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微

微信服务

新浪微博

下载客户端

中国军视网APP

iOS版

中国军视网APP

安卓版

下载手机客户端

首页 兵旅正文

2016-10-11

新华社

田颖

樊永强、苟向久、王鹏

陆军 传承 机步团 长征精神 战略骑兵 无敌铁拳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3_副本

1935年4月2日,红四连官兵强渡乌江天险,保证了主力顺利渡江。

  福建长汀被认为是红军长征最远的出发点,1934年9月30日,红九军团奉命从长汀钟屋村出发进行战略转移。作为率先出发长征的中央红军,红九军团不仅是唯一一支参加过三个方面军长征的红军部队,也是唯一一支足迹遍及11个省的红军部队,长征路程达到了三万七千里。

  80多年来,赓续红九军团血脉,陆军第54集团军某机步团始终坚守革命先辈的忠诚信仰,以不怕艰难困苦、流血牺牲的战斗作风,以勇往直前、英勇奋战的革命精神,参加大小战役战斗125次,创下了永垂史册的不朽功勋;历经数百次演训任务锤炼,锻造出闻名全军的“无敌铁拳”。

  从长征中孤军转战到党员干部冲锋在前,一代代官兵追随“红星”永远不变

  “红星!红星!”

  “我们像一个失去了娘的孩子,架起电台,整夜整夜地呼叫着,希望和党中央取得联系。”长征胜利后的几十年里,原红九军团七团团长刘华香始终忘不了内心对“红星”的期盼。

  “红星”是长征期间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无线电代称。1935年春天,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后,决心南渡乌江西进。为保证党中央、中央红军主力顺利渡江,避免再次陷入被包围的险地,党中央决定留一支“别动支队”在乌江北岸迷惑追兵,以期“断尾求生”。

  谁断后?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艰巨任务,甚至连生的希望都没有!

4_副本

 1948年10月14日,向锦州城内敌人发起猛烈攻击。

  党中央找到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赋予军团断后的任务,希望军团能够“扮演”红军主力,单独行军并尽可能地吸引敌军,掩护大部队安全转移。

  党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党让去哪里就去哪里。在敌军六个师的重重围堵下,仅余2000多人的红九军团没有任何怨言,上演了壮丽的长征“逆行”。这次单独行军一走就是两个月,期间一度与党中央失去联系,但红九军团始终不忘党中央赋予的任务。1000余里行军路,孤军奋战的红九军团始终心向“红星”。

  历史何其相似!

  1946年11月,还没来得及成立党组织,该团刚扩编而成的二连再次面临单独护送辎重到东北的任务。在连队官兵成分复杂、敌人围追堵截、天气寒冷的恶劣环境下,许多新战士出现了思想动摇。

  怎么办?年轻的指导员杨慕凯将仅有的10余名党员召集起来,成立党支部,建立党小组,使全连官兵始终围绕在党的周围,“任务的完成靠全体官兵,全连官兵的战斗力靠党员来提高。”

  500余里路程,二连转战两个半月,打退敌军上百次袭扰,100多辆马车物资无一受损,连队100余人无一人非战斗减员。事后,二连被授予“党的铁军”锦旗一面。

  “红星”的力量是无穷的,指引着年轻战士们前赴后继。1949年1月16日,东西两路强攻天津的大军胜利会师在金汤桥,天津城宣告解放。

  “谁最先抢占金汤桥,就授予谁荣誉称号!”面对东北野战军首长战前许下的承诺,几支队伍都想将这份荣誉写在自己的功劳簿上。

  硝烟中,活下来的官兵小心翼翼地整理金汤桥附近的烈士遗体,他们惊讶发现:金汤桥头,该团七连牺牲的烈士最多,有整整116具遗体!而埋在最下面的不是别人,正是连队政治指导员马占海!

  指导员牺牲在了第一线!140人的连队,战后只剩24人!所有人沉默了。七连从首长手里接过“强占金汤桥”的锦旗,连队授称“金汤桥连”。

  成立80余年来,红九军团的这支部队参与了除珍宝岛战役之外的所有战争,而且一仗打得比一仗精彩。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一代代官兵前赴后继?

  翻看红军连队烈士名录,记者发现,连队干部牺牲最多的是指导员,甚至出现一场战役接连牺牲两位指导员的现象。共产党员冲锋在前、牺牲在前的英雄形象,写下了追随“红星”的最好注脚。

5_副本

 1949年1月17日,天津军民隆重庆祝解放。

  80多年来,红九军团从最初的一万多人到长征后的几百人,从军团、军缩减到营、连,再从连、营发展到现在的团、师,一代代官兵都始终不忘“红星”的指引,始终坚强地围绕在“红星”周围。

  从当年铁血红军到今天热血“95后”,一代代官兵勇于牺牲血性未泯

  “先锋”和“后卫”绝对是长征途中最艰巨、最凶险的任务。从血战湘江、老木孔突围,到扼守泸定桥、阻击金沙江,从长征开始,红九军团就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担负着中央红军的后卫任务。

  没有先锋军突击开路的巨大压力,却有着时刻被追兵“咬掉”的风险。1935年4月4日,“走走停停”的红九军团在老木孔地区迎来了长征路上最凶险的一天。

  面对敌军七个团的突然围拢,军团长罗炳辉没有慌乱,而是冷静地给战士们讲:“我们如果再躲躲闪闪,就会把四周的敌人统统引来锁住我们,导致全军覆灭;如果下定决心,突破一个缺口,杀出一条血路,就完全可以冲出包围圈!”

  冷静源于这支部队敢打敢拼、勇于牺牲的血性。实际只有3个小团、17个连队的红九军团,利用地形巧布疑阵,硬生生击溃了敌军5个团,毙敌2000余人,在长征路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奠定了这支部队血性的荣光!

  阻击不怕死,攻坚更是不要命,未泯的血性始终熠熠生辉。

  44年后,该团受命参加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在攻占某要地的过程中,负责开辟通路的二连遭敌火力点封锁。面对敌军不断增援,连队处境越来越险。

  “这个火力点不消灭,全连过不去,任务完不成。我去把这个钉子拔掉!”没有任何迟疑,二连九班长朱仁义拿起炸药包,毅然决然冲向敌阵地,舍身炸毁火力点,为连队打开了胜利的通道。

  “董存瑞式”的英雄朱仁义、“砍不倒的血人”陈洪忠……在该团文化走廊上,有8个英模画像格外醒目,8位英模成为新一代官兵心中不朽的丰碑!

  2008年5月,该团不远千里驰援汶川。战士潘明旺不顾危险,深入危房解救被困群众,被坠落的横梁不幸砸中了右腿。

6_副本

1996年参加抢修红旗渠,荣立集体三等功。

  来不及检查自己身体,强忍疼痛的潘明旺同战友将救出的3名伤员第一时间送往了医院,随即赶往县指挥所报告前进乡堰塞湖险情。在返回连队的路上,右脚剧烈疼痛的他摔倒在路边。送去医院检查后,大家才发现,潘明旺在右脚踝骨折的情况下,坚持奔走了十几公里。

  就在今年7月19日,驻地安阳突降特大暴雨,安阳河下游出现洪水漫坝决堤险情,奉命封堵决口的该团奋战在抗洪第一线。在连续工作32个小时之后,年仅18岁的红四连战士胡旭因高烧晕倒在抗洪大堤上。

  “让我去前线!”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醒来的胡旭再次将“抗洪请战书”交到了指导员王武杰手里,要求重返堤坝。在艰巨的任务面前,年轻的“95后”战士同样铁骨铮铮!

  从战场上敢打必胜到赛场上永争第一,一代代官兵不畏强敌矢志打赢

  “面对7倍于己的敌军,先辈们没有退却,而是凭借勇猛果断、敢打必胜的战斗作风击溃敌军。”去年9月实兵对抗演练,面对蓝军绞尽脑汁设置的防御工事,承担破障任务的红四连连长梁建东,用这样的话激励着这批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年轻战士,也说服自己相信“奇迹”会再次发生。

  80年前,老木孔突围成功,歼敌2000余人!

  80年后,扫清障碍打开通路,提前23分钟!

  虽然这中间隔了整整80年,但连长梁建东相信,这支红军部队没有变,永争第一、敢打必胜的“红色气质”仍然存在。

  战场上敢打必胜,赛场上永争第一。今年5月中上旬,中士班长陈坤鹏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随队赴澳参加国际陆军轻武器技能大赛。

7

 资料照片:红九军团团长罗炳辉。

  5月2日11时,党第一次走进联合餐厅,看到来自十几个参赛国家军人的冷漠眼神,陈坤鹏“心情突然变得沉重”,觉得此次澳大利亚之行“不是在比武,而是在打仗!”

  为了打赢这场仗,陈坤鹏使出了浑身解数:在短短20多天里,先后收集了95-1式自动步枪从5米至450米不同距离共30余种弹道修正数据,记录了450米距离内6米以下风速的共25种修正数据,熟练运用慢射、速射、急速射、概略射等6种射击方式及卧姿、跪姿、立姿、侧姿、躺姿等9种射击姿势,牢固掌握了比赛规定的19个项目、共70余个内容的所有技能。

  “我从心底告诉自己,真正的战场不是简单的100米射击,而是全距离的拼杀,真正的军人就是要把赛场当战场,把一个个不可能变成可能。”在参与比赛的7个项目中,陈坤鹏勇夺3枚金牌、4枚银牌,取得了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载誉归来的他向全团官兵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瞄准实战,苦练打赢”早已成为这支部队自上而下的高度自觉。

  2011年冬天,友邻单位选改士官遇冷的消息频频传来,令团领导心中颇为忐忑。满服役期的战士都是团队的骨干力量,他们走了,团队战斗力势必受很大影响。

  然而,令团党委始料未及的是,当改选士官的综合考核开始后,几乎全团所有满服役期的战士都报名参与了。考核内容包括基础体能、指挥技能以及新装备操作等内容,考核持续一周,多科目大强度连贯实施。

  意料之中的士官选改“寒冬期”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这次比武考核给团党委上了一课:年轻官兵眼里不仅有个人利益,还有沉甸甸的责任。

  一大批尖子选择留了下来,激起了全团的练兵热潮。“老兵大比武”也成为了团里的“顶级赛事”,每年都会有多项体能技能记录被打破。(图片资料整理:陈海生、邹咏航、孙崇译、焦柯寒)


每月榜单
用户评论