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军情

何世荣:扫雷舰上的二十九度春秋

时间:2018-11-08  责编:郭淑楠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徐 巍 刘亚迅 代宗锋

2

  9月30日,何世荣度过了自己的47岁生日。在他服役29年的扫雷舰上,战友们为他精心准备了蛋糕。
  新兵入伍第一次登上长涂岛时,何世荣刚刚过完生日。此后的29年,他的军旅人生和扫雷舰牢牢“绑”在一起。
  刚上岛的情景,何世荣至今清晰地记得——石头垒成的营房里,烛光微弱。“晚上7点发电,9点停电;8点半最后一次供水,你们抓紧时间。”班长叮嘱道。
  那晚,海风呼啸,何世荣一宿没合眼。
  “上舰不上扫雷舰,上艇不上猎潜艇。”走上了扫雷舰,何世荣立马对这句流传已久的顺口溜有了切身体会。
  老式扫雷舰的官兵在码头上就餐。严冬,长涂岛寒风瑟瑟,部队集合唱完歌,盛好的菜早就凝起白白的油花;夏天,在码头吃饭就像进了蒸笼,大汗淋漓。船舱里没有空调,天热时就像一个烤箱,何世荣和战友经常睡甲板。
  有一次,一位老兵拍着他的肩说道:“吨位小、编制少,苦也苦不出奔头,不如干几年就下岛。”
  何世荣没吭声。很小就替父母分担生活重担的他,认一个理儿:只要肯吃苦,便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久,一次特殊“礼遇”,让何世荣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
  那天,海上航行,迎面驶来一艘驱逐舰。两舰靠近时,驱逐舰鸣笛声响起,向扫雷舰致敬。班长告诉他,按照国际惯例,别的舰艇与扫雷舰在海上相遇,都必须向扫雷舰鸣笛致敬,哪怕航母也不例外。
  这一刻,何世荣感受到了扫雷兵岗位的荣光。
  “守岛就像长跑,就是3个字‘坚持住’!”从那一刻起,小岛和扫雷舰,成了何世荣生命中另一个家。
  当年因为个子小,人长得又黑又瘦,大家都叫他“小黑”;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他,常被称呼为“黑哥”。
  何世荣给刚上岛的战友讲课。他说:“我没干过惊天动地的事,自己笨嘴拙舌,也没啥可炫耀的。但有一点,只要上级交给我的任务,我都敢拍着胸脯说一句‘没问题,保证完成’。”
  那年,何世荣随舰执行某大项活动安保任务。海上风浪大,起锚时,锚链绞到了一起,几个人吊着绳索到水面轮流作业。
  “让我试试。”何世荣主动请缨。经过半个小时抢修,锚链终于解开。被拽上舰的何世荣,瘫倒在甲板上。
  “干起活不要命”,何世荣就是这样的兵。某重大演习任务前夕,何世荣突发阑尾炎,被战友送出岛检查。医生要求立即手术,他坚持说:“还是保守治疗吧!”
  时任电工班班长的何世荣清楚那次任务的重要性。大队舰艇全部出动,而他带的班基本都是新战士,没有处理突发情况的经验,他有些放心不下。
  担心的事说来就来。任务期间,战舰艉轴舱电机出现故障。何世荣钻进舱室抢修,没多久,他感到腹痛加剧……
  何世荣吞下止痛药,带领战友连续奋战6小时,最终排除了故障。返航回来,他才走进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主刀医生感叹:“这种疼痛不是常人能忍的。”
  潮涨潮落,岁月流逝。2013年,他晋升一级军士长。在战友看来,苦熬多年的“黑哥”,安稳工作几年就可以顺利退休了。
  然而,何世荣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另一条路。那年,大队接收新型猎扫雷舰和遥控扫雷艇。何世荣主动请缨前往接装。
  “区队长成了普通电工兵”……战友们不解:“黑哥”这兵,算是白当了!何世荣笑了笑,转身回到宿舍,凭着一股韧劲从头学起。
  一滴滴全力付出的汗水,重塑了全新的自己。一年后,何世荣再次成为新装备的技术“大拿”。
  为梦想拼尽全力,对自己往往苛刻。聊起家人,踏实的“黑哥”沉默良久。
  2010年10月,正在执行任务的何世荣突然接到消息:父亲遭遇车祸,身受重伤。任务结束,何世荣匆匆赶回家。病榻之上,父亲对他说:“儿呀,啥时带我到部队看看。”
  几天后,他接到随舰出海的召回电话。
  35天后,正在执行任务的他,从电话中得知父亲离世的噩耗,顿时泪如雨下……任务结束,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何世荣在营区的后山坡上,种下一棵父亲最喜欢的桂花树。
  当年的小树苗,如今已在岛上扎根。每年桂花盛开的日子,他都会在心里想念父亲。“这身军装穿了29年。”何世荣说,“父亲看到今天的我,会为我骄傲的。”
  在扫雷舰上过生日,对于何世荣来说,是幸福的,因为这里承载了他的青春和荣耀。在扫雷舰上的29度春秋里,他曾经荣立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2次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
  缓缓吹灭蜡烛,何世荣开始憧憬更加美好的未来……

责编:郭淑楠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