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服务

涉军维权:“法律援助”在行动

时间:2018-10-25  责编:孔令娟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刘建伟 刘 磊

1540451694(1)

保障打赢是唯一的责任,服务官兵是永恒的课题。图为北部战区军事法院联合地方法院开展送法进军营活动,为军人军属解决涉法问题。李妍 摄

啃“硬骨头”,解决了一桩10多年悬而未决的棘手案件
  成立伊始,北部战区军事法院不仅化解了“涵洞限高”的纠纷,更啃下了一块“硬骨头”——解决了一桩10多年悬而未决的棘手案件,不仅收回了部队训练场,还让驻地群众有了新家。
  原来,某训练基地周围有群众长年占用军用土地种植农作物,致使大量训练场地被蚕食。随着军事训练任务不断增加,训练场地捉襟见肘的问题日益突出。部队多次协商都没有结果,打官司驻地群众败诉后也拒不执行。慢慢地,这事变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北部战区军事法院领导告诉记者,战区成立伊始,各项工作千头万绪,之所以要啃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是因为这桩案件多年来牵扯了部队大量精力,部队战斗力提升容不得半刻停歇,必须马不停蹄解决。
  “军事法院不仅是行使军事审判权的司法机关,更是服务打仗的保障单位,必须努力提高对部队战斗力建设的贡献率。”他们立即联合地方法院开启协调机制,运用法律手段收回了部队训练用地。与此同时,他们还协调地方政府为群众解决了一块土地安家,既避免了军用土地流失,又保障了群众的正常生活。
  首战告捷,大家兴奋之余,更多的是深思:从军区军事法院到战区军事法院,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有着大不同。保障打赢是战区军事法院唯一的责任!带着这样的认识去衡量使命,他们在工作中很快有了新标准。
  战区成立不久,他们就接到地方法院发来的协助执行100余件涉军积案的文件。对此,很多官兵不理解,觉得军事法院是咱自己人,胳膊肘为啥要往外拐,帮着外人从部队“兜里”掏钱?
  “解决涉军积案看似是部队利益受损,可从长远看,是为部队心无旁骛练兵备战卸包袱!”北部战区军事法院态度鲜明,他们不仅积极协调,还派出精锐力量,使105起积案得到圆满解决,为部队减少大量经济损失,既节省了部队的赔偿成本,更让部队腾出更多精力专心训练。
  用保障打赢这个唯一责任来考量,什么工作该干就一目了然了。去年,友邻某战区一次转来12起正在北部战区参演的官兵家庭涉法案件。虽然不是“自己家”的事,可他们感到,保证官兵安心演习,是部队共同的责任。他们立即联系地方法院开启重大军事行动应急保障机制,第一时间为官兵解决涉法问题。
  家门连着营门,军属牵动军心
  “都说法律是准绳、组织是靠山,可女婿千里移防,我找谁做依靠……”
  看着女婿从白山黑水千里移防到齐鲁大地,自己又官司缠身无法解决,某合成旅干部小王的岳父躺在病床上,含泪向北部战区军事法院所属哈尔滨军事法院网上平台发送了这样一则求助消息。
  原来,小王岳父在哈尔滨承包办公楼建设工程,施工结束后被拖欠工程款。由于资金周转不开,工人经常到家里要债。就在这时,女婿小王接到移防通知。更糟心的是,小王岳父又被告知建设用地存在权属问题,楼房将被拆除,于是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
  家门连着营门,军属牵动军心。北部战区军事法院对多个移防部队调查发现:不少移防官兵家庭存在涉法维权问题,官兵难免为此分心走神。
  “前方将士全力支持改革强军,我们有责任为他们解决‘后院’问题,这既是为改革减负,更是为打赢助力!”北部战区军事法院达成共识:不仅要保障好刚转隶走官兵的遗留问题,更要对新转隶来官兵的涉法问题进行对接登记,确保每名移防官兵心里的石头都能落地。
  翻阅《哈尔滨军事法院维护军人军属维权实施细则》,一条暖心政策引起了记者注意:跟转隶部队对接畅通“需求渠道”,跟地方法院对接开通“绿色通道”,与176个基层法院签订《军地法院涉军维权工作协议书》……
  有了这些暖心政策,小王岳父的求助信息发出后不久,军地法院就开启“两对接、一协作”模式,哈尔滨军事法院直接与涉案的地方法院进行沟通,从立案管辖、纠纷调处、判决执行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协作,很快就将困扰小王一家的问题顺利解决了。
  得知岳父拿到工程尾款,远在千里之外的小王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专门给军地法院打电话道谢:“岳父的事解决了,我也不再想转业的事,可以把全部心思扑在工作上了!”
  北部战区军事法院院长王成刚长期从事军队法律工作,他对此感触很深:随着改革深入推进,军事法院与基层部队从上下级关系变为无直接隶属关系,从行政管辖变为司法管辖,从管理职能转向服务职能。如何既让涉军维权程序大幅简化,又使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这既关系到改革能否顺利进行,也决定部队战斗力能否有效提升。
  经过深入探索,北部战区军事法院与五省(区)高院联合出台《加强涉军维权协作、服务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通过整合军地司法资源,全力维护军人合法权益,使涉军维权走上了快车道。
  军人遇到涉法问题,往往“想说解决不容易”
  “王院长,这桩军人军属涉法案件给官兵带来很大伤害,请您给予特别关注,望按照‘四个优先’原则协调处理……”
  驻地某法院王院长收到文件快速浏览后,立即在文件上批注:按照“快速优先办理”原则处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无法想象一桩军人军属涉法案件,军地法院不到半天就将工作协调完毕,快捷高效的工作方式令人印象深刻。
  “官兵后方的家务事,连着前方训练场。”北部战区军事法院领导告诉记者,军人特定的工作属性,决定了他们没有大块的时间和精力,遇到涉法问题往往是“想说解决不容易”,我们不能让他们流血流汗又为家里的事流泪。
  在军地法院的共同帮助下,因家属在地方医疗单位就医产生纠纷的某部士官小张来到地方法院“涉军维权案件窗口”。他发现,从申请立案到法律咨询均由专人优先办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各个审判环节均填写专门的“涉军案件审判流程管理表”,在卷宗封面加盖“涉军案件专用章”。看到自己的案件这么受重视,小张感慨不已:“地方法院服务部队这么周到具体,我们再苦再累也值得!”
  在北部战区军事法院看来,要想真正做到涉军维权为兵、涉军维权便兵,就必须跟上时代发展步伐,使涉军维权工作嵌入地方法院的“大数据”平台。
  参与“大数据”平台开发的工作人员指着电脑屏幕向记者介绍,从审判流程系统标注“涉军”字样到重大涉军案件预警,再到案件办理进度查询追踪等方面信息一目了然,还包含涉军案件主体、军队单位、军人类别等5大项链接内容,为涉军维权工作提供了信息支撑和数据辅助。
  服务官兵步入快车道,更要拓展服务对象。北部战区军事法院统计发现,近年来,他们收到为军人旁系亲属解决涉法问题的请求成倍增加。以前,涉军维权服务对象仅限于军人的父母、配偶和子女等直系亲属,但在维权实际工作中他们发现,旁系亲属的维权案件同样会让官兵分心。
  将士奋战在前方,牵挂多半在家乡。军地法院经过60余次实地调研,最终出台《北部战区五省(区)军地法院协作处理涉军案件、维护国防利益和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工作细则》,将法律援助对象范围进一步拓展,从过去“军人的配偶、子女、父母及与军人有法定抚养关系的亲属”,扩大到“军人的岳父母、公婆、兄弟姐妹”。
  据北部战区军事法院不完全统计,这样一来,涉军维权服务对象一下增加了好几倍。面对骤增的工作量,他们说:“为了不让官兵为亲属的麻烦事分心,加再多的班也心甘情愿。”
  服务官兵是永恒的课题。这样一组数字,让北部战区军人家庭感到格外温暖:北部战区军事法院成立两年来,累计受理涉军案件576件次,提供咨询服务1000多人次,为军人军属挽回经济损失4650余万元,受到了部队军人军属和社会各界广泛赞誉。

责编:孔令娟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