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军情

军校“00后”的“开学第一课”

时间:2018-11-06  责编:林铁成  来源:人民网  作者:匡大镇 王牧原 杨亚雄

  t017ce78f5c9a7c08b9_副本

(资料图)

  今年,“00后”学员开始大批走进军校。他们稚气未脱、个性鲜明、富有理想,期待火热的军营生活。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这一代人鲜明的时代印记、独特的青春符号。

  第一次站军姿、第一次爬战术……无论怀揣怎样的初心,他们都将面临相同的考验。初入校门的这些“第一次”皆是全新课程,是他们的“开学第一课”。

  青春“成人礼”与时代“接力棒”不期而遇的背后,是他们从塑形到塑魂的转变。在阵痛之后,“00后”学员们认识了军营,学会了独立行走。更为重要的是,属于强军新一代的使命担当,开始在他们心中悄然萌芽。

  让我们从他们的“开学第一课”中,见证他们的成长蜕变。

  ——编者

  “太苦了,与想象相差十万八千里”“第一天上午就把以前一年的劳动量完成了”……说起入学体验,新学员燕云旭憋了一肚子的话。

  这位来自山东的“00后”小伙子打小酷爱军旅题材剧,荧屏上火热的训练画面,坚定了燕云旭从军报国的信念。然而,等到亲身经历高强度训练时,理想与现实的反差让他尝足了苦头。

  8月17日,燕云旭和800余名战友相约来到军旗升起的地方——南昌。在陆军步兵学院,他们的“开学第一课”在为期两个月的入伍入学军政基础教育训练中拉开序幕。期待已久的军校生活,就这样突然闯进现实。

  板寸、操课、内务……“00后”的军校生活在一个个新名词里正式上演

  “连站军姿都这么累,做一名军人真没那么简单……”半夜,下起瓢泼大雨,学员郭盼峰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仿佛每一滴雨都拍打在心窝里。

t01f979256bcca74463_副本

        9月的南昌,太阳依旧炙烤着大地。军姿定型训练刚过去两分钟,汗珠已经从郭盼峰泛红的脸上一个接一个滑落……

  “‘00后’给人的感觉是个性多元。”队长熊俊说,很多学员站军姿时眼睛到处看,很难摸透他们在想什么。

  母亲挽着手,父亲拎着包。从河北到江西,学员李文健就这样来到学校。队里统一理完发,他对着军容镜打量自己3毫米的板寸头,反复摸着后脑勺。以前他十分在意发型,时不时摆弄头发,现在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父母走了,李文健一个人坐在地上呆呆地对着手机,看着陌生的环境,他说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在家是个宝,来到这儿他们有了新的名称——新学员。

  对一路闯关冲过高考的“00后”来说,这里是“到”和“是”此起彼伏的新课堂。尖利的哨音、严厉的批评连同“必须……必须……”的句式,成为“开学第一课”的标配,折磨着在蜜罐里长大的他们。

  什么时候戴帽子,什么时候不戴帽子,3分钟要集合完毕,队列里不许讲话……李文健经常被这些弄得蒙圈。

  “第一次听说出公差,还以为是要出差,到了现地一看原来是拔草……”学员陈江浩苦笑。

  最让学员陈宏宇犯难的是整内务,以前家务活能不干就不干,现在什么都要高标准。

  “说好了100个俯卧撑,可数到99,我才知道原来再数30个99才能到100。说好了10秒平板撑,我才知道1和0之间还有0.9、0.8、0.7……”学员于洪安痛苦地说,挫败感、委屈感随时可以发酵成眼泪。

  “根本不知道怎么帮别人打饭。”说起第一次当小值日的经历,学员郑栋梁记忆犹新,他完全无从下手,不得已在班长的辅助下才完成。

t01fa7b1db5aa8a60a5_副本_副本

      两个月来,陆军步兵学院多次组织长途行军训练。拉练中,“00后”学员们练体能、练技能、练意志……伤痛与汗水成为他们难忘的新训记忆。张锦杰摄

  种种“第一次”接连出现,让“00后”应接不暇,慌张无措。正是在各种不适应中,他们开始审视军校生活,迈开军旅生涯第一步。

  队列、战术、拉练……每一种训练都是全新一课,“挺住”成为高频词汇

  “军校虽然比较苦,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当初,陆博文抱着这样的心态来到军校。

  本以为逛完了知乎、贴吧,刷了一遍微博、微信,对军校里的一切已经了如指掌。没承想,短短几天,陆博文的认知被颠覆得体无完肤。


  报到第二天,起床哨吹得陆博文心脏怦怦跳。刚穿上裤子,士兵学员已经下了楼。火急火燎地集合,他还是被列入最后几名。

  当晚,班长拿着秒表卡时间,训练内容就是穿衣服速度。

  “第一天起床慢后,就不敢脱衣服睡觉。”这种小伎俩没坚持几天,便被班长制止了。

  每种训练都是全新的领域。谈论“开学第一课”,他们提到最多的关键词是:挺住。

  “第一次爬战术差点要了半条命,那是人生最长的100米……”燕云旭说,手掌破皮出血,还好勉强通过。第二天训练,刚结痂的地方又被磨破。

  一直渴望实弹射击,然而,拿起枪的那一刻,学员刘恩瑞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这位2001年出生的小伙子说:“第一发子弹打出去,我两眼发黑,双耳发鸣,全身出汗,以后每开一枪就闭一下眼睛,导致每一枪都脱靶。”

  陈江浩难以忘怀的是第一次拉练。为让学员适应长途负重行军,首次拉练在学院内展开。队伍抵达门口,听到还剩最后10分钟,陈江浩使出浑身力气坚持,没想到无尽的10分钟在继续。他说:“回到宿舍整个人躺在地上,从内到外的疲惫。”

  这是一堂成长之课。在“花式”的“开学第一课”里,一些细微变化开始在他们身上出现——

  于洪安说:“以前觉得大学要往死里玩,手机从睁开眼玩到睡觉,如今已经‘戒了’。”

  陈江浩说:“队列、单双杠这些原来很抵触的东西,现在练起来很兴奋。”

t01b0f074e6d389dca0_副本

  (资料图)

       年纪最小的学员李承第一次拉单杠,手掌多出5个茧。穿平底鞋行军经常磨出水疱,碰巧3个泡都在同一个地方,于是,他把“泡中泡”当成“炫耀”的资本。

  在学员5队体能训练档案中,单双杠项目95%的学员实现了零的突破;3公里长跑65%的学员从跑不了到合格……

  责任感、战友情……军人的特质在悄然萌发,他们逐渐长成军人的模样

  举起右拳的那一刻,学员张子恒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他强烈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有了变化。

  10月12日上午9时,他被授予学员军衔,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军人。

  “那种感觉前所未有,些许兴奋,些许沉重!但军人特有的荣誉感在心中升腾。”张子恒说。

  “每次拉练总是吸引很多百姓的目光。每一个齐步,每一个转体,每一个指挥员下的口令,我都会努力做到标准,做出军人应该有的样子。”于洪安突然发现,从今往后不仅要为自己负责,还要为国家、为人民负责。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调查问卷结果显示,72.7%的学员报考军校是“圆了当军人、当军官的梦”“想在军队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想为我军现代化建设作点贡献”。

  每一代人都要经历自己的成长。“00后”身上有与以往年轻人不同的时代气质。教导员游礼说,即便他们心里有落差、彷徨,但很快就会被集体的温暖、真挚的战友情化解。

  “从未有过交集的两个人,因战友二字让我们多了一份厚重情感。”让燕云旭难忘的是新训排长,他在日记里写道,“新训的苦与累,汗与泪,让我明白什么是军人,什么是战友情。”

  在被问到如何用一句话总结“开学第一课”时,张子恒说:“有欣喜有紧张,虽然我还不是一名合格军人,但体验到成长的满足感。”

  开学第一课里的酸甜苦辣已在成长记忆里流淌,而属于这一代人的青春精彩刚刚掀开新的一页……

责编:林铁成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