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 服务

“山里娃”的军恋故事:大山,让我们更懂得浪漫

时间:2018-09-02  责编:韩军强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赵新珂

3

  今年夏天,我和妻子登记结婚了。拿着“小红本”,我心中感慨万千:终于摘掉了“相亲哥”的帽子,相亲之旅等来了千呼万唤的美满结局。
  2011年11月,我大学毕业应召入伍,来到这座大山。新兵连时,“老山沟”为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几年前,一名优秀上尉军官的妻子因忍受不了长期分居之苦,将离婚申请诉至法院。签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妻子对上尉说:“你现在决定转业,咱们还是夫妻。”上尉回答:“我现在还不能离开部队,办手续吧。”女人哭了,法官也流泪了。
  当时听完这个故事,我唏嘘不已:如今的时代,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然而等我新兵下连,才真正开始了解身处的这座大山。
  山里的官兵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国宝卫士”。数十年来,他们不畏艰苦寂寞,扎根山沟守护“国之重器”,撑起大国脊梁。
  特殊的使命使得大山至今仍是无线电静默区,手机只能当手表用;家属随军不能随队,大部分已婚官兵每半个月才能轮休一次,家属笑称他们是“半月谈”夫妻;很多官兵入伍两年没有走出过大山,临退伍的愿望居然是想出山去基地大院看一看……
  就在这么一个让初来乍到的我深感“别扭”的地方,我开始了和校园女友的书信传情。写信、寄信、盼信的日子里,我们彼此成了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上等兵那年的“十一”,女友在火车上站了11个小时来驻地看我,我却因为意外情况没能出山。她住在招待所哭了两天,第三天,把电话打到了连部:“我先回去了,等你11月份退伍。”
  转眼到了退伍的季节,我却选择了转士官。那时,总觉得两年的时间不足以读懂大山,对于感情,我只能自己祝福自己。
  “你退伍回来和我一起上班下班,该有多好”“你要是能用微信多好啊”“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你们山里的兵这么土气”……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抱怨和不满中,坚持了近7年的恋情终究没有翻过苍茫的大山。
  一段曾自以为融入生命的感情突然消失,就好像拔了牙般不适应。可听多了大山官兵为“国宝”事业牺牲奉献的故事后,感觉比起别人献了青春献子孙,也就才献了一份感情的我根本算不得什么。想到此,心里便豁亮起来,曾经惹人心烦的漫天乌鸦,竟也飞得那般灵动。
  “三儿,不小了,相亲吧。”一年后,实在架不住母亲的催促,抱着“相亲是对爱情的妥协”的认识,我踏上了相亲的路。本以为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的婚姻会速修成果,但没想到一路囧途,竟硬生生把自己“相”成了大龄青年。
  初次相亲,是在我探亲的那个冬季。对方展现出的“女神范儿”让我颇感压力,为了不至于太过窘迫,我选择了直接摊牌:“我们单位没有手机信号,通信全靠固定电话,每年除了正常休假,很少有机会出山,你能接受这种现状吗?”
  等我搓着手说完这些,女方开口了:“我干的是销售,见识过很多人,可你这样的‘直男’还是第一次遇到。”伴随着她的好奇,现场氛围轻松许多,话匣子也随之打开,家庭情况、未来打算、性格特点成了我们聊天的重点。
  可聊完这些,我便不知如何继续。对方看出了端倪,不时抛出新的话题,从化妆品到美食,从当下的房价到旅游胜地。每个话题对我来说都是那样的新鲜,我静静地听着,不时以面部表情对她的侃侃而谈做出回应。
  “跟你聊天真是十足的‘尬聊’。”回家的路上,接到她发来的微信,我知道,爱情之门再一次在我面前关上了。
  后来,我又去见了几个相亲对象,姑娘们都说自己很喜欢军人,我们吃饭、聊天、散步,最后却都是不了了之。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与驻市区单位的同年兵聊起相亲糗事,他哈哈大笑:“相亲恋爱是一种能力,你呀,得好好学习学习。”他掏出手机给我推荐了几个教人聊天和恋爱的公众号,我一边阅读一边反思,深感学到了些“精妙”的招数。
  单位领导给我介绍了一个会计小姑娘。对这次相亲,我信心满满。吃完“相亲饭”,我主动邀请她去临近的河堤走走。一路上,我不断地察言观色,根据她的兴趣点及时调整话题,一会儿畅谈大山的迷人之处,一会儿又请教经济现象和财务知识。我们谈笑风生,甚至合影留念。我心中暗忖:“恋爱‘宝典’没白学,这次‘拿下’她没问题。”
  带着对爱情美好的憧憬,我回到大山,从谨慎地打第一个电话开始,满心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电话情缘。谁承想,从一开始的“我现在在忙,完事给你回电话”到“您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如此三番,天生木讷的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又遭遇了另一种拒绝。
  “相亲就要屡败屡战,愈挫愈勇。”领导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我“传经送宝”。我虽满嘴认同,但心里委实不想再去相亲。反正已经“大龄”,反正已经习惯了大山做伴的生活。
  “你是不是在山里待傻了,要不年底退伍吧,不能因为当兵就不娶媳妇儿、不要家了。”母亲的来电,让我心中刺痛。我不想退伍,更不想因为没有找到媳妇儿而退伍,那样对军装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我没与母亲争论,只是答应她我会再去相亲。
  接下来的相亲,我完全用一种平淡的心情去面对,“相亲饭”即是“散伙饭”,也习惯成了自然。不过,有几个姑娘拒绝我的理由着实让我印象深刻。
  “我感觉你太优秀了,我配不上你……”姑娘甲的理由让我无言以对。“我早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我看不到山里的你,你也陪不了山外的我。”姑娘乙的理由更让我叫绝。我在大脑中将所有“get”到的恋爱技能搜索了一遍,发现我还是化解不了这样的对话。姑娘们,祝你们幸福。
  我把之前下载的“恋爱秘籍”统统删除。因为,再多的技巧也解决不了这现实。我也毫无悬念地和全旅其他60余名大龄青年一样获得了“相亲哥”的雅号。
  大山啊大山,你真的要将我们的情缘彻底阻隔?大山啊大山,我和战友是该爱你呢,还是该怨你?
  走在去往哨所采访的路上,看到路边山体大石上鲜红的“精神”二字,我仿佛看到和我一样的“相亲哥”——30岁的作侦参谋刘飞和特装运输分队的战友们一起,驰骋在“国宝”运输线上;32岁的参谋部协理员陈荣桦挑灯夜战,一遍又一遍推演着特情处置方案……
  我准备等,等着那个真正懂我、属于我的人。
  偶然的机会,嫂子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我和她一起吃了顿午饭、看了场电影、轧了次马路,就确定了恋爱关系,简单平淡但绝不草率。
  她说,她相过很多次亲,见我的第一面就看中了我“山里娃”的淳朴,不似“社会人”一样爱玩套路,有女人最想要的安全感。
  领证那天,临到了民政局,我再次向她提到单位工作性质的特殊和婚后可能面临的困难。她轻松一笑:“怕什么!我支持你在部队多干些年。我们不需要时时刻刻在一起,只要心贴心,哪里都是家。”
  结婚后的第一个“七夕节”,山里的我没能陪她一起度过。但我把亲手采来的山花制成香包给妻寄去,惹她欢喜得掉了泪。
  大山,没有让我们变土气,反而让我们更懂得浪漫。因为,我们的情缘,来之不易。

责编:韩军强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