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军视微小说连载34】《钻尖》:新兵班的合影

时间:2016-12-30  责编:吴美儒  来源:中国军视网  作者:顾靖

《钻  尖》

军旅长篇小说连载

顾靖

QQ截图20161230162416

资料图

  林忠在经过手术后,腿上多了一块钢板和几个钉子,杵着拐棍的他每天在医院里进行恢复训练。在成石的搀扶下慢慢地已经走路了,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只是在某些时候,他看到别人健全有力的双肢,不免还是会黯然神伤。
  在恢复的这些日子里,班里的新兵都陆续过来看望过他。病房的小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慰问品,可是大多都没有拆开包装。唯独一份被拆开了包装,那里面装着新兵班的合影,此时也已经被摆在了床头。
  每当看着照片的时候,总会有一股暖流从心间流淌,可是看到秦锐的时候,一种牵挂又会让他感觉到沉甸甸的。
  “班长,想什么呢?”成石打完病号饭回来,看见发愣的林忠问道。
  “噢?没想什么,你说这帮小子现在都怎么样?”林忠有点不自然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成石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合影,眉头微微皱起,然后熟练地架起了床位上的小桌子,把饭菜摆在了林忠的面前。
  “现在离开了你,我估计真的会被饿死。”林忠打开了饭盒继续说道:“你说,我这辈子都离不开这家伙了,我还能给部队做点什么呢?”林忠指了指放在床位旁边的拐棍,苦笑地说着。
  成石静静站立在一旁,也不言语,只是在林忠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那么一丝无奈和伤感。
  “好了!不说了,咱们吃饭。”林忠在苦笑过后,端起了面前的饭盒,索然无味地咀嚼着面前的饭菜。
  在林忠住院期间,纪成和刘海洋也商定了大致的处理结果:秦锐被安排至团废旧物资仓库看管物资。而林忠伤势过重,目前已经上报了病退。由于这个手续较为繁杂,所以还需要一段时日去完成。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林忠完成的,对于这点,成石是非常清楚的。
  看着一口一口机械似的吃着饭菜的林忠,成石有点不忍心地扭过头。
  新训终于也在这次的风波中结束了。作为班组对抗的竞争对手,因为林忠的住院,郭峰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所有考评,所带的新兵班也被评为了先进班。当然这个结果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叶一阳和张睿等人唯一期盼的就是班长能够早点回来,由于成石需要来回奔波照顾林忠,连队也重新安排了一名叫做陈立的士官来临时负责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磨练,新兵班的所有人都成熟许多。尤其是在出了事后,为了不让林忠分心,几个原本调皮捣蛋的新兵也鼓足了劲头,无论是公差勤务,还是日常训练战备都争着往前冲。这也让原本担心士气会下降的纪成和刘海洋刮目相看,同时对林忠的愧疚也就更浓了一分。
  此刻,张睿和叶一阳等人在陈立的带领下,正在准备新兵入连仪式的场地。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工作,但是在陈立的帮带下倒也有模有样。
  “唉!也不知道秦锐现在怎么了!”叶一阳放下了手中的横幅,向禁闭室的方向看去。
  “我前两天给连长送东西的时候……”张睿看四下无人,凑到叶一阳面压低声音说道:“听见连长和指导员已经确定了处理意见,好像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那到底是怎么说法嘛?”叶一阳冲着张睿问道。
  “你别嚷嚷啊!小声点。”张睿连忙捂着叶一阳的嘴抱怨道。
  “真希望连长能给他一个机会。”白小松也放下了手中的活,忧心忡忡地看着禁闭室的方向。
  “哼!”
  几人谈话时,郭峰正好带着班里的人从一旁走过,葛啸在路过几人时,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
  “呸!什么造型。”张睿看着路过的葛啸,愤愤不平地啐了一口。
  “就是!如果那次考评不出意外,咱们班准拿第一,哪还轮得到他们得瑟。”叶一阳也不满地说道。
  几人七嘴八舌的发泄不满时,秦锐正无聊地在禁闭室里倒立,在听到脚步声后,才匆匆下来。
  来的是刘海洋,不过出乎秦锐意料的是纪成也来了。不过自打进门后,纪成就没正眼瞧过秦锐,就连秦锐向他敬礼,后者也是视而不见。
  “这次我和连长过来,主要是代表连队支部。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咱们就要解决。这些天你被关禁闭,也是处理意见中的一部分。”说完刘海洋看了看秦锐,见他没有任何抵触情绪后,又继续说道:“现在第二条处理意见就是调整工作岗位,现在刚好新训也已经结束了,就安排你去后山看管仓库吧!”刘海洋说着,就把手中的军衔重新还给了秦锐。
  在关禁闭的第一天,秦锐刚挂几天的军衔就被没收了,此刻重新回到手中,他竟然感觉到沉甸甸的。
  “我去哪都行,能不能让我看看班长!”秦锐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还想怎么着?我告诉你,不是你,他也不会到现在还躺床上!”纪成话音刚落,纪成极力克制的脾气终于爆发了。
  “老纪!别激动!”刘海洋挡在二人中间。
  “指导员,你和这小子谈吧!我回去组织入连彩排了。”纪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禁闭室。
  “他现在还在治疗,恢复的也还不错,你就安心去吧!”看着离开的纪成,刘海洋叹了口气,然后把收拾好的行李放在了秦锐面前。
  “走吧,车就在外面。”刘海洋指了指门外,秦锐扭过头看了看狭小的禁闭室,眼里有些许不舍。
  刘海洋看着秦锐有点伤感,放缓了语气:“走吧!到了新地方,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思量。”
  秦锐跟着刘海洋出了门。经过九连门口时,正在参加入连仪式彩排的新兵纷纷朝秦锐投来了异样的眼光。那眼光里有怜悯,有同情,有不屑,也有幸灾乐祸。
  秦锐拼命地挺着胸脯,在激昂的连歌声中,秦锐憋回了快要落下的眼泪,努力维护着最后的尊严。
  “秦锐!”新兵三班有人叫出了声,是白小松。
  秦锐身体一怔,停住了脚步。
  “注意队列秩序!这可是入连仪式,你当什么人都能参加?”队伍的前侧,纪成的声音冰冷得像一块铁。
  白小松红着眼眶重新站到了队伍里。
  一滴泪终于顺着秦锐的脸颊滑落下来,然后秦锐丝毫不掩饰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钻进了勇士车。
  坐在车子里的秦锐此刻才有了回头的勇气。他努力地想在队伍里寻找自己熟悉的身影,可是他始终没有发现。唯独那面红得耀眼的红九连连旗刺得秦锐不敢直视。
  这一刻,秦锐才发现,有个集体是他曾经一直忽略的;这一刻,秦锐才明白,他成为了红九连历史上第一个没有参加过入连仪式的兵。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