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为兵服务

军嫂辞掉外企工作陪丈夫巡山 鸡年春节哨所过

时间:2017-01-08  责编:陈业奇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刘声 贺立鹏

4437e6581d0e19dbda0650
刘声、贺立鹏摄 苏鹏合成

  一条路,一家人……
  ■刘 声 贺立鹏
  入洞库横穿整座山,再沿山路绕山返回——巡山,这就是海军某油料仓库保管员赵克克的工作。
  路并不长,1500米,日巡3次、夜巡1次,4年下来,却已逾万里;路并不难走,坡缓路平,但山石滚落、野兽出没,危险也时不时降临。对赵克克一家来说,这条路绝非燕山深处的无名小路,而是用理解、奉献和坚守铺就的心灵大道。
  火车疾驰而向的终点是北京。赵克克是去北京领奖的——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妻子刘俊兰并没有跟他一同前往,不满3岁的女儿带着出远门太麻烦,但主要还是因为哨所不能没人守。
  荣誉的背后定是种种艰辛,赵克克对此从来是只字不提,但仓库储藏室角落的破箱子里,40多双鞋底磨出洞的迷彩鞋、10余套打了补丁的迷彩服却在见证,在述说——
  刘俊兰是被赵克克“骗”到哨所来的。
  2013年正月,同为26岁的小两口在老家举办了婚礼。还没等喝喜酒的亲友走完,赵克克就张罗着带刘俊兰到“好地方”过“好日子”:有山有水,如同世外桃源,工作像“度假”,累了随时都能回家……憧憬着甜蜜的二人世界,天真的刘俊兰辞掉了县城外企的会计工作,出兑了自己一手打理起来的服装店,跟着丈夫走进大山。燕塞湖、石头山,哨所风景秀丽,鸟语花香,刘俊兰一边游玩一边陪伴丈夫。
  可新鲜感也有保质期,1个多月后,刘俊兰开始想家了。
  “这里没有网络,不能逛街,除了偶尔巡线的几名战士,根本都见不到人……我想回家!”刘俊兰向丈夫撒娇。
  “别闹。”赵克克回应。
  “我之前报的会计师和营养师资格考试都要开始了。”
  “别考了。”赵克克头也不抬。
  “你不是说我可以随时回家的吗?”刘俊兰的眼圈红了。
  “……”
  “骗子!”
  妻子委屈的哭声传来,赵克克被愧疚压得抬不起头来,而酝酿了半天的道歉,最后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既来之则安之,走了,咱对不住组织。”
  眼泪止不住,心里却如明镜,刘俊兰知道,来到哨所回家就难了。刘俊兰不懂丈夫的那些大道理,她只是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既然是自己选择的,所有的不如意也只有往肚子里咽。
  冬天,山里的最低温度达到零下20摄氏度,不生炉子是过不了冬的。这些天赵克克上北京领奖,生炉子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刘俊兰的身上。一个人敲煤块、装铁桶、掏炉灰,原本白净的脸蛋不一会就沾上了煤灰,指甲里都是煤油,洗也洗不干净。
  冬天艰苦,夏天也不好过。山林很大,可无论多晚,只要有点动静,赵克克就要出门查看。去年的雨夜,刘俊兰一个人在家,风狠狠地拍打窗户,“铁门响,树叶也响,林子里呜啊呜的声音,就跟《聊斋》里的声音一样。本想着养来下蛋的鸡,那几天也被黄鼠狼吃光了。”说到这儿,刘俊兰仍是一副不寒而栗的神情。
  抱怨归抱怨,然而,哨所有苦更有甜。对刘俊兰来说,丈夫的疼爱就是冬日里的暖阳。
  那是到哨所的第二年。有一天,夫妻俩趁着雨停的空当去巡线,一前一后,有说有笑。突然,熟悉山况的赵克克听到有石块滚落的声音,猛一抬头,只见几块碗口大小的石头正加速向他们袭来。“小心!”赵克克猛地把妻子拉到怀里,用身体死死护住。也就一眨眼,山石不偏不倚正落在刚刚刘俊兰站立的位置,摔成了小碎块。打那次之后,一上山路,赵克克便会拉着她靠山一侧走,刘俊兰明白那是为什么。
  “冬日的暖阳”虽然眼睛不大,聊起妻儿却熠熠放光。
  女儿甜甜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别看咱山里闭塞些,但身处绿色大氧吧,一年到头,爬坡过坎,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哪里像城里孩子还得受吸雾霾的罪。城里孩子接触个动物都难,而院子里的3只小羊和3只小狗都是咱娃的好朋友。”
  “暖阳”也有不灿烂的时候。
  甜甜怕生。2015年,一家三口终于有机会回安徽老家探亲。可没过几天,甜甜就嚷嚷着回“家”。赵克克和刘俊兰赶紧给她做“思想工作”:“这里就是你的家呀,你看,这是咱们的房子,房子里住着你的家人。”“不,这是爷爷奶奶家,山里的那个才是我的家……”
  甜甜孤单。每隔半个月下山去超市采购日用品时,只要遇见小朋友,甜甜就拉着不放:“你到我家陪我玩一会儿吧!”只要路过幼儿园,甜甜就扒着铁门眼巴巴地往里瞧,刘俊兰怎么拽都拽不走。
  然而,不灿烂也就是一时的事。“既然是暖阳,就要时刻准备燃烧自己。”赵克克说。
  守哨之后,他们已经在山里度过了3个除夕。眼看着鸡年春节又要到了,赵克克一家人决定留在哨所过年。
  “其实是可以轮休的,但是他把机会让出去了。”刘俊兰说。
  “那个战友年纪也不小了,趁过年,家里给说了个女孩相亲,这是大事儿,咱得让吧?”赵克克振振有词。
  “那你上次去朱日和扛沙包,回来部队要表彰,你不是也让了嘛?”
  “哪次啊?哦,人家是老兵,马上就退伍了,我好好干以后还有机会。”生怕妻子没完没了地举例子,赵克克开门,走了出去。
  2016年12月12日,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后,惦着家、惦着哨所的赵克克急忙赶回了哨所。
  也许是因为只有一家灯火的缘故,夜幕在山里似乎来得更早一些。山坡下,赵克克抬头望向家的方向,只见哨所炊烟袅袅,一个小小身影正在山坡上冲他招手……
  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平凡的路,以前是这样走,以后还要这样走下去。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