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观点

军视时评|那年秋日,“地球的红飘带”出发了!

时间:2018-10-20  责编:刘莎莎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鲁晨

  84年前的10月16日,秋风萧瑟,江西于都,一支濒临绝境的队伍,迈开双脚出发了。
  也就从这天起,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拉开了生死长征的悲壮序幕。
  两年之后的甘肃会宁,行程计两万五千里的红一、二、四方面军,突破一次次近乎毁灭的打击,胜利会师,完成了这幕人类战争史上的千古绝唱。

timgK2XKV8WZ

  
  在那场历时367天的伟大征途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走出了这样的成绩单——
  中央红军:转战11个省,翻越18座大山,跨过24条大河,走过荒草地,翻过雪山,经历大小战斗380多次,行程约二万五千里;
  红二方面军:行程一万九千里,转战9省,攻占县城92座;
  红四方面军:行程8000余里,三过水草地;
  长征途中,重要战役总共计600多次,几乎每天都有一次遭遇战,红军指战员日均行军74里……
  1935年10月,连指挥作战亦如挥毫赋诗的一代伟人毛泽东,写下了充满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同时又洋溢着浪漫情怀的著名诗作《七律•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一年之后,背负着中华民族崭新追求的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
  对于长征胜利,毛泽东的经典论述言犹在耳:
  “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
  的确,胜利者的声音,就是这样洒脱于历史的巅峰。

http://files.js7tv.cn/www/images/2018-10/15/1539571990176117_big.jpg

  

  信仰、精神、灵魂、梦想……
  这些听上去颇有些“高大上”的词汇,其实,又有哪一条不曾经滚烫于我们最初的心动。
  长路漫漫,长征留给后人的非物质遗产,够我们探索终生,品味终生,享用终生。
  长征的队列里,战略家、军事家、政治家、革命家比比皆是,而同时,文人、学者、诗人、作家、思想家、教育家,一样充斥其间。他们于死里逃生之际挥洒而出的书香之气,学术之风,亦成为长征另一风景。
  共和国开国上将陈伯钧,长征之中日记甚多,这里且择其两处。
  其一,一、四方面军草地分裂之时,受张国焘影响,红四方面军中充耳是对“毛周张博”的声讨。对此,陈伯钧这样写道:“是夜静思,痛澈肺腑,以致暗泣。有生以来,伤心事,莫过于斯。”
  何谓对信仰的坚守,对主义伤损的痛楚,此可见一斑。
  其二,陈伯钧1935年6月5日有一段日记,记述长征历程:
  “越甘竹山,下小平子,悬崖数丈,绝壁时生,石坎参杂,烂泥殊深,攀葛附藤,举足难进……而我不但越过石达开受困顿之绝地,反而西北出天全,东逼汉源,使敌人全取守势,东奔西驰。这亦是我战略指导之机动与神速、战士之坚信勇猛所致。”
  文字,恬淡干净;心境,从容自信。
  一路长征,那些战火外的风景更动人心:成仿吾对德文版《共产党宣言》的诵读宣讲,徐特立对识字课本的研修普及,朱德对篮球赛的组织,聂荣臻对话剧《庐山之雪》角色的演绎,邓小平对《红星报》的编辑,廖承志对木刻作品的打磨。
  当然,怎么也少不了毛泽东“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般经典的长征诗词。
  以及,还有儒将肖华倾情创作的《长征组歌》。知道吗?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总理周恩来弥留之际,陪伴他的,正是这组豪迈激扬、荡气回肠却又柔情万端的长征“神曲”!
  试问,世上,可曾有过这样日夜穿行于生死之间,却又如此洒脱与儒雅的队伍吗?
  可有这样理想高于天、生死置于外,唯信仰彰于世、幸福归于众的队伍吗?

http://files.js7tv.cn/www/images/2018-10/15/1539572628982011_big.jpg

  三

  在有些记忆被渐渐淡漠的时候,有些记忆的光亮却会愈加鲜明。
  1935年6月,曾经的中共领袖,思想家、文学家、学者瞿秋白,依依不舍送走了长征的队伍。此后他不幸被捕,但以文弱之躯宁死不屈。被害时,他如诗人般从容就义,年仅36岁。
  还有,被捕于长征途中,在狱中留下《可爱的中国》《清贫》等十四万字文稿的方志敏……
  那些头戴红星八角帽的行进者,无论走在路上,还是把生命留在途中,目标从没变更,信仰从未屈从。
  这种记忆的鲜活度,让我们不忍触碰,不忍翻晒,每有回眸,便肝肠寸断。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今天,无论从哪个角度,无论以何种方式,缅怀长征,瞻仰长征,以及更透彻地近观长征,触摸长征,你都该听到那其中沸腾与激扬的热血与追求。瞧,雄关漫道的长征途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队伍,走得何其悲壮,何其苦难,然而又何其激越,何其辉煌。
  一路征途,一路硝烟;一路血泊,一路激情;一路从不低迷的真理求索,一路未曾偏离的执著信念;一路严明苛刻的铁纪钢规,一路馨香万端的战地黄花。
  对每一个再一次走近她的人,长征历来如此:即便她已经被各种文化、各种思维、各种观点、各种视角、各种群体与个人、各种学派与专业,以各种方式解读、评述、体验甚至精细地再挖掘、再纪录,但只要你走近她,靠近她,亲近她,你就总有自己要表达的情愫,总有自己要讲述的故事,总有自己要挥发的灵感,总有自己要阐述的思考。
  长征,已经成为我们年轻共和国的一段先期启蒙,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第一大党的淬火标志,已经成为中国军队永不过时的纯正胎记,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宝库珍存丰厚的人文地标。

责编:刘莎莎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