的地势面前,阿部规秀也担心遭遇我军伏击,遂于7日清晨冒雨向上庄子、寨头方向侦察前进,试图绕道返回涞源。然而,在日军行进路线的两侧高地上,我晋察冀第1军分区和第3军分区等6个团、1个炮兵营早已埋伏多时。当天15时,日军进入我包围圈,我晋察冀军分区1团和25团第1营迎头杀出,3团和第3军分区第2团分别由西、南、北三面进行包围,迅速完成对敌合围,把日军压缩在上庄子附近约2公里长、百余米宽的山谷里,不论阿部规秀如何骄横、独立混成第2旅团如何训练有素,也是插翅难逃。

http://files.js7tv.cn/www/images/2018-11/08/1541657823426923_big.jpg

  打出威震敌胆的震慑力。在当时日军节节进犯、国土大片沦陷的不利形势下,黄土岭之战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和血性,大涨中国抗日军民的士气。战斗打响后,在八路军居高临下的火力打击下,日军主力聚集在黄土岭东部教场村附近山谷河滩上,匆忙组织兵力抢占白石山及教场南面山脚一线狭窄山梁,敌我双方展开激烈山地争夺战。我晋察冀第1军分区1团团长陈正湘在望远镜里发现,南山根东西向的山包上有挎战刀的日本军官举着望远镜观察战情,距南山小山头100米左右的独立小院内,也有挎战刀的日军军官进进出出。陈正湘判断独立小院是敌指挥所,南面小山包是敌观察所,遂下令炮兵进入阵地实施打击。我炮兵4枚迫击炮弹准确命中目标。谁也没有想到,其中1发炮弹当场击毙日军指挥官阿部规秀,这也是抗日战争中被我军击毙的日军最高级别将领。现场目睹阿部规秀之死的日军混成旅团石川大佐回忆:“敌我激战,反复争夺各制高点,亦有陷入短兵相接之处。旅团长在一家内院准备下达命令时,迫击炮弹飞来爆炸,旅团长瞬即倒毙。”失去指挥官的日军士气低沉,被我军歼灭大半,在强援下狼狈逃走。

  黄土岭伏击战在心理上对日军构成沉重打击,尤其是阿部规秀之死引发日军一片哀嚎。日本东京《朝日新闻》专门开辟专栏,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称“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战死在作战第一线,是没有先例的”。黄土岭战斗后,日军涞源警备司令小柴俊男给杨成武写信,称“阁下之部队武运亨通,常胜不败”,为的是打听黄土岭、雁宿崖之战中被俘日军的近况,并希望取回战死日军骨灰。曾经不可一世的侵略军在遭受我军痛击后,不得不向英勇的抗日军民低头。杨成武将军在回忆录中讲道:“法西斯匪徒的嘤嘤哀鸣之声,当然丝毫牵动不起我们的怜悯之情。我们以更积极的战斗行动打击日寇,太行山上燃起了更加炽烈的民族解放战争的烽火。让万恶的日寇永远在英雄的太行山面前发抖吧!”

  (作者系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人武部政委)

责编:耿龙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