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信服务
官方APP
  • 微信服务

    微信服务

  • 军事TV IOS版

    军事TV iOS版

  • 军事TV 安卓

    军事TV安卓版

首页 > 军事文化

军营囧事:“下士”变“下土”这个误会有点儿大

时间:2016-12-30  责编:吴美儒  来源:军事故事会杂志  作者:石敦奇

QQ截图20161230154806

  20世纪50年代末的一天,战士麻二宝和战友们正在营房门口的操场上练篮球,无意中瞥见一位大爷搀着一位大妈跌跌撞撞朝连队驻地走来。麻二宝定睛一看,咦!那不正是自己的阿爸阿妈吗?
  他们怎么会来部队呢?麻二宝一边琢磨着,一边迅速撂下手里的篮球,嘴里大声叫着“阿爸阿妈”朝二老奔去。两位老人一看这健壮如牛的愣小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确是自家的孩子,可是,他……他不是得了重病,快要……怎么?
  “阿爸阿妈,你们不认识我啦?”麻二宝见两位老人那木呆呆的样子,很是蹊跷。
  “天嘞——我的仔呀!老天菩萨有眼啊……”麻二宝的阿妈突然一头扑向儿子,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失声痛哭起来。战友们见状,都呼呼啦啦围了过来,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看吧。”这时,站在一旁的二宝爸才哆哆嗦嗦伸手到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信刚摸出衣袋,就叫“小秀才”——连部文书黄高强一把夺了过去。“让我先瞧瞧再说。”他拿起那信刚看了开头几句,就顺手朝麻二宝的胸脯“嘿哧”一拳,“亏你老先生扯得像!”
  “我,我扯什么啦?哎,我到底扯什么了吗?”
  “还装啥子蒜?你自己好好瞅瞅吧。”麻二宝将信从文书手中接过来,反反复复看了又看,说:“这……这没什么呀。大惊小怪的!”
  “哼哼,还没什么呢。大伙听听吧。”黄文书又把信从二宝手中夺过去高声念了起来:“阿爸阿妈,我现在已经得了上等病,很快就要下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信刚念了两句,战友们个个都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特别是连部通信员牛三娃,更是笑得喘不过气来,“咳咳咳咳”眼泪鼻涕抹了一把又一把。麻二宝一时也闹不清怎么回事,只得红着脸微微低下了头。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那时候,上等兵的军衔再一提升,就是“下士”了。麻二宝虽然入伍时间不长,但由于各方面进步都快,在同一批入伍的战士中,他第一个由列兵提为上等兵。而且,连部原先那个姓马的老文书保密工作没做好,把连首长已经研究拟批麻二宝晋升为下士军衔的消息提前告诉了他。麻二宝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就急匆匆写信想把这件事说给阿爸阿妈听,给他们报喜。可麻二宝这个从大山深处入伍的少数民族战士,连一天学堂的门槛也没迈过,斗大的字识不了两升,写信的时候,自然不得不边写边问。
  那天,麻二宝本意是想写自己已经得了上等兵(军衔),可他不会写那个“兵”字,就问旁边的战友小周。小周顺手在空纸上写了个“病”字,麻二宝照着写了上去,便成了“得了上等病”这句话。
  小周为什么给麻二宝写了个“病”字呢?因为小周的文化基础比起二宝来,也只不过是地板上铺席子——仅仅高过一篾片片。他自己写家信常用的许多字,也都是稀里糊涂的,一边写,还得一边问别的战友呢。另外,部队上的人来自五湖四海,说话都南腔北调,有人说起普通话来音调拿不准,把“福建前线”说成是“福建情信”;把军人说成是“俊人”等等,都很常见。麻二宝问“兵”字如何写,小周写给他一个 “病”字,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是,快要提“下士”军衔了,为哪样又说成是快要“下土”了呢?因为小周写“士”的时候将下面那一横拖得太长,下士军衔的“士”立刻就变成了黄土地的“土”。麻二宝照着抄了上去,就组成了快要“下土”这样的噩耗。
  麻二宝的阿爸阿妈收到信,刚读了开头几句话,就犹如五雷轰顶,伤心痛哭得再也读不下去了。于是,他们匆匆收拾行李,急急忙忙登车,千里迢迢赶到了部队。结果却是一场天大的误会。不过,也幸亏是一场误会。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