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快播

谁说女兵不能打导弹?破个全军纪录回答你

时间:2017-01-10  责编:刘莎莎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王雁翔 王豪

  2013年,第41集团军某旅组建陆军首支女子导弹连,连队在组建当年就形成了实弹发射能力,10余次接受上级军事考核,皆全优,并创下多项全军纪录,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集体”,荣立集体三等功。可即便取得这些骄人成绩,却无法校正偏见与质疑。谁说女兵不能打导弹?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刊发文章《心随神剑向长空》,看看她们如何用实力回击嘲讽。

15985e0523674448740220_副本

  率性下士林英

  心随神剑向长空

  倘若学琴,下士林英修长灵巧的手,或许能抚出百转千回的天籁之音。而此时,这双略显粗糙的手正行云流水般操控着吊臂,数吨重的大国长剑,如提线木偶,在她的指令里缓缓坐进导弹轨道,毫厘不差。
  在导弹岗位上,26岁的林英用这双手抚出了一串银铃般的幸福乐章。两个月前,她与旅里一名叫关华平的导弹排长喜结连理。导弹伉俪的爱情故事引发手机朋友圈刷屏。那张她幸福地依偎在爱人身旁的照片,“嘴角的虎牙让人感到甜得发麻。”
  时间已过去一个月,故事热度却迟迟不降。这天林英刚打开手机,朋友圈就有新消息:“恭祝百年好合!如果可以,建议你转到轻松岗位,比如卫生员、话务兵,总之不想看到你玩命地拼。”老同学的劝解似乎戳到了林英心头的痛处。她眼眸里隐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质疑与劝说。”她莞尔一笑。
  林英是湘妹子,率性,泼辣,不言输。当兵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女子导弹连,她已算老兵。连队2013年组建至今的所有辉煌,她是创造者,亦是见证者,包括波浪一样起落的质疑与异见。
  “这种委婉劝阻,看似关爱,其实是一种不信任,总让人心里不舒坦。”林英说。这几年,她在网上看到过不少冷嘲热讽、质疑偏见。
  “谁说女兵只能干话务兵、卫生员,不能打导弹?”林英时常拿这话反问别人。
  如果2012年不参军,这个被父母视若掌上明珠的独生女孩,可能会有另一种人生选择。那年在湖南警察学院读大三的林英,跟许多90后女孩一样,渴望拥有一份军营历练。
  “在部队锻炼两年,再回学校完成学业,在相熟的城市干一份平常工作,嫁人成家、洗衣做饭、相夫教子。”林英笑着说,“这就是我入伍前的人生规划。”
  2013年,第41集团军某旅组建陆军首支女子导弹连,女兵们争相请缨,林英的激情也像炉火一样燃起来。
  欣然入列后,她和战友们咬着牙拼搏,付出了比男兵更多的辛苦与汗水。连队组建当年就形成了实弹发射能力,10余次接受上级军事考核,皆全优,并创下多项全军纪录,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集体”,荣立集体三等功。但林英发现,这些骄人成绩却无法校正偏见与质疑。女子导弹连事迹见诸媒体后,有些网友嘲讽她们驾驭导弹是作秀,是花拳绣腿。
  当年实弹演习,尽管靶机使尽狡猾手段,飘忽不定,还是被林英与战友蒋丹青精确击落,创下该型导弹实弹射击全军纪录。一片点赞声里,也夹杂着些许嘲讽。这让林英十分心寒。
  “时间和战绩会证明一切!”林英这样宽慰自己。
  “人从来不会去嫉妒弱者,眼前有多少闪光灯,就会有多少枪口对着你。”在指导员孙茜看来,她们要做的,就是苦练本领,用导弹在苍穹画出的优美弧线说话。
  跟不少男兵一样,导弹一营主操作手伍易斌也觉得“女兵在战斗岗位上拼不过男兵”。但那次例行小比武,让伍易斌“很震撼”。
  男女两个导弹连各派一名选手,角逐“转塔解锁与锁定”课目。
  这天上午不凑巧,天空飘起了细雨,淅淅沥沥,遍地泥泞。大腿和胳膊上留着十几道疤痕的伍易斌,提出推迟比武的建议。他明白,雨天在离地3米多高的导弹车顶与时间赛跑, 挂彩或跌落的概率会直线上升。他不愿看到漂亮的女兵们也出现意外。
  他话刚出口,就遭到了女兵们的强烈反对。“不同意!另外,今后请叫我战士,别叫我女兵!”班长粟练的话让林英心里很振奋,她觉得“当兵就要当班长这样的兵。”
  然而,粟练跃出战车方舱,左脚踏上前轮轮毂时,意外发生了。粟练从战车上滑落,右膝盖磕在钢板上。痛得动弹不了的粟练咬着牙,借双手力量攀上了战车。左脚指甲盖脱落,疼痛难忍,但粟练以1秒微弱优势取胜。伍易斌被脸色惨白的粟练震得半晌说不出话。
  “其实,刚开始,很多人担心我们玩不转导弹。”此后,林英跟班长粟练一样,不喜欢别人叫她女兵,她认为战场上没有女人,只有军人。
  “女兵在作战岗位上遇到的挑战与困难远比男兵多。”2014年底,林英刚刚转改下士,挑战就迎面而来:导弹连所有岗位向女兵开放,组建纯女兵装填排。林英由发射排转岗装填排,任装填二班班长。
  和其他岗位相比,装填专业对体能要求更高,4名装填号手要用肩膀硬生生扛起200余斤的圆柱形导弹。这对力量不占优势的女兵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第一次试抬导弹,林英带着3名战友使出了“洪荒之力”,导弹却如酣睡的猛兽,纹丝不动。
  突来的尴尬,如当头冷水,瞬间浇灭了新兵刘卓莹心中刚刚燃起的热情,她一时间泪如雨飞……
  “每个女孩都有穿婚纱的机会,穿军装的机会却未必人人有,我一定要成为最优秀的导弹女兵。”刘卓莹报到那天的铿锵话语,林英至今言犹在耳。她还记得自己立即纠正过,“不是导弹女兵,是最优秀的导弹兵!”
  梦在前方,路在脚下。为增强手臂、肩部、腰部和腿部力量,林英和战友们拼命增加食量,早餐馒头从1个变成了3个,午餐和晚餐量也增大了。不到一个月,她们干净利落地扛起了导弹,几个人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我们体重普遍增加了10多斤,刘卓莹最多,重了30斤。”回忆起这段过往,林英的酒窝里洋溢着浅浅的笑。“入伍前胖一斤两斤,我都会哭得死去活来,扛起导弹那天,我反而感谢自己身上多了30斤肌肉!”林英说,那天在刘卓莹笔记本上无意中看到这句话时,“差点笑出了泪”。
  2016年年初,女子导弹连再次整建制换装,列装某新型防空导弹。这意味着,林英和战友们又将从零起步,驾驭新装备发起新一轮冲锋。
  7个月后,林英和战友们奉命奔赴西北大漠,又创“首发命中”传奇。她清晰地记得,“那天从战车上下来,觉得自己身手特别轻快有力。”
  “现在,你还会在意那些无端的质疑与议论吗?”
  “追自己的梦,让别人说去吧!” 林英粲然一笑。
  时令虽是深冬,但阳光水一样在碧绿的草丛上缓缓流淌,温暖而明亮。训练间隙,排长姚璐遥提议大家唱一支歌缓解疲劳。陈宇妍立马拿出心爱的吉他,女兵们和着吉他唱起了《女兵谣》:“带着五彩梦从军走天涯,女儿十七八集合在阳光下,走进风和雨走过冬和夏,心有千千结爱在军营洒,钢铁的营盘里朵朵姐妹花,一身戎装靓丽我青春年华……”
  歌声婉转嘹亮。或许,这就是林英军旅人生的精彩注脚。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